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為了擎牧野的請求,不讓將他們關係公之於眾,擎老夫人也要扛著極大的壓力。

孟靜薇不免有些自責。

“吵什麼吵?這上麵急幾個字,你們不認識?”

她怒斥一聲,指了指牆壁上‘禁止喧嘩’四個字,怒視著他們。

眾人回頭,見孟靜薇站在門口,一個個眼底滿是輕蔑與不屑。

“嗬,好大的威風,我們擎傢什麼時候輪到你來說話了。”

“真以為蠱惑了老太太,就能成為擎家的人?”

“什麼玩意兒啊。”

“真是搞笑。”

……

那些人對孟靜薇一陣奚落,翻著白眼,諷刺的笑著。

孟靜薇對於他們藐視的目光根本不屑一顧,隻是冷冷的說道:“擎奶奶人是我帶進醫院的,病房是我安排的。我不管現在你們怎麼說,但今天這兒,我說了算!”

開什麼國際玩笑,有她在,還能讓這些人欺負擎老夫人不成?

孟靜薇言辭犀利,一句話惹得他們很是不滿,老五家媳婦李芳子很是不爽,扭著水桶腰,走到孟靜薇的麵前,伸出胖乎乎的手,指著她的麵門,“你算老幾,有什麼資格對我們指手畫腳?”

“我再說一遍,這裡是醫院,需要安靜。你們如果有事,等奶奶出院後在說。”

她話語一頓,又道:“如果你們想留下來照顧奶奶,那就留下來;如果是為了擎牧野的事情叨擾奶奶,那抱歉,這兒不需要你們。”

“喲嗬,了不得。”

李芳子冷哼一聲,大院盤子的臉露出猙獰笑容,“真以為攀上指頭能做鳳凰?你就是一個窮鄉僻壤裡走出來的鄉巴佬,穿了一身地攤貨,擺譜兒給誰看?也就是老太太喜歡,還真把自己盤菜了。”

“就是。唉,我說老五媳婦兒,你看你在家裡,越來越冇地位了。連一個外人都敢對你指手畫腳。”

“哈哈,老五,有人欺負你媳婦,也不敢管管啊。”

“咱們擎家,什麼時候輪到一個外人指指點點,真是不像話。”

“唉,家門不幸喲。”

……

那些人慣會藉著機會火上澆油的。

擎老夫人聽著幾個兒子和媳婦兒們的話,又氣又無奈,更多的是失望。

要說他們纔是她最親的人,到最後為了利益,一個個撕破了臉,著實讓她心寒。

她偏著頭看向窗外,也懶得說話。

擎家老五擎東魁被他們這麼一說,架不住冇麵子,走到孟靜薇麵前,指著她的麵門,“給我滾出去,這兒冇你說話的份。”

“你讓我滾我就滾,那豈不是很冇麵子?”

孟靜薇白了他一眼,神色淡然,不卑不亢。

“嘿,老子說話不管用了是吧?再不走信不信我抽你?”擎東魁怒火中燒,覺得被幾個兄弟媳婦兒嘲諷,很冇麵子。

就連他媳婦李芳子也跟著氣惱,一伸手便要推搡孟靜薇。

然而,手還冇觸碰到孟靜薇,便被她一把攥住手腕,“想打人?這裡可是醫院,信不信我叫保安?”

被她緊攥著手指,李芳子掙紮了一下,“你個鄉巴佬,彆碰我,給我鬆手。”

“瑪德,你敢動我老婆,不給你點教訓,你都不知道老子是誰了!”

擎東魁氣急敗壞,不由分說的一巴掌扇向孟靜薇。

一邊的人都一副看好戲的姿態,而孟靜薇全然不怕,直接甩開李芳子,一把握住擎東魁的手,並用大拇指對上他的拇指,用力往後壓。

彆看擎東魁大肚便便,膚色黝黑,身強體壯的樣子,但麵對孟靜薇出手,他居然無力招架,眼看著大拇指被他往後壓疼,疼的緊咬後槽牙,卻不敢出聲,生怕被人笑話。

所以他一腳踢向孟靜薇,而孟靜薇根本冇想跟他動手,隻是微微側身,就避開了他的襲擊。

擎老夫人見幾個人作壁上觀,搖了搖頭,訓斥了一聲,“老五,你胡鬨什麼呢。你還冇到一百歲是嗎,跟一個小丫頭置氣?也不要點臉。”

她怒斥一聲,孟靜薇這才甩開擎東魁。

說到底他們纔是一家人,她如果打了擎東魁,老夫人夾在中間也難做。

被甩開的擎東魁往後趔趄了幾步,疼的甩了甩手,暗暗倒抽幾口氣。

但心裡憋了一口氣,氣的他麵紅脖子粗,四處瞄了一眼,直接抄起一旁的一個水壺朝孟靜薇砸了過去,“你個小娘們,老子弄死你!”

他抄起暖壺,從發力的姿勢可以判斷,暖壺裡還有水。

眼看著水壺襲麵而來,孟靜薇一個後下腰,剛好避開水壺,而水壺從她上方五公分劃了過去,砰地一聲落在地上,碎了一地。

頓時開水四溢,在溫度較低的臥室裡冒著嫋嫋青煙。

一壺開水,如果真的潑在孟靜薇臉上,會是什麼後果?

孟靜薇心有餘悸。

擎老夫人也跟著嚇得心絃緊繃,當即站了起來,赤著一隻腳,也不顧形象,直接抄起地上的鞋,走到擎東魁的跟前,一鞋板子抽在擎東魁的屁股上,“放肆的東西,你乾什麼?眼裡冇有老孃了是嗎?我還冇死呢,現在就不把我放在眼裡,怕你們是要上天!”

老夫人真正發了怒,聲音洪亮的怒斥著。

霎時間,病房裡站著的眾人安靜了下來,誰也不敢吱聲。

說到底,擎老夫人現在管著家,他們雖然敢抱怨,但此刻見到擎老夫人發怒,他們還是有些懼怕。

擎老夫人說完,捏著鞋板子指著他們,“你們幾個給我聽好了,隻要我還活一天,這個家就是我做主,輪不到你們在這兒做幺蛾子。牧野的事兒,他自會處理好,倘若處理不好,我必然會追究。但在此期間,你們在敢給我胡鬨,就給我滾出擎家!”

說著,她啪地一聲將鞋甩在地上,一邊低頭穿著鞋,一邊訓斥道:“你們一個個腦子有多少東西,心裡冇點逼數?尤其是老三和老五,還有老二。冇有牧野的時候,你們一個個在公司裡扛大梁,做了這麼多年做出了什麼成績?”

“公司經營的亂七八糟,養了一堆蛀蟲,公司裡裡外外全是問題。如果不是後來擎牧野接手,替你們處理好所有問題,隻怕早就倒閉了。”

“哼,他一個年輕小夥子,能力一個抵你們五個都不止,你們還好意思在這兒嚷嚷。嚷嚷什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