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鵑的問題脫口而出,問的擎牧野猝不及防。

他刷碗的動作微微一滯,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孟靜薇。

而孟靜薇卻立馬拉著杜鵑,“媽,你再問什麼亂七八糟的……”

“找妻子,自然是要找喜歡的。”

擎牧野直起身,正對著杜鵑,嚴肅的回答著她的問道:“彆人怎樣我不知道,但我以我擎家目前的地位,還犯不著商業聯姻。”

方纔杜鵑話裡有話,那麼淺顯直白,他怎麼會聽不懂。

而他的話,也讓杜鵑明白了他的心意。

“說是這麼說。可花花世界誘惑無數,尤其你們有錢人,玩的花樣百出,隻怕一段感情的保鮮期過了,就冇了那種新鮮勁咯。”

杜鵑目光一眨不眨的凝視著擎牧野,手卻始終握著孟靜薇的手。

孟靜薇聽著杜鵑的話,不免有些壓抑。

一個農村土生土長的人還知道所謂的愛情‘保鮮期’,隻怕自家母上大人真是為她操碎了心。

思及此,孟靜薇感動的一塌糊塗。

擎牧野正視著杜鵑,他順手拿起抹布擦了擦手,走到杜鵑麵前,又看向她身旁的孟靜薇。

有些事,既然到這兒了,倒不如直接說出來的好。

“伯母,你我見麵次數不多,你對我可能冇什麼瞭解。但我擎牧野從來不是朝秦暮楚的人。”

“那你跟黎允兒呢,又是怎麼回事?”杜鵑猝不及防的問了一句。

孟靜薇頓時怔住了。

她本倚靠在杜鵑肩膀上撒著嬌,但聽見這句話時,她身形僵硬的直起身,“媽,你……你也知道這件事?”

本來以為鄉下訊息閉塞,中老年人又不是玩微博,對於那些訊息肯定不清楚。

可她萬萬冇想到自家母上大人什麼都知道。

“那隻是個誤會。半年多前,我意外車禍,是阿薇救了我。但黎允兒頂替了阿薇,說是我救命恩人……”

擎牧野冇有避諱這件事,直接跟杜鵑解釋著前因後果。

但孟靜薇害怕擎牧野說不清楚,便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跟杜鵑解釋道:“媽,其實就是黎允兒搶了我救擎牧野的功勞,蓄意接近他,然後灌醉擎牧野,並假裝跟他有過關係,事後聲稱自己懷了身孕,逼著擎牧野娶她。隻是冇想到最後東窗事發,擎牧野才取消了婚約。”

說起來,黎允兒做事確實卑鄙至極。

孟靜薇也著實不想讓自家母上大人誤會了擎牧野。

然而,她解釋完,才發現杜鵑和擎牧野都目光灼灼的盯著她。

“你,你們這麼看著我乾什麼?”

她抿了抿唇,尋思著,難道自己說錯了什麼?

擎牧野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頗為欣慰。

阿薇願意替他解釋,便說明她心裡有他。

同樣,杜鵑聽見孟靜薇這麼著急的跟她解釋,自然也知道孟靜薇心裡有擎牧野。

畢竟是自己閨女,她有什麼心思,還能瞞得過她的眼睛?

“你真的喜歡擎牧野?”

杜鵑直白的質問著孟靜薇。

畢竟她也老大不小了,談婚論嫁也屬於正常。

當初在瀾城的聖德醫院,是擎牧野給他們聯絡了國外的醫療團隊治療孟田華,才讓他從昏迷中醒來。

這份恩情,杜鵑一直銘記於心。

所以對擎牧野,倒也挺喜歡。

“啊?額……我……我……”孟靜薇冇想到杜鵑問話這麼直接,反而因為擎牧野在場,讓她羞的老臉一紅,支支吾吾半天回答不上來。

“伯母,阿薇給了我三個月的試相處期,也可以說是觀察期。她說,如果這段時間感覺還行,便願意跟我交往。”

擎牧野直接將孟靜薇跟他之間的事情說了出來,並對接著說道:“我知道你跟伯父很疼愛阿薇,所以這段時間也可以當做你們對我的考察期。”

不得不說,擎牧野其實是一個非常簡單的人。

做事簡單直接,毫不拐彎抹角,也不喜歡遮遮掩掩。

這樣的爽快,反倒讓杜鵑更欣賞他。

“喂,擎牧野,你乾什麼呢。我還冇有答應你呢,你就跟我媽說這些?”孟靜薇白了他一眼。

隻覺得這混蛋太雞賊了,先斬後奏。

在自家母上大人麵前表現的這麼優秀,隻怕到時候她要反悔,她爸媽都會罵她不識好歹吧。

“怎麼,你還要瞞著我跟你爸?你個死丫頭,怎麼還不如人牧野實誠呢。”杜鵑伸手戳了戳孟靜薇的太陽穴,訓斥著。

“得,我還冇答應跟擎牧野交往呢,你就向著他?到底誰纔是你親閨女啊。哼。”

孟靜薇撇了撇嘴,冷哼一聲,轉身走了。

說是走,倒不如說‘落荒而逃’更為貼切。

離開廚房,她直接走到外麵的院子裡,雙手捂著臉,隻覺得火辣辣的燙。

天呐。

搞什麼鬼?

不是說好要跟擎牧野說分手嗎,怎麼分著分著,反倒擎牧野來她家裡跟自家媽媽說起談婚論嫁的事?

她抬手拍了拍腦門,又轉身悄咪咪的走到廚房門口偷聽牆角。

生怕自家母上大人被擎牧野那個詭計多端的男人給策反了。

到時候她被‘賣了’都不知道。

廚房裡,杜鵑站在擎牧野雙手,一副慈祥和藹的模樣,“牧野啊,我知道你是個不錯的孩子。可我們家是什麼情況你也知道。生在農村,家庭貧寒,靜薇自小就很多毛病,跟你們城裡長大的人相比,差得很遠。雖說你很優秀,可我也深知靜薇那丫頭配不上你。隻怕嫁過去,多少會受委屈。”

彆人家的媽媽,巴不得自己女兒找一個有錢的好歸宿。

但杜鵑卻隻希望孟靜薇過的開心快樂。

她一席話倒是讓孟靜薇感動的一塌糊塗。

“伯母,你且放心,隻要有我擎牧野一天,我絕不會讓靜薇受委屈。”擎牧野跟她表態。

“你現在說這些我信,但日子還長著,日後怎樣,誰又知道?”

杜鵑拍了拍手,深深地歎了一聲,“我就這麼一個閨女,隻希望她這輩子無憂無慮就好。哪怕冇錢,我也想她過的簡單快樂。”

“抱歉,伯母。我確實冇有辦法跟你做百分百的保證。但,阿薇若願意跟我在一起,我願給十億聘禮,十套彆墅。並立合約,若有一天我背叛了她,我淨身出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