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後,兩人坐在包廂裡,四目相對。

孟靜薇看著他,紅唇輕啟,“我們……就這麼傻坐著?”

說到這兒,她忽然意識到,這算是跟擎牧野在……談戀愛。

談戀愛?

好微妙的感覺。

男人含笑的眸望著她,一側的眉挑了挑,儘管就是一個隨意的小表情,卻無形中透著極致的魅惑,“阿薇想,做點什麼。嗯?”

‘做’字拉長了尾音,像是在透露著某種資訊。

她小臉一沉,不悅的瞪了他一眼,“擎牧野,我警告你,你現在是試用期三個月。如果你在這麼得寸進尺,咱們隨時可以再見的!”

混蛋男人,逮住她可勁兒弄,不榨乾她就不能行嗎?

“怎麼,睡了我,想翻臉不認賬?”

他狹長鳳眸微眯,唇角噙著壞笑。

“是你睡的我,我冇找你算賬就不錯了。”孟靜薇冷哼一聲,“反正都是成年人,權當是各取所需了唄。所以,從現在起,約法三章生效。你在不經我允許碰我一下試試!”

紅牌警告。

擎牧野見孟靜薇有些惱怒,他心底隱隱發虛,當即點頭,“好,都聽阿薇的。那……”

他想了想,彆人戀愛都乾什麼?

忽然,眸光一亮,提議道:“帶你去看電影可好?”

“看電影?”

孟靜薇立馬點了點頭,“好啊……不,不行。”

她又搖了搖頭,“咱們倆這麼紮眼,一出去就會被人認出來的。還是算了吧。”

“沒關係,包場。”

“什麼嘛,看電影就是一個氣氛,你包了場還有什麼意思。算了,不去了吧。”

她跟擎牧野的身份暫時不能暴露,去電影院不方便。

“你不是慣會扮裝嗎,喬裝成男人,絕不會有人認出你。”

擎牧野想著之前她女扮男裝的樣子,就連宋君都冇認出她來,換做彆人,更忍不住她。

“對啊,說的有道理。”孟靜薇朝著他豎了個大拇指,笑了起來。

驀然,她笑容一僵,皺眉凝視著他,“你……怎麼知道我會女扮男裝?”

孟靜薇恍然大悟,“之前在在倉庫門口等我,那時候你就知道那人是我了吧?”

當時她還在想,擎牧野怎麼會對一個不認識的人那麼信任。

現在才明白,他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不過是冇有揭穿而已。

“唉,還以為扮裝很成功,你冇認出來呢。看來,能力也就一般般。”她歎了一聲,小小的失落。

“倒也不算。”擎牧野說道:“至少,宋君都認不出你來。”

“他冇認出來?”

“嗯。”

擎牧野確定的點頭。

於是乎,兩人離開私房菜館,兩人開著一輛轎車去了孟靜薇的公寓。

但為了避免被人撞見,她先下車上樓,擎牧野隨後下車上樓。

直到一前一後進入家裡,關上門的那一刻,孟靜薇才忍不住掩唇一笑,“這感覺,怎麼像你會地下情人似的。”

擎牧野一把摟住她的腰,往懷中一帶,“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對外公開我們的關係。可好?”

被人抱在懷中,男人低頭,額頭抵在她的額頭上,兩人姿勢親密極了。

她鼻息間縈繞著擎牧野身上特有的氣息,竟讓她莫名生出幾分安心。

孟靜薇搖了搖頭,“雖說現代不似古代人要求那麼高,必須要門當戶對。但,我也不想以一個灰姑孃的身份跟你在一起。等我有足夠的能力,不說與你旗鼓相當,但至少混出個樣子,然後在對外公開身份。好嗎?”

她是個性要強的女人,更不想接受流言蜚語,也不想再被彆人指著臉說她‘攀上枝頭做鳳凰’。

既然答應跟擎牧野在一起,她就註定要承受很多壓力。

孟靜薇無法接受外人的說三道四,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自己變強,變得足夠匹配得上他。

以此,堵住那些人的嘴。

她的話讓擎牧野陷入沉默。

雖說他知道她是要強的人,卻冇想到他的身份會給她帶來這麼大的壓力。

“好,我答應你。”

他大掌摩挲著她的髮絲,“隻要我的阿薇想要的,我都會儘力滿足。”

一句話,便像是一個承諾。

對孟靜薇來說,擎牧野願意答應她這些,就已經足夠了。

“有這句話就夠了。”

孟靜薇笑了笑,卻因為兩人靠的極近,她眨了眨濃密卷長的眼睫,睫毛便像刷子一樣在擎牧野的臉上,撩的他臉頰癢癢。

然而,不等他吻向她的唇,就被孟靜薇無情的推開,“好了,我要去化妝了。”

懷中陡然一空,他的心也跟著空落落的,冇由來的讓他心生落寞。

孟靜薇無視了擎牧野悵然失落的表情,轉身進了臥室。

她心中暗暗輸了一口,拍了拍胸口:好在跑得夠快,否則指不定他又要怎麼樣。

他進了臥室,擎牧野則站在客廳裡,打量著一室一廳的公寓。

房子不大,但貴在乾淨整潔,雖有些簡約,卻非常溫馨。

對比之下,擎牧野忽然覺得他的彆墅大的讓人住進去覺得空虛而又孤寂。

擎牧野進了臥室,見孟靜薇坐在化妝台前專心致誌的化妝,他也不好打擾,便坐在她的床沿,靜靜的望著她。

忽然間,他就明白為什麼會喜歡上她。

因為,一個看著纖瘦的她,渾身上下充滿神秘和驚喜,以及不甘認輸的韌性與堅強,是那些富家小姐身上根本看不見的。

擎牧野默默地坐著,等了足足四十分鐘,她才畫好妝容,然後起身翻出一套衣服,直接進了浴室。

整個過程,擎牧野都冇來得及去看她的模樣。

直到三分鐘後,孟靜薇走出來,頓時,麵前站著的便一個奶奶灰短髮,麵容白皙,五官立體的俊朗少年。

她身著圓領毛衣,外套一件男款加厚毛衣,脖頸帶著一條骷髏頭的項鍊,搭配一條黑色戶外休閒褲,整個人給人一種運動係陽光少年的既視感。

陽光帥氣中透著一絲的不羈。

尤其是耳朵上戴著永不過時的十字架耳釘,又莫名多了幾分痞氣。

不得不說,化妝水平令人驚豔,但那模樣,卻讓擎牧野喜歡不起來。

“怎麼了?”

孟靜薇低頭看著自己的衣服,“有什麼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