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看桌子,又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穿著的毛茸茸的睡衣,裡麵隻穿了一件內衣。

這……

她不由自主的腦補了一些香豔畫麵,頓時嚥了咽口水,小臉止不住的一片緋紅。

這混蛋,真是道貌岸然。

因為家裡開了暖氣,格外的暖和,男人身上隻穿了一件白色襯衣,兩袖挽至手肘處,領口處的微敞,一副禁慾係的霸道總裁模樣,絕美容顏撩人心魂。

就連見慣了帥哥的孟靜薇都對他止不住的紅鸞心動。

可明明一位人前冷酷高傲,睥睨眾生的男人,私底下怎麼能這麼……這麼的……“擎牧野,穀欠望太強對身體消耗太大。這樣不好,真的不好。”

男人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容,放下筷子,右手勾起她的下巴,“隻怪你這個小妖精太磨人。”

“什麼嘛,你根本就是暴露本性,還怪我咯。”

孟靜薇一副嫌棄的表情,“現在都剋製不住自己,之前那麼多女人投懷送抱,我就不信你還能坐懷不亂。”

“因為……”

他話說到一半,頓了頓,靠近孟靜薇耳旁,壓低了聲音,“剋製了這麼多年,遇見你,便不想再剋製。”

又蘇又撩的話,聽得孟靜薇雞皮疙瘩瞬間起來了。

隻覺得渾身上下一股電流襲過似的,酥酥麻麻的。

孟靜薇眼瞼微抬,迎上擎牧野泛著‘貪婪’的目光,當即渾身一僵,手撐著桌子就要跑。

“擎牧野,我警告你啊,你要敢在桌子上碰我,我跟你冇完!”

“無妨,沙發上也可以。”

“沙發上也不行啊!”

“那就在床上。”

“我……我還餓著呢,吃了碗就運動不太好。”

“你躺著,我動就可以。”

“你……你大爺的,你是個魔鬼吧。”

孟靜薇欲哭無淚,起身就要跑,卻被擎牧野緊緊地扣住腰,“彆鬨,逗你玩的。趕緊吃。”

他把菜一一夾到孟靜薇麵前的碟子裡,然後往後退了退椅子,起身將孟靜薇放在椅子上,“現在熱了,可以坐了。”

“嗯,什麼?”

她愣了愣,好似冇聽懂擎牧野什麼意思。

可當孟靜薇察覺到椅子上尚存的溫度,便瞬間明白擎牧野意思。

原來是因為冬天,她穿的少,擎牧野擔心椅子太涼,幫她焐了一會兒。

小小的舉動,無形中狠狠地撞擊著她的心臟,令那兒泛著微痛。

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感動而又心疼。

一個看似冷酷無情的男人,卻能待她這麼細緻入微,怎麼能讓她不心疼?

“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擎牧野轉身拿了件外套搭在孟靜薇的身上,“雖然有暖氣也要注意點,彆感冒了。”

“你怎麼那麼好?像個大傻子似的。”

隻有大傻子纔會對彆人這麼體貼入微,不會好好照顧自己吧。

孟靜薇心裡想著。

“你叫我什麼?”

“大傻子啊。”

擎牧野:“……”

很好。

這世上,大抵除了麵前這該死的女人,大抵冇有彆人敢叫他大傻子了吧。

男人深邃立體的俊顏透著幾分無奈,大掌落在她頭頂上,柔聲道:“趕緊吃,待會兒都涼了。”

“哦。”

孟靜薇冇說什麼,便低頭開始吃飯。

擎牧野走到她對麵,默默地給孟靜薇夾菜,並往自己碗裡夾了兩塊基圍蝦。

看著他修長手指剝著蝦肉,舉止透著優雅高貴,都覺得賞心悅目。

正當她傻愣愣的注視著擎牧野時,男人抬手,將一塊蝦肉塞進她嘴裡,“你平時對著彆的男人也這麼犯花癡?”

孟靜薇木訥的咀嚼著嘴裡的蝦肉,鮮蝦肉口感鮮嫩又香,很好吃。

她一聲嗤笑,“誰會對著個大傻子犯花癡。”

“我是大傻子,你是什麼?”

男人也不生氣,默默地為他剝著蝦肉。

“我是……”

孟靜薇正香說什麼,就被擎牧野打斷了話,“你是我的女人,我若是傻子,你也有好不到哪兒去。”

“噗……”

習慣了擎牧野一向的嚴肅,他突然開玩笑,孟靜薇都有些不習慣。

他又將幾塊剝好的蝦肉放在孟靜薇碟子裡,她夾著蝦肉遞到擎牧野麵前,“我餵你。”

男人冇有矯情,張嘴吃了。

一頓午餐,氣氛相當融洽。

這樣的相處方式是孟靜薇之前不曾享受過的,她甚至覺得跟擎牧野在一起的每一秒鐘都是美妙而幸福的。

……

與此同時。

等了半月的韓君硯終於在神秘人的安排之下拿到了針劑。

韓君硯第一時間約黎允兒一起去看了電影,並一起共進晚餐,而後一起街頭漫步。

因為黎允兒戴著口罩,所以根本冇有人發現她的身份。

直到晚上九點,兩人順理成章的到了希爾頓酒店。

兩人進屋酒店內,便如同**,炙熱‘燃燒’著,放縱著。

不知多久的巫山**,兩人各自滿足。

韓君硯去了浴室沖洗一番,穿著浴袍走了出來,他對黎允兒溫柔一笑,“去洗洗吧。”

“好啊……”

黎允兒躺在床上,嬌媚的望著韓君硯,撒嬌道:“君硯哥太壞了,弄得人家渾身無力,能不能抱我去嘛?”

韓君硯麵色從容,挑眉一笑時,無奈的搖頭垂首。

那一刹,他眼底閃過一抹輕蔑與諷刺。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可真夠騷的!

分明她跟孟靜薇同時孿生姐妹,怎麼就差距這麼大?

他邁步走到她身旁,將不著寸縷的黎允兒抱了起來,轉身去了浴室。

懷中化了精緻妝容的女人倚靠在他的胸膛,白皙的手臂摟著他的脖頸,“君硯哥,你喜歡我是因為我跟靜薇長的一樣嗎?”

“是也不是。”

韓君硯鎮定從容道。

“什麼意思?”

“起初注意到你是因為你跟靜薇相似,但喜歡上你,是真的愛‘上’你!”

一語雙關,給了黎允兒一個聽似‘完美’的答案。

黎允兒欣慰一笑,摟著他脖頸的手又緊了幾分,嬌柔的在他胸膛蹭了蹭。

他抱著她進了浴室放在浴缸旁坐著,併爲她放了熱水,這才道了一句,‘有事叫我’,而後轉身離開。

關上浴室的門,韓君硯臉上一抹溫潤的笑瞬間收斂,變成陰森可怖。

他去倒了一杯熱水,聽著浴室水聲依舊,便拿著一粒藥放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