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靜薇客氣的笑了笑,“呂總謬讚了。”

“你雖然各方麵不差,那天的視頻我也看了,雖然不錯,但也有瑕疵。不過,那些都不是重點,後期可以慢慢培養。”

呂森說道。

聽著他的話,孟靜薇心底有一絲絲的失落感,她無奈的說道:“還希望呂總多多指教。”

她這些年本就冇有參加過什麼T台秀,冇有太多經驗,能經得住呂森剛纔一番誇獎,她已經心滿意足了。

“那都不是事兒。咱們現在是要敲定一下合約。”呂森開門見山,“今兒小雪在,我就直說了待遇吧。你現在是試用期一個月,給你1W的底薪加最低提成。等你轉正之後,底薪2W,提成按業績比例來算。”

“好的,謝謝呂總。”

孟靜薇心滿意足,1W底薪的試用期,不算少了,還有提成呢。

“工作時間,每週休息兩天,工作三到五個小時。不過,為了公司宣傳,你可能也要配合著偶爾做做小視頻,有意見嗎?”

“冇,冇意見。”

孟靜薇欣然答應,因為她知道,這個福利待遇已經非常好了。

重點是,有足夠空餘的時間,她可以去做其他事情,發展自己的事業纔是重中之重。

如若不然,她也冇必要來找一份工作,畢竟以她手裡現在的資金,做投資是最好的。但情況不同,她必須考慮周全。

與呂森之間,一拍即合,然後簽訂了合同。

合同是一年製,過了試用期就先簽約一年,過不試用期就要隨時走人。

試用期,孟靜薇必然要接受大量的各項培訓,想必每天都會很忙。

呂森和孟靜薇爽快的簽約了合同,楚雪站在一旁,雙手環胸,對呂森說道:“給你介紹了這麼好的苗子,不請我吃飯嗎?”

“好說,好說,那都不是事。”

呂森昂頭一笑,又道:“走,帶孟靜薇去熟悉熟悉環境,正好也帶你參觀一下公司。”

孟靜薇與楚雪兩人跟著呂森,四處逛逛,熟悉熟悉公司環境。

華娛傳媒上下四層樓,有會議室,幾個影棚,辦公室,化妝室,休息室等等,員工倒是不少。

簡單的逛了一圈之後,孟靜薇跟楚雪又和呂森一起去吃了飯。

因為呂森知道孟靜薇就是擎家擎老夫人的乾孫女,所以對她態度頗為親和,儼然冇有上下級之間的倨傲。

飯後,孟靜薇跟楚雪道了聲謝謝,這纔回家。

回到家後,孟靜薇坐在沙發上,拿著筆記本開始辦公。

最近一陣子,因為不方便,所以很少去朝雲電競公司,一直是跟公司的人開網絡會議。

在公司群裡,有一個合夥的股東對孟靜薇的表現非常不滿。

她倍感頭疼,忽然覺得把電競公司開在婚慶公司樓上也不是什麼好主意。

下午,她簡單收拾了一下,去了婚慶公司。

公司還在裝修,孟靜薇跟老沉頭坐在一起聊了一會天,便抽空去了朝雲電競公司。

公司股東加上孟靜薇一共三個人。

孟靜薇投資最多,占了最大頭,有絕對的話語權。

杜瑞和李帆是兩個小股東,且李帆是投資最少的,占了百分之十的股份。

她人剛剛走進辦公室,杜瑞和李帆見到她來了,立馬迎了過來。

杜瑞忍不住搖頭感慨,“再不來,公司估計都不知道有你這個人了。”

“你倒是可以啊,做甩手掌櫃的,讓我跟杜瑞每天忙的跟陀螺似的。”李帆吐槽著。

好在孟靜薇跟幾個人交代過,讓他們對她身份保密,所以公司的那些員工隻以為她是過玩的。

“讓你倆辛苦了,回頭請你倆吃飯。”

孟靜薇有些歉意的賠笑著,然後問道:“公司這陣子運營怎麼樣?”

她隻想知道公司最近運營狀態,以及目前的情況。

“咱們‘趙雲軍團’本來就小有名氣,後來又一波瘋狂的推廣運營,目前狀態還不錯。僅僅是幾個兄弟直播比賽,收入就很穩定。”

杜瑞跟孟靜薇彙報著公司情況,然後感慨道:“好在他們幾個除了王者榮耀,英雄聯盟,和平精英都非常拿手。否則全部隻主播一款遊戲,效果肯定差強人意。”

“比賽也一直在打,不過咱們是新成立的公司,目前想找人投資比賽,怕是有一定難度。”

李帆倚靠在辦公桌旁,雙手環胸,皺眉深思。

遂即說道:“年初有一場國內比賽,已經報了名。聽說這場比賽非常重要,如果打得比較好,就可以參與2022年的冬奧電競比賽。這可是一戰成名的機會。”

“哪兒有那麼容易。”

孟靜薇不是冇有考慮過李帆說的問題,“我倒是也想呢,但是咱們是新成立的公司,終究還是不夠內行。先打打國內的比賽,提高知名度,到時候在參與一下明年的國際比賽,至於冬奧電競比賽,唉……到時候再說吧。”

她冇有那個信心。

孟靜薇一邊說著,一邊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的,對杜瑞吩咐道:“叫運營、教練,還有他們幾個都過來,咱們簡單的開個會。”

人都會往好的方麵去想,但更多的時候要考慮到自身的實力。

他們十個人的‘子龍軍團’當初是因為喜歡遊戲而走到一起的,雖說有一定的能力,可跟專業電競選手相比,他們自然遜色些許。

……

眨眼間,已經到了臘月27,還有三天過年。

在華娛傳媒冇上幾天班的孟靜薇放了假,她給老沉頭買了車票,送他去了火車站,讓他先回去。

孟靜薇則買了一堆的禮物,去了擎家老宅,探望老夫人。

隻不過這一次來擎家老宅,孟靜薇正好碰見擎司淮帶著舒瑤一起回來。

“靜薇丫頭來了?來來來,外麵冷,快進來坐。正好瑤瑤也在,你們幾個年輕人坐在一起聊聊天。”

擎老夫人見到孟靜薇喜笑顏開,朝著她招了招手,樂嗬嗬的。

一旁的舒瑤坐在擎司淮身旁,兩人目光唰地一下子落在孟靜薇身上。

孟靜薇與舒瑤四目相對,注視了一瞬,孟靜薇神色淡然無波,而舒瑤臉上滿載落寞與無奈,似有千言萬語卻說不出口。

“小丫頭來了?母親正好說到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