-見她怒火沖天,擎牧野不免有些心疼,甚至有些自責。

平素裡,他自控力極好。

可一旦跟孟靜薇在一起,他就有些剋製不住。

尤其是她答應跟他交往之後。

“以後,我會儘量剋製。”

他柔聲道了一句,又道:“早餐已經準備好了,洗漱後趕緊來吃飯。”

“走遠點,我不想看見你!”

孟靜薇白了他一眼,氣呼呼的進了臥室,砰地一聲甩上了臥室門。

在浴室裡,她簡單洗漱後,換了一身衣服。

本想拎著包包直接去上班的,奈何臥室門剛剛一打開,一股鮮香美味撲麵而來。

咕嚕嚕——

折騰了一宿,她饑腸轆轆,聞到了美食的香味兒,她體內饞蟲都被勾引出來,愈發覺得餓。

擎牧野走到她跟前,拉著她的手,“趕緊過來用餐,待會兒我送你去。”

“用得著你送嗎,生怕彆人不知道我跟你在一起?”

她瞥了一眼擎牧野,冷哼一聲,氣呼呼的走到餐廳桌下。

餐桌上,又是一份粥,鮮蝦粥。

果不其然,這男人隻會熬粥。

她拿著勺子攪拌攪拌,抬頭看了一眼坐在對麵的擎牧野,他正一副無辜又可憐的目光看著自己。

孟靜薇心中怒火瞬間消減大半。

但還是一邊攪拌著粥,一邊對擎牧野說道:“從今天起,你回你自己家吧。”

男人:“……”

他很想說,這兒也是他家。

但擎牧野不敢。

不敢?

擎牧野從未想過,有朝一日,他居然連說一句話都要三思一下能不能說。

“哦,這房子也是你的。”孟靜薇恍然大悟,“成,晚上我回我家。”

“先吃飯,再晚,你可真遲到了。”

擎牧野提醒著她。

孟靜薇冇說什麼,以最快的速度把粥喝完,這才拎著包,起身離開。

臨走時,對擎牧野說道:“我走了,拜拜。”

“我送你。”

“你算了吧,萬一被人看見了不好。”

“不會。”

擎牧野將碗收到廚房,簡單洗了一下,立馬走出來,在玄關換了鞋,跟孟靜薇一起下樓。

孟靜薇原本還有些顧慮,可直到擎牧野走到一輛平價大眾轎車跟前時孟靜薇恍然大悟。

這傢夥,居然還買了一輛便宜車。

孟靜薇拉開副駕駛的門,坐了上去,那一句‘冇想到你還會開這麼便宜的車’的話還冇來得及說出口,就後知後覺的發現,車內裝飾跟佈局都是豪車的頂級配置。

“改裝的?”她偏著頭看向擎牧野,問著。

“嗯。”

擎牧野點了點頭,見孟靜薇可愛的模樣,忍不住抬手,在她臉頰上捏了一下,“坐好了。”

轎車緩緩啟動,一路朝著華娛傳媒而去。

好一會兒,終於抵達孟靜薇公司樓下。

“我走了。”

孟靜薇解開安全帶便要走。

這時,身旁的男人淡淡的問了一句,“是不是忘了點什麼?”

“什麼?”

孟靜薇摸了摸包包和手機,都在。“冇落下什麼啊。”

見她愚笨的模樣,擎牧野一把揪住她的衣領往跟前一帶,俯身在她唇上留下一吻。

而後,在她唇瓣上輕輕的咬了一下,“記住,彆再忘了。”

言罷,他鬆開孟靜薇,又為她理了理衣服,像在摸狗似的,摸了摸她的腦袋。

“真事兒!”

孟靜薇白了他一眼,推開車門下車。

背對著擎牧野,她紅唇挽起一抹饜足的笑。

這種徜徉在愛情的美好氣氛中的感覺,真好。

她回頭跟擎牧野揮了揮手,這才小跑著進了華娛傳媒。

因為年後第一天上班,公司所有人聚在一起開早會。

然而,當一眾人都到了會議室,仍有人冇來。

呂森坐在主位上,看著右側空缺的一個位置,便道:“美懿還冇來,咱們再等等。”

他話音落下,辦公室就一陣竊竊私語。

“嘁,仗著是公司一姐,開會都能遲到。”

“真冇素質,讓一群人等她一個。”

“可不是嘛。”

“還冇成國際一線名模,就開始擺譜了,真是厲害。”

“這種人可真討人嫌。”

……

辦公室的人議論紛紛。

就連坐在孟靜薇身旁的餘雨也湊到孟靜薇麵前,跟她小聲嘀咕著,“蘇美懿去年年初才火起來的,才一年冇到就驕傲的不得了。靜薇,你可千萬彆學她。”

孟靜薇被餘雨的話逗笑了,側著身子,小聲說道:“我倒是想學,也得有那個資本才行呐。”

整個華娛傳媒,幾十個人坐在會議室裡,一直在等著蘇美懿。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等了半個小時,蘇美懿終於慢悠悠的進了會議室。

“呂哥,不好意思,路上堵車,我來晚了,讓你久等了。”

蘇美懿穿著束腰緊身毛衣,搭配黑絲,風衣外套,畫著精緻妝容,骨子裡透著一股子傲氣。

“嘁,明知道堵車,還不知道來早點。”

“所有人都等著她,這話什麼意思嗎。”

“人還冇火呢,逼格都整出來了。”

“有些人,就喜歡裝逼,攔都攔不住。”

“哈哈哈,蘇姐,我們隻等了一會兒,不急的。”

“蘇姐來了就好,趕緊坐吧。”

……

會議室的人極度兩極化,要麼格外討厭蘇美懿,要麼跟舔狗似的捧著蘇美懿。

倒是呂森淡然從容的指了指他身旁的位置,“來了就好。趕緊坐吧,咱們一起開個小會。”

“好的,呂哥。”

蘇美懿扭著小蠻腰,走到位置上坐下。

呂森拿著這才說道:“既然大家到齊了,咱們就開始開會,說一說今年的公司計劃和走向……”

他坐在位置上,打開電腦,投了PPT,巴拉巴拉講了半個多小時。

說了一下華娛傳媒的年度計劃,和公司側重點,等等。

“好了,今天就說這麼多。除了蘇美懿留下,其餘的人該忙什麼就忙什麼去。散會。”

呂森話音落下,辦公室呼啦一下子的椅子挪動聲,所有人都站了起來,紛紛離開。

待所有人離開之後,呂森這纔跟蘇美懿說道:“懿懿,C國那邊一場婚紗秀給你報了名,剛得到訊息說已經通過了。你這邊準備一下,後天準備去C國一趟。”

“哎喲,呂哥,你倒是給我安排一個助理嘛。冇有助理,我現在很不方便的。”

蘇美懿矯情的說道。

呂森歎了一聲,“助理現在還冇招到,這樣吧,我安排孟靜薇跟你一起,全程協助你。正好你帶帶她,曆練曆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