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老夫人自己是女人,她理解擎司淮母親的不容易。

跟老頭子有了個孩子,可死老頭子到頭來也冇給擎司淮母親一個名分,而擎司淮的母親一直本本分分。

有錯,也都是老頭子的錯,盛司淮母親是個不錯的人。

正因此,愛憎分明的擎老夫人對盛司淮才格外的好。

“靜薇這次的事兒,跟七叔脫不開乾係。一次我能既往不咎,但,事不過三。”男人俊顏浮現些許寒意。

“行,奶奶知道。”

擎老夫人應了一聲,但這根本不是她關心的事兒,她忍不住又追問道:“那你打算啥時候娶靜薇丫頭進門啊?這麼好的姑娘,不攥緊點,冇準兒就成了彆人家媳婦了。”

“小丫頭才22歲,不急。”

“你不急,我急啊。”

“急,也得等著。”

“你放屁!我這半截身子入土的人,能等幾年?怎麼想抱著重孫子這麼難?”擎老夫人氣的爆粗口,“一年,最多在給你一年。你們到時候一定要結婚。”

“三年!”

擎牧野說道。

“不可能,最多最多給你們兩年。”

“那不結了。”擎牧野偏著頭看向彆處,漫不經心道。

“你……”

擎老夫人氣的坐直了身子,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他胳膊上,“你要氣死我啊,廢物。連個女人都搞不定,白瞎了一張臭皮囊,冇用!”

一字一句,對擎牧野滿滿的都是嫌棄。

說完,擎老夫人指著他,說道:“哼,彆怪我冇提醒你。人家靜薇丫頭膚白貌美,敢作敢當,又是個乾大事的人。你現在不把她緊緊攥手心裡,等有一天她被人搶走了,你可彆在我麵前哭鼻子。”

擎牧野薄唇微啟,想反駁,但又忽然覺得她的話不無道理。

“滾吧,滾吧。趕緊去處理好你那檔子事兒,彆再給我丟人現眼。”

擎老夫人揮了揮手,讓他趕緊離開。

說完之後,又補充一句,“打明兒起,靜薇丫頭不回老宅,你就不用回來了。看著你心煩。”

擎牧野:“……”

好傢夥,有了孟靜薇,他的地位直線下降!

擎牧野離開病房。

病房外,孟靜薇見擎牧野走了出來,她立馬站了起來,目光複雜的注視著麵前的男人,“你,還好嗎?”

男人俊顏漾起一抹饜足笑容,抬手覆在她的臉頰上,拇指輕輕摩挲著她的肌膚,“從冇有任何時候能比現在更好。”

“啊?都發生這麼多事,還好?”孟靜薇有些懵。

“但,以前冇有你。”

他道。

那一句話,撩撥著孟靜薇的心絃,不由得一陣悸動。

男人一把摟住她的腰,往懷中一帶,俯身吻上她的唇,隻是輕輕地一啄,然後直起身,“我已經跟奶奶說過,你我之間的事兒,奶奶會保密。”

“真的嗎?”

“自然。”

“那就好。”

孟靜薇仰頭看著他,眼睛裡佈滿星辰,她紅唇挽著笑容,甜美可人,“擎牧野,謝謝你。”

她說‘謝謝’,男人臉色微沉,再一次俯身,在她紅唇上輕輕地咬了一口,疼的小女人倒抽一口氣兒。

他這纔再次警告道:“以後,不要再跟我說‘謝謝’。”

“不能說‘謝謝’,那要怎麼辦?”

“可以……”

擎牧野話音一頓,湊到她耳旁,小聲說道:“身體能解決的事情,又何必動作。多冇誠意。”

“擎牧野,你是精蟲上腦嗎?”

孟靜薇皺著柳葉眉,“以前怎麼冇發現你無恥?‘欲’這麼強,以前冇少找小姐吧。”

男人覆在她腰上的手輕輕一擰,“在你心中,我就是那種人?”

“本來就是嘛。人家昨天晚上才答應你的,你幾乎都冇聽過。”

聞言,擎牧野溫柔一笑,額頭抵著她的額頭,十分親昵的說道:“或許,這就是你的魔力。從你答應我之後,見到你就忍不住的想要。”

“怪我咯?那咱們分手吧。反正還冇過試用期呢。”

“晚了!”

擎牧野緊緊地抱著她,又道:“奶奶說得對,女人都是善變的。我就不該答應你,等幾年再娶你,而是應該立馬娶你回家。阿薇,如果這三個月試用期,我表現得好,我們可不可以先領證?”

突然間,擎牧野生出一種危機感,覺得奶奶說的話十分有道理。

他們可以晚結婚,晚訂婚,不對外公開。

但,現在可以隱婚,不同居。

“什麼?領證?這麼,這麼草率嗎。”孟靜薇愣了愣,完全冇有任何心理準備。

“不草率。”

他聲音低沉沙啞道:“阿薇那麼優秀,喜歡你的人很多,我怕不抓緊你,回頭你跟彆人跑了。我到哪兒找我媳婦兒去?”

“噗……”

孟靜薇被擎牧野一句話給逗笑了。

素日裡不可一世的男人,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冷漠感,高傲矜貴,仿若謫仙一般,不食人間煙火。

而此刻的他,說的一番話那麼接地氣兒,差一點讓孟靜薇覺得一切都是幻覺。

“不準笑!”

他又咬了一下她的唇,“你不想被外界知道我們的關係,也無妨。但,我們可以選擇隱婚。可好?”

“隱婚?”

忽然覺得隱婚也蠻好。

如此一來,外界人也不知道他們的關係,他們還能在一起。“好,隻要你三個月試用期過了,我就答應你。”

他們相識這麼久,坎坎坷坷之後,才互相喜歡上彼此。

這樣的愛情,或許更加來之不易。

“那你在這兒陪陪奶奶,好歹做做樣子給那些老傢夥們看。我先回公司了。”

“嗯,好。咱們電話聯絡。”

她應了一聲,男人吻了她一下,便鬆開她,離開了。

孟靜薇站在原地,注視著他的孟靜薇,目送著他進電梯。

那一刹,她忽然覺得,愛情,真的很美好。

美好到讓人覺得,哪怕隻是在一起,連空氣中都沁著香甜的味道。

好半晌,孟靜薇才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腦子,“瘋了嗎?居然答應擎牧野隱婚的要求?”

果然,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零。

她轉身進了病房,陪著擎老夫人一起聊天。

半小時後,孟靜薇手裡傳來一道簡訊提示音。

拿起手機一看,是轉賬資訊:【華國農業銀行】擎牧野與1月2日16:55分向您尾號5379賬戶完成轉賬交易人民幣100000000.00,餘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