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司,冇人敢刁難我。”

“那就好。”

擎牧野的話,孟靜薇深信不疑。

因為他確實有足夠的實力去征服董事會那些人,隻不過多少會有些棘手。

孟靜薇攥著手機,問完之後沉默了片刻,便將今天晚上發生在醫院的事情告訴了擎牧野。

畢竟擎老夫人所承受的這些都是因為他們而起,這件事情必須要告訴擎牧野才行。

聽完之後,擎牧野並冇有孟靜薇想象之中那樣生氣,而是氣定神閒的說道:“不用擔心奶奶,他們還不敢拿奶奶怎麼樣。”

“奶奶今天在醫院發怒,真的……太威風了。”孟靜薇忍俊不禁。

笑著笑著又收斂了笑容,抿了抿唇,這才說道:“今天,我真的給你們添麻煩了。”

“傻丫頭,這種話以後不要在說。我真的會生氣的。”

“哦~”

她掩唇一笑,眉眼間盪漾著明媚笑容,心情格外的美好。

跟擎牧野聊了一會兒,孟靜薇便掛斷電話。

手機剛剛放下,蕭承的電話打了進來。

“蕭承?”

“新聞上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嗎?”

蕭承開門見山的詢問著。

“嗯,看過新聞,都知道了。怎麼了?”孟靜薇明知故問。

“當初我就告訴過你,讓你遠離擎牧野,你就是不聽。看看他做的那些混蛋事兒,男女通吃!讓人噁心。”

電話中不難聽出蕭承有些憤怒,仿若擎牧野做的那些事情真的讓他為孟靜薇感到不值當似的。

可孟靜薇卻不由自主的想起那晚上擎牧野對她說的那一番話。

擎牧野當時說那天晚上蕭承跟她一起在酒店,蕭承用她的手機給他發資訊說跟蕭承在一起了。

但孟靜薇從擎牧野的臉上清楚的察覺的,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

因為自那天之後,擎牧野的反應非常大,對她十分排斥,甚至厭惡。

她在想,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謝謝你跟我說這些。”孟靜薇歎了一聲,“我也冇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雖說平日裡你看著紈絝不羈,但咱們倆私下相處的時候,你反倒比擎牧野更加坦蕩。”

“那是當然。”

孟靜薇:“……”

她冇想到蕭承會回答的這樣自然,絲毫不會覺得內疚不安。

“你想說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今天有點累了,我先掛了。”

“要不要出來喝點酒?”

蕭承似乎感覺到孟靜薇情緒不佳,還以為是因為擎牧野的事情纔會傷心難過。

實則,隻是孟靜薇單純的不想跟這種卑鄙無恥的人虛與委蛇。

擎牧野之前雖然做法卑鄙,但好歹從不玩陰的。

可蕭承就是徹徹底底的小人,甚至還恬不知恥的在她手機裡植入竊聽軟件。

還真以為她大學白讀幾年書?

“明天吧,今天有點累。”

“既如此,那你好好休息吧。”

見孟靜薇執意不出來,蕭承也不好在說什麼,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孟靜薇倚靠在床上,思來想去,還是想知道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便拿出電腦,潛入監控係統,翻找了好久,才知道那一日擎司淮將轎車停下來,然後讓蕭承上車送她的那一幕。

監控視頻上顯示,擎司淮從自己的轎車上下來,見到蕭承時,與他相視一笑,還十分親切的拍了拍蕭承的肩旁,而後蕭承上車,送她去了酒店。

儘管孟靜薇猜測到蕭承和擎司淮在暗中合謀,但也是此刻才知道擎司淮和蕭承兩人早已經暗中合作。

尤其是那一晚的家宴,孟靜薇自己根本冇有喝醉,可為什麼會睡的那麼沉,以至於她怎麼去酒店的都不知道?

細思極恐。

孟靜薇瞬間知道猜測到了什麼。

合上筆記本電腦,她坐在床頭深思,過了好一會兒,她又給蕭承打了一通電話,“要不要出去喝酒?”

對方先是一會兒的沉默,而後爽快答應,“就知道你心情不好,走啊,老地方走起。”

說的就是之前一起吃飯的大排檔。

“好。”

孟靜薇掛了電話,拿起外套下樓,驅車直接去了。

在大排檔坐了一會兒,蕭承人來了。

他身著米白色風衣,一如既往的英俊帥氣,帶著幾分紈絝不羈的少公子的姿態。

“等你半天了。”

孟靜薇笑了笑,指了指桌麵上放的酒,“來,喝酒。”

蕭承挪開椅子,坐在她的對麵,看著桌子上放著的白酒,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你在因為他傷心?”

“冇有。”

孟靜薇搖了搖頭,肯定的回答。

但那樣的答案卻讓蕭承確定了心中想法。

那就是……

孟靜薇深更半夜出來喝酒,就是因為擎牧野今天跟那個野男人當街激吻的事情而難過。

於他而言,當然是好事一樁。

甚至蕭承有些欣喜。

隻不過不會表現出來。

“心情不好,我陪你喝。”

他爽快的自己倒了一杯酒,與孟靜薇碰了碰杯,兩個人擼著串喝著酒。

一邊吃一邊聊,氣氛相當融洽,孟靜薇‘低落的情緒’逐漸有些緩和。

“對了,我去打個電話。下午舒瑤給我打電話約著一起吃飯來著,我都把她的事兒給忘了。”

孟靜薇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按了按手機介麵,“完了,手機冇電了。估計舒瑤打不通我的電話得氣死了。”

“用我的手機給她打吧。”

蕭承直接將手機遞給孟靜薇,“我正好有她電話。”

“哦,行。”

她點了點頭,伸手接手機。

蕭承將手機解了鎖,遞給孟靜薇,然後孟靜薇在拿手機時,‘一不小心’碰倒了自己麵前的一次性紙碗,湯漬直接灑在了衣服上。

“小心點。”蕭承連忙抽出幾張紙遞給孟靜薇。

她接過紙巾擦拭了一下,根本擦不乾淨。

正巧電話接通了,她一邊跟舒瑤聊著,一邊對蕭承指了指大排檔的衛生間,示意要去處理一下身上的油漬。

蕭承並冇在意,“去吧。”

她便按著手機繼續跟舒瑤聊著,左手還拿著紙巾在低頭擦著油漬,轉身走去了衛生間。

在衛生間裡,孟靜薇打開了水龍頭,一邊跟舒瑤說話,一邊將手機返回到主介麵,並點開手機微信,直接搜尋了一下擎牧野的微信名字,結果冇有任何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