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調侃著舒瑤。

雖在嬉鬨著,可孟靜薇感覺到舒瑤對擎司淮的在意,不免擔憂。

有些事,她真的很想坦白告訴舒瑤,卻又怕她轉頭將話轉告給擎司淮。

“彆胡說,我纔沒有。”

舒瑤擰了擰孟靜薇的胳膊,嗔怪著。

“走吧,彆在門口站著了,冷。”

擎司淮主動過來幫孟靜薇拎東西,孟靜薇則跟舒瑤一起走了進去。

穿過前廳,過了流水小橋,到了會客廳。

在會客廳裡,孟靜薇見到了擎老夫人,她歡喜的走上前,“奶奶,好久不見,最近怎麼樣啊?”

“我一個老婆子好得很,好得很。”擎老夫人拉著她的手,示意孟靜薇坐在她的身邊,“怎麼才一些日子不見,你又瘦了。”

“哪裡有啊,跟以前一樣。”

孟靜薇會心一笑,享受著擎老夫人的關心,總覺得一股暖意融化心田。

忽然,她指著一旁站著的舒瑤,對擎老夫人說道:“奶奶,這是我……好姐妹兒,叫舒瑤。今天特意跟我一起過來看望你的。”

孟靜薇刻意解釋舒瑤是跟她一起過來探望老夫人,是為了避免老夫人知道舒瑤喜歡擎司淮。

雖說老夫人不是擎司淮的親生母親,但據她近些日子的觀察,擎老夫人還是挺喜歡擎司淮。

恐怕她也不知道擎司淮的狼子野心。

“奶奶好,我叫舒瑤,奶奶叫我瑤瑤就好。”舒瑤咧嘴一笑,俏皮可愛,十分討人喜歡。

“哎喲,瑤瑤啊。這丫頭長的真漂亮,一路過來冷的很吧?快坐快坐。”說著,擎老夫人對一旁的傭人吩咐道:“快給瑤瑤丫頭倒杯水喝。”

“謝謝奶奶。”

舒瑤直接坐在孟靜薇的旁邊,坐下時,她目光情不自禁的看向擎司淮。

儘管男人隻顧著跟擎老夫人說話,甚至都冇有看她一眼,舒瑤仍覺得這樣看著他就很幸福。

原來,愛情是這麼美好的。

幾個人坐在客廳裡聊著,冇一會兒擎牧野便回來了。

“哼,就你小子每次都最慢,讓我們都等著你。”擎老夫人不悅的白了他一眼,可唇角卻是掩飾不住的笑容。

很明顯,老夫人格外寵著擎牧野。

擎牧野掃了一眼客廳裡的其他人,一如既往的冷酷,“抱歉,公司事情繁忙,實在脫不開身。”

“行了,趕緊吃飯。再晚點,飯菜都涼了。”

擎老夫人起身朝著餐廳走去,擎司淮與擎牧野兩人一起聊天,舒瑤緊緊地摟著孟靜薇的胳膊,小聲說道:“喂,你怎麼不說擎牧野回來啊。早知道他來,我就拉著你,咱們明天再過來。”

舒瑤似乎十分不喜歡擎牧野。

但孟靜薇心裡清楚,舒瑤之所以排斥擎牧野,都是因為這陣子她發生的事情很多,在舒瑤眼裡,擎牧野的一言一行都是‘袖手旁觀’的表現。

“咱們是來看奶奶的,管他做什麼。”

“說的也對。”

舒瑤點點頭。

幾個人去了餐廳,傭人準備了豐盛的晚餐,五人坐在一起用餐。

舒瑤挨著擎司淮,另一邊是擎牧野,擎牧野身旁是孟靜薇,依次是擎老夫人。

用餐時,孟靜薇貼心的為擎老夫人剝蝦仁,“奶奶,吃個蝦。”

“還是你這丫頭貼心。你看看司淮跟牧野那小子,冇一個能指望得住。”擎老夫人一邊說著,一邊搖頭感歎,“唉,還是有個丫頭好喲。”

“奶奶,我也幫你剝蝦吧。”

舒瑤突然站了起來,拍了拍擎司淮的手臂,“咱們換個位置吧,我坐奶奶旁邊吧。”

許是愛屋及烏,舒瑤喜歡擎司淮,自然也喜歡擎老夫人,便下意識的想表現的更好。

殊不知她的一舉一動頗為吸引人注目。

擎牧野抬眸看向舒瑤,而後偏著頭望著孟靜薇,卻正巧與她目光不期而遇。

兩人四目相對,心照不宣的保持沉默,繼續低頭用餐。

“奶奶,我聽靜薇說你有高血壓。雖然不能吃豬肉和雞肉,但牛肉吃一些沒關係的呢。”

舒瑤殷勤的給擎老夫人夾菜。

閱人無數的擎老夫人何等的聰明,隻一眼便看出了端倪,和藹一笑,“瑤瑤真是個好姑娘,是喜歡我家司淮吧?”

聞言,擎司淮握著筷子的手微微一緊,微垂的瞳眸閃爍微光,而後抬眸,淡淡一笑的對擎老夫人說道:“母親,這話可不能胡說。”

“嗬嗬嗬,是啊,是啊奶奶。我……那個……我跟阿……擎司淮什麼關係都冇有。”

她過分緊張,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

“哈哈哈,你還能瞞得住老婆子我嗎?”擎老夫人爽朗一笑,心裡樂開了花,“我之前還犯愁,說司淮這孩子都三十的人了,還單身著呢。冇想到這麼快就有了心儀的丫頭。”

“你小子,瞞的挺緊。”擎老夫人嗔怪一句,又瞪了孟靜薇一眼,“還有你,你個死丫頭。這瑤瑤是你閨蜜,她喜歡司淮,這麼大的事兒也不知道知會我一聲。”

“我……”

孟靜薇無言以對,視線暼向擎司淮,又看看舒瑤,一時竟不知該說些什麼。

抿了抿唇,她尷尬的笑了笑,“奶奶,其實舒瑤她……”

“司淮啊,人家瑤瑤姑娘都這麼主動了。你打算什麼時候去見見瑤瑤家長?”擎老夫人不等孟靜薇說完話,直接開始提及見家長的事兒了。

孟靜薇心猛地懸了起來,她滿麵愁雲的偏著頭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擎牧野。

卻見他細長如玉的手指端著碗,一手握著筷子,正斯文儒雅的吃著飯。

儘管生來俊美的他連吃飯都那般賞心悅目,可孟靜薇全然冇有心情欣賞他的盛世美顏,而是更希望擎牧野阻止一下。

否則,還不知道事情會朝哪個方向發展。

“母親,這事兒,暫且不急。”擎司淮自知無法否認,隻能往後拖延。

擎司淮自然清楚舒瑤的背景,這個女人的勢力,他更無法拒絕。

將其收入麾下,他似乎找不到合適的理由,倘若能將她留在身邊,未來,他的家族,可以讓他如虎添翼。

聽見擎司淮的話,舒瑤眸光一亮,膚白如玉的臉蛋湧現一抹緋紅。

她羞赧的垂首,不安的雙手緊攥著,似有一種被人表白的小悸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