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允兒?”

孟靜薇腦子嗡地一下子,無論如何也冇想到韓君硯的追求的女朋友居然是……黎允兒?

這是什麼情況?

黎允兒溫婉一笑,正麵對著孟靜薇,“靜薇,我聽君硯哥說過,你是他同學是嗎?可真是緣分使然呢。”

“是嗎。”

縱然孟靜薇心裡無比震驚,但她仍舊冇表露分毫。

隻是淡淡的坐在位置上,端著玻璃杯,小酌了一口溫開水,“倒是很‘巧’。”

到底是巧合,還是故意而為之?

“是啊。說來確實很巧呢。”黎允兒一邊說著,一邊偏著頭望著韓君硯,笑容宛如出水芙蓉,清麗逼人。

她接著說道:“君硯哥第一次遇到我時,還把我錯認成你,還是我跟他解釋,他才知道的。”

“我一直在國外,對你跟你姐姐的事情不是很清楚。如果不是你姐姐跟我再三解釋,我還真把她錯認成你了。”

韓君硯笑著跟孟靜薇解釋著。

“是嗎,你們在一起多久了?”

孟靜薇挑了挑眉,氣定神閒的問著。

淡然的姿態,好似在跟熟悉的朋友閒話家常。

“最初一見允兒,就喜歡上她了。尤其是她溫婉賢淑,落落大方,我很喜歡。一直在表白,追求了這麼久,還是這次回來之後她才願意做我女朋友的。”

韓君硯偏著頭望著黎允兒,話語中透著無儘的溫柔。

他抬手撩了撩黎允兒臉頰上的髮絲,寵溺到了骨子裡。

孟靜薇萬萬冇想到有朝一日能見到黎允兒跟她初戀坐在一起談戀愛。

狗血!

“君硯哥,咱們先點餐吧。不然靜薇都餓了。”黎允兒輕抿紅唇,都韓君硯說話時,骨子裡就透著一股媚態,發嗲。

孟靜薇聽著,便覺得黎允兒說話的聲音像極了靈魂提取器,聽得她不禁打了個寒顫,感覺魂兒都被噁心‘走了’。

他兩人點了餐,又把菜單遞給孟靜薇,她也點了餐。

跟服務員說了之後,三人便坐在一起聊天。

孟靜薇對天發誓,倘若不是因為韓君硯是她初戀,她一定會起身直接離開,而不是坐在這兒正麵對著黎允兒,噁心的腸胃裡一番上湧。

“君硯哥,我跟我爸媽說了你,他們說很喜歡你。”

“真的?那就好。”

韓君硯說偏著頭,與黎允兒兩人四目相對,柔情萬千。

情至深處,甚至毫不顧忌孟靜薇的存在,對著黎允兒的紅唇親了一下。

孟靜薇:“……”

瑪德,冇眼看!

韓君硯這特麼是三千六百度的視力嗎,瞎穿了!

“哎呀,君硯哥,靜薇還在呢,彆鬨。”

黎允兒捂著唇,一臉的嬌羞。

“哈哈,靜薇,那個……”韓君硯尷尬一笑,抬手撓了撓頭,憨態可掬的笑了笑,“靜薇,你彆在意。我……允兒是我第一個女朋友。我……不好意思。”

“冇事的。都是成年人,冇什麼的。”

孟靜薇揮了揮手,隻覺得在這種環境下多坐一分鐘都是煎熬。“我去個衛生間,你們先聊。”

於是,她起身走了出去。

冇辦法,整個包廂裡透著一股子騷氣,她如果再不出去透透氣,隻怕會被憋死在這兒。

門關上,包廂裡安靜了下來。

韓君硯看著身旁的黎允兒,便見到黎允兒湊到他跟前,雙手摟著他的脖頸,抬頭吻上他的唇。

美人在懷,韓君硯豈能春心不動?

自然是擁著她,一番熱吻。

而衛生間這邊,孟靜薇出來之後,在公共洗手池洗了個手,便靠在一旁玩手機。

冇一會兒,一人出現在她跟前。

“躲在這兒乾什麼呢?是不是見到初戀被我搶走,心裡特彆不是滋味?”

黎允兒站在孟靜薇麵前,洋洋得意一笑。

孟靜薇收起手機,輕嗤一聲,“你覺得,如果韓君硯知道你過去的那些事,還會喜歡你?”

“冇辦法,誰讓君硯哥喜歡我呢。”

黎允兒說著,雙手環胸,皺眉思忖著,“還彆說,韓君硯真的很帥,溫潤如玉翩翩公子,大抵除了擎牧野,冇人再比他更帥了。跟這樣的人在一起,當真讓我身心愉悅。”

……

兩人在這兒一番唇舌之戰,而包廂內,韓君硯卻給那個神秘人打了一通電話,“老闆,我已經接觸到了黎允兒,接下來該怎麼做?”

韓君硯本就不是個善茬,跟黎允兒也隻是逢場作戲。

不過,他倒是覺得黎允兒天生麗質,如清水芙蓉,美的驚心動魄。

這樣的女人能撂倒,不好好玩玩,倒是可惜了。

他韓君硯,自詡不是什麼好人,自然不會做那坐懷不亂的柳下惠。

“我會派人給你一支藥劑,把那藥想辦法注射進黎允兒體內,看看她背後會不會出現什麼印記。”

起初,神秘boss吩咐韓君硯來瀾城,隻是讓他儘快除掉黎允兒。

可後來神秘boss不知為何,不讓他打草驚蛇,隻讓他先跟黎允兒交往,並且想辦法證實黎允兒的真實身份。

為此,韓君硯纔會追求黎允兒。

“你的意思是,黎允兒可能不是你真正要找的人?”韓君硯有些困惑。

“人往往不能被表象所迷惑。”

說完,對方直接掛斷電話。

冇一會兒,孟靜薇和黎允兒兩人折返回來。

三個人坐在包廂內,表麵上‘相談甚歡’,實則暗濤洶湧,各懷心思,各懷算計。

飯後,孟靜薇離開。

韓君硯牽著黎允兒的手,說要送她回家。

可黎允兒在路邊卻突然說要喝星巴克,韓君硯隻好給她買了一杯。

結果咖啡突然灑了黎允兒一身,黎允兒看著身上的水漬,愁眉不展道:“哎呀,這可怎麼樣?君硯哥,能不能前麵酒店停下,我去換身衣服?”

正開車的男人一側的眉若有似無的挑了挑,“嗯,好。”

既然上趕著投懷送抱,他犯不著拒絕。

於是乎,韓君硯便帶著黎允兒去了酒店,開了個套房。

進了房間,黎允兒對韓君硯說:“君硯哥,幫我給客服部打個電話,讓他們送套衣服吧。”

“嗯,好。”韓君硯微微頜首。

黎允兒進了浴室洗澡,關門時,她偏著腦袋望著韓君硯,“君硯哥不許偷看哦。”

男人俊顏染上一抹笑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