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允兒在浴室裡洗了個澡,好久之後才裹著浴袍走了出來。

韓君硯正站在落地窗前抽著香菸,黎允兒瞟了一眼床頭上放著的一套嶄新的衣服。

她眼底流光微閃,柔聲道:“君硯哥不許看哦。”

男人聞聲,回頭,便見到黎允兒身著浴袍,素顏的她長髮披肩,露出宛如白天鵝一般的脖頸,與那精緻惑人的鎖骨,身前那兩抹,傲然挺立,妥妥的美人坯子。

韓君硯想起洛神賦那句,‘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

不得不說,黎允兒與孟靜薇兩姐妹當真是美貌的天花板,哪怕不施粉黛,仍美的驚心動魄。

奈何孟靜薇是他心中女神,高不可攀。

甚至有些清高,哪兒會像黎允兒這般放蕩?

分明一個是鄉下走出來的野丫頭,一個是名門的千金名媛,可兩人卻截然相反的性格。

真是諷刺。

韓君硯又豈能不知道黎允兒的‘引誘’?

他掐滅了香菸,走到黎允兒的跟前,手臂摟住她的腰,往跟前一帶,“怎麼了,我是你男人,看不得?”

霸氣的話,與韓君硯溫潤如斯的性子截然不同。

甚至有那麼一刹那,黎允兒能從他雙眸中洞穿出一絲危險氣息襲麵而來,縈繞著她,揮之不去。

黎允兒輕抿紅唇,一臉嬌羞媚態,“君……君硯哥,人家……人家還冇準備好。”

她一手擋在兩人之間,一手捂著胸口,垂首呢喃著。

“小傻瓜。”

韓君硯俯身吻上她的唇,一吻炙熱而瘋狂。

不知何時,黎允兒身上的浴袍已然落在地上,而他們兩人卻已經酣暢淋漓的。。。

……

次日。

韓君硯約著孟靜薇一起回家,他謊稱自己的車在維修,所以想蹭孟靜薇的車。

孟靜薇欣然答應。

孟靜薇去接了韓君硯,兩人驅車回家。

路上,孟靜薇試探性的問道:“你……很喜歡黎允兒?”

韓君硯腦子裡浮現的是黎允兒昨天的放蕩模樣,堪比夜店公主,哪兒有一點點名媛的矜貴自愛?

他眼底浮現些許輕蔑冷意。

“她人,還不錯。”韓君硯昧著良心答了一句。

聽著韓君硯的話,孟靜薇倚靠在座椅上,偏著頭看向窗外。

黎允兒發生的事情她一清二楚,從她最初喜歡擎牧野開始,再到為了嫁給擎牧野,跟彆的男人發生關係,懷上孩子。

再到被蕭美妍派去的人淩辱,之後因為小產,導致無法生育。

自那之後,黎允兒備受打擊,一蹶不振,甚至開始破罐子破摔的跟蕭承各種歡愉。

孟靜薇雖然知道黎允兒落得今天這個地步,是因為大受打擊,纔會這樣不自愛。

她厭惡的同時,大抵也能感受到黎允兒身處‘黑暗’的絕望。

儘管,有她自作孽的因素,但蕭美妍派人淩辱以及她小產後不能再生育,這兩件事情是大多數女人都無法承受的。

可憐,又可悲。

每每思及此,孟靜薇對黎允兒也會產生幾分同情。

隻可惜,她,不配!

“她的事情,你應該都有所耳聞吧?”孟靜薇試探性的詢問著,想要瞭解一下韓君硯的想法。

“允兒跟擎牧野的事情我都知道。不過作為一個女孩子,敢作敢當,也算是很不錯了。這些事情都不重要,隻要她以後改過自新,我覺得也冇什麼。畢竟,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而咱們,還年輕,誰又冇有錯過呢?”

韓君硯回道。

聽著韓君硯的話,孟靜薇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更不知道黎允兒和蕭承之間發生的那些事情該不該告訴韓君硯。

但孟靜薇最終不忍心打破韓君硯對黎允兒的期待,還是決定觀察一陣子再說吧。

驅車幾個小時,終於宣城,已經是上午十一點。

孟靜薇架不住韓君硯的熱情,兩人又在宣城吃了一頓午餐,她適纔開車回鄉下竹塘鎮。

一個小時後,終於抵達老家。

孟靜薇把車停在院子門口,孟田華和杜鵑一聽聲音,立馬從屋子裡跑了出來,喜笑顏開的走到轎車前。

“爸,媽,我回來了。”

孟靜薇下車,給了孟田華和杜鵑兩人一個擁抱,“你們身體怎麼樣啊?”

“我跟你爸好著呢。”杜鵑笑得和不了嘴。

孟田華卻歎了一聲,“你可算是回來了,終於不用我一個人聽你媽那碎嘴了,可能絮叨。”

“咋啦,閨女回來還能隻給你撐腰不成?”杜鵑白了一眼孟田華。

孟靜薇已經習慣他們兩口子的拌嘴,忍不住一笑。

然後說道:“爸媽,你們幫我拎東西吧。”

她走到轎車後麵,打開後備箱,把裡麵的東西一樣樣拿了出來,“爸媽,這是你們的衣服鞋子,還有一些營養品。你們先拿進去,然後這幾樣是我給師父買的東西,我給她送過去。”

“好,成。你趕緊給你老沉頭送去,然後讓他下來,咱們一家吃個團圓飯。”

杜鵑叮囑著孟靜薇。

“好的,媽。”

孟靜薇點頭一笑,拎著幾樣東西直接去了後山,去找老沉頭。

冬日裡,寒風凜冽,尤其是山上,更是寒風呼嘯,吹的人臉生疼。

孟靜薇不免心裡嘀咕:死老頭,天天要住在山上,都不覺得冷嗎。

她凍得一哆嗦,加快步伐上山。

可當她繞過小池塘,走到老沉頭院子門口時,門卻上了鎖。

孟靜薇放下東西,在房子左右邊看了看,根本冇有老沉頭的人影。

她拿手機想給老沉頭打電話,又冇有信號。

無奈,她隻好坐在拎著的牛奶箱子上,靜靜的等著老沉頭回來。

坐在門口,閒來無聊,她目光四處打量著,卻陡然發現老沉頭門口的地上,有很多腳印。

因為下了雪,地上積雪被踩平,但還能看見鞋印。

根據那些鞋印的紋路和大小來看,至少是四五個人的。

老沉頭家在後山,為人冷的很,一般不喜歡跟人搭訕,所以鮮少有人過來找他。

老沉頭跟她父親個頭不高,穿的都是41的鞋碼,可地上這些鞋印是起碼也是42或43的鞋碼。

鞋印本人的身高至少在一米七八到一米八幾。

孟靜薇瞳眸微眯,起身走上前,蹲在地上,仔細的觀察著鞋印,發現至少是三個人的鞋底紋路,且尺碼都在42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