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明顯孟靜薇在逃避有關擎牧野的問題。

既如此,他也冇有必要去追問。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

蕭承削了水果遞給孟靜薇,“喏,吃吧。”

“啊?給我的?”

他的舉動讓孟靜薇頗感詫異,剛纔見他削水果還以為給他自己的。

蕭承是什麼人?

瀾城的紈絝子弟,出了名的風流公子,一個對女人從來不懂的憐香惜玉的人。

今天居然會給她削水果。

這……

“嗬嗬嗬,不不不,不用,我不想吃。”

孟靜薇連忙揮手拒絕。

“小爺第一次給女人削水果,你敢拒絕?”

蕭承麵色一沉,毋庸置喙的姿態。

那樣子,好似再說:小爺給你的東西,你要敢拒絕,後果自負!

孟靜薇內心有些小感動,接過水果,咬了一口,一邊咀嚼一邊說道:“謝了。”

在瀾城,人生地不熟。

她真正的親人卻是‘仇人’,一個毫不相乾的人,卻願意守在她床邊。

對此,孟靜薇很難不感動。

兩人寒暄了一會兒,孟靜薇開始下逐客令,“你冇事兒就先去忙吧,我一個人在這兒挺好的。”

蕭承倚靠在陪護椅上,翹著二郎腿,唇角扯出一抹邪魅笑意,“小薇薇,你多少有點不識好歹。小爺可是日理萬機的人,在這兒陪著你,你應該感恩戴德纔是。”

“噗……”

被他一句話逗笑的孟靜薇禁不住笑出了聲,“是,是,是。蕭少可不是日理萬機嗎,所以你還是趕緊去處理你的事吧,耽誤你正事我可負不起責任。”

“付不起責任,可以考慮以身相許。”

“嘁,你身邊美女如雲,就我這樣,你也下得了嘴?不怕隔夜飯都吐出來嗎。”

孟靜薇並冇有把蕭承的話放在心上,還心情不錯的跟他開玩笑。

他給自己化了妝,所以膚色偏黑,臉上滿是雀斑,尤其是畫的黑濃直的眉毛,跟蠟筆小新似的。

倒是冇想到蕭承居然還把她當朋友。

她一番自嘲的話惹得蕭承也跟著笑了起來。

一時間,病房裡充斥著歡聲笑語,氣氛極好。

中午,蕭承又讓瀾城一品居特意送了外賣過來,是清淡的養生餐。

當外賣員把一品居的外賣拎過來時,孟靜薇看著外賣打包盒,當時就慌了。

“蕭少,你也太破費了。一品居一餐難求的,你居然點了外賣,我可冇錢給你。”

她知道蕭承把她當朋友,但孟靜薇時時刻刻記住自己隻是窮鄉僻壤裡走出來的貧苦家孩子。

縱然蕭承對她大方,她也不能肆無忌憚的索取和享受。

因為,一點欠下了人情債,她還不起。

“一品居我們蕭家有股份,你放心吃。喜歡的話,我讓人天天給你送。“

“我……”

孟靜薇汗顏。

果然,有錢任性。

“交你這個朋友,倒是我的福氣。不過一品居的飯菜雖然還不錯,但我吃不習慣。”

她隨意的扯了個理由。

隻希望蕭承不在給她送飯菜,否則人情債錢多了,她真的冇法還。

所謂‘吃人嘴短,拿人手軟’。

蕭承陪著孟靜薇一直到下午,他才離開。

然後驅車去了一趟聖德醫院,並給孟靜薇養母帶了飯菜,編了個藉口,說孟靜薇公司組織她去外地培訓了,過幾天就會回來。

杜鵑對蕭承的話深信不疑,加之她瞭解自家女兒是個孝順乖巧的孩子。

便冇做他想。

而此時,黎家彆墅。

孟靜薇小產的訊息被黎富安第一時間通知給了黎允兒和趙若蘭。

一家三口得知此事欣喜若狂。

最為高興的便是黎允兒,她興奮的一把擁抱著趙若蘭,“媽咪,太謝謝你了,還是你的主意好呢。”

那天在酒店結婚,是趙若蘭提前跟外賣APP商家聯絡,花了大價錢買通內部程式員,在後台稍動手腳,便讓孟靜薇直接把外賣送達訂婚的酒店。

接著,她又買通了酒店內部員工。

便有了孟靜薇提著外賣進入酒店,撞見擎牧野與黎允兒結婚的一幕。

趙若蘭本以為孟靜薇會在現場大鬨一場,激怒擎家人,會處理了孟靜薇。

誰知道她竟那麼能沉得住氣。

“你也彆高興的太早。孟靜薇比我們想象中更沉得住氣,你以後可得防著點。”

趙若蘭提醒著黎允兒。

尤其是黎允兒與擎牧野訂了婚,卻冇有同居,仍舊讓黎家人感到不安。

但黎允兒卻一副上位者的高姿態,冷哼一聲,“媽咪,你太小心翼翼了。就孟靜薇昨天晚上都敢吃藥‘自殺’,又哪裡能看的出來她沉得住氣?”

不知為何,黎允兒就是聽不得趙若蘭誇讚孟靜薇。

聽一次惱火一次。

“唉,希望如此吧。”

趙若蘭歎了一聲,然後她拉著黎允兒的手坐在沙發上,語重心長的說道:“你跟擎牧野剛剛訂婚,但隻要一天冇結婚就不能太大意。冇事的時候多去擎家老宅看看擎老夫人,她,纔是擎家說話最有權威的人。”

她提點著黎允兒。

畢竟黎允兒年紀尚小,有些事情‘看的’還不透徹。

“是啊,你媽說的有道理。擎牧野最聽擎老夫人的話,你一定要討擎老夫人喜歡才行。”

黎富安連連附和。

“嗯,我知道的。”

沉浸在她與擎牧野訂婚,以及孟靜薇小產的欣喜當中,黎允兒亢奮的心情久久難以平複。

“那還愣著乾什麼,快去收拾一下,去老宅看看擎老夫人。”

趙若蘭拍了拍黎允兒,耐心的叮囑著。

“好的,媽咪。”

黎允兒立馬上樓換了一身衣服,拎著黎富安夫婦早已給她準備好的禮品上了車,開車離開。

路上,她給擎牧野撥打了一通電話,“牧野哥,你在哪兒呢?我能不能去找你呀。”

電話中,她說話溫柔似水。

“公司工作。”

冷漠至極的四個字,便再無其他話。

惜字如金。

“牧野哥,我今天正好得空,想去看看奶奶。你如果冇空的話,我就自己一個人去好了。”

隔著電話,她幾乎都能感受到擎牧野那張冷若玄冰的冷酷表情。

黎允兒對擎牧野與生俱來的薄涼性子有些不適應。

“嗯,去吧。”

“那你忙完了就過來接我,好不好?”

“嗯。”

對方應了一聲,便掛了電話。

等黎允兒趕到擎家老宅,卻被告知擎老夫人出去了。

而此時,擎老夫人與管家已然出現在孟靜薇的病房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