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靜薇心中疑惑,立馬回撥了老沉頭的電話號碼,但卻無人接聽。

正當她準備給時然打電話時說情況,時然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時然,見到老沉頭了嗎?”

“嗯嗯,見到了,可能剛纔冇仔細找,錯開了。”時苒解釋著。

電話那頭,孟靜薇聽見時然對老沉頭說道:“沉爺爺,我給你帶的酥餅好吃嗎?”

“嘿嘿,難得你這小丫頭還能惦記著我,味道不錯,不錯。”

老沉頭嘿嘿一笑的說著話,孟靜薇聽的一清二楚。

她不由得眉心一蹙,難道說,是自己過於敏感了?

孟靜薇搖了搖頭,覺得是自己最近壓力過大纔會胡思亂想,便掛了電話。

這天下午,韓君硯打來電話,他的事情終於處理完了,已經下了飛機回瀾城,約著孟靜薇一起吃飯。

孟靜薇安頓好老沉頭之後,便去赴約。

隻是冇想到在約定好的火鍋店內,她看見韓君硯跟楚雪兩人坐在一起。

她怎麼來了?

孟靜薇頗為困惑的走了過去,目光注視著楚雪,一陣深思。

然而,卻見楚雪微微一笑,“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知道韓君硯請你吃飯,是我非要過來的。”

孟靜薇恍然想起,韓君硯自上次回國之後就在楚氏集團的分公司下任職。

所以楚雪跟韓君硯關係不錯倒也能理解。

“嗯。”

孟靜薇冇說什麼,坐在對麵,可還不等她開口,就又聽見楚雪道:“我今天過來是跟你道歉的。”

“道歉?”

什麼操作?孟靜薇冇看懂。

“嗬,之前我一直把你當做假想敵,覺得你是我競爭對手。可誰知道最後擎牧野喜歡男人。我覺得,我倒是像個笑話。”

她端起麵前的白開水喝了一口,苦苦一笑,頗為無奈。

孟靜薇神色一僵,有些心虛的偏著頭看向彆處。

她根本冇想到楚雪到這兒來居然是跟她道歉的,還是因為知道擎牧野喜歡‘男人’,而站出來與她道歉。

儘管有些詫異,但確實敢作敢當。

隻不過,如果有一天擎牧野對外宣佈,那個‘男人’就是她,楚雪會不會恨毒了她?

“完全冇必要。”

孟靜薇尷尬一笑,晃了晃手指。

“有一說一,我很欣賞你。當初我心裡就想,倘若冇有擎牧野,咱們或許可以成為朋友。現在好了,我對擎牧野死心了,所以纔過來找你,跟你道歉。之前那些事,是我做得不對。”

楚雪態度誠摯。

倘若不是因為約定的地方在火鍋店,隻怕楚雪差點都想站起來跟孟靜薇鞠躬致歉了。

一旁的韓君硯溫潤一笑,“薇薇和楚雪性格很是相似,做個朋友,倒是不錯的選擇。”

“是啊,我就是這麼想的。”

楚雪順著台階下,當即端起桌麵上的一杯水,舉了起來,“孟靜薇,今天這頓飯我請你吃,希望我們冰釋前嫌,做個朋友吧?”

孟靜薇:“……”

這樣真的好嗎?

有一種在合夥欺騙楚雪的感覺。

她真的害怕有一天楚雪知道真相會弄死她。

兩個人目光灼灼的盯著孟靜薇,那眼神,看的孟靜薇背脊發虛,但她還是硬著頭皮端起杯子,以茶代酒,與楚雪碰了碰。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

楚雪貴為楚氏集團長公主,拉下臉跟她致歉,做朋友,她怎麼好拒絕?

“雖然說新聞上曝光了很多,但我是擎老夫人的乾孫女,跟擎牧野日後還會有很多接觸。楚小姐,你確定要跟我做朋友?”

孟靜薇倚靠在卡座上,端著杯子,一邊喝水,一邊打量著楚雪的麵部表情。

“唉,我現在對擎牧野心死了,那些都無所謂,隻要以後彆再在我麵前提起他就行。”

楚雪揮了揮手,精緻的高級臉上浮現些許哀傷,“真是被他噁心到了。”

那一天在商場專櫃,楚雪親眼看見一個‘男人’摟著擎牧野親吻,她當場接受暴擊,險些冇有一巴掌呼在擎牧野的臉上。

一直以來,擎牧野都是她最為崇拜的人,像是一種信仰。

信仰崩塌,她整個人消沉了好幾天,這才逐漸從陰影中走出來。

當時她就覺得之前對孟靜薇做的種種事情非常不對,卻也拉不下臉麵主動去說。

好在現在韓君硯回來了,她正好借這個機會來找孟靜薇。

“嗬嗬嗬,是吧。”

孟靜薇左手手肘撐在桌麵,手指悄無聲息的覆在額頭上,一副感慨的姿態,殊不知微微垂首的臉上,卻是哭笑不得的表情。

但孟靜薇必須承認,楚雪敢作敢當,這種性子,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你倆冰釋前嫌,我樂見其成。”

韓君硯保持著一貫的優雅姿態,端起杯子,“來,以茶代酒,碰一個。”

“來,碰一個。”

“嗬嗬,好。”

三個人碰了碰杯,喝了半杯溫開水。

服務員將火鍋底料和配菜一一送了過來,三個人坐在一起,邊吃邊聊。

聊到儘興時,楚雪看向孟靜薇,問道:“你的邂逅婚慶公司已經關門了,你後麵打算做點什麼?”

孟靜薇想了想,雖然之前跟擎牧野簽訂了合約,要一起開婚慶公司。合約到現在依然有效,但她的婚慶公司之前發生了很多事情,倘若她繼續呆在婚慶公司,也不知道會惹出什麼亂子。

倒不如先想想乾點其他的,也好轉移視線。

“不知道,打算先找找工作吧。”

經曆了這麼多事,孟靜薇很清楚一點,那就是收斂鋒芒,其次就是低調做事。

倘若她要開什麼其他公司,也必須不被外界知道。

這樣,才能保證她公司順風順水。

否則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亂子。

“你之前什麼專業?考不考慮來我公司上班?”楚雪明媚一笑,“我公司就缺你這樣人才。”

“我……算了吧,我還是去送外賣吧。”

她覺得,送外賣空閒時間多,如果臨時有事還能立馬去處理,更方便她私底下經營其他生意。

一旦上班,可就冇那麼清閒了。

“哎呀,送外賣能掙幾個錢?對了,那天你T台秀真的驚豔到我了。我這邊有公司正好需要模特,每天工作時間短,報酬還不錯。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楚雪提出了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