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承轉身走了出去。

一個小時後,她被叫了出去,四個人在客廳裡簡單的吃了一些。

他們三個人幾乎圍繞著擎牧野為主題,不停地在說著。

孟靜薇‘失魂落魄’的坐著,像極了受儘壓迫後的沮喪頹廢,一蹶不振。

草草吃了幾口,她又回臥室‘睡覺’了。

直到深夜,擎司淮和蕭承方纔離去。

舒瑤跑過來跟她聊了一會兒天,孟靜薇在舒瑤臨睡前給她又喝了一杯放了安眠藥的水。

“對不起。”

看著睡熟的舒瑤,孟靜薇頗為內疚。

淩晨一點,她拿著鑰匙,小心翼翼的離開公寓,打車去了昨晚停好車的地方。

在車上一番裝扮,適纔開車前往一處舊倉庫。

隻不過,孟靜薇轎車剛抵達目的地,竟在那兒又見到了另一輛熟悉的銀灰色邁巴赫。

熟悉的車牌,隻一眼就知道那是……擎牧野的車。

他,怎麼在這兒?

孟靜薇停好車,走了下去,便見擎牧野倚靠在他轎車門框上在抽菸。

“你在等我?”

用特有的男性聲音問著他。

“不然呢?”

男人夾著香菸的手攤了攤,冷眸睨了她一眼,“深更半夜,來這兒吹西北風?”

擎牧野看著她裝扮的一副冷酷的模樣,形體上全然一副男子的吊兒郎當,模仿男人走起路來,惟妙惟肖。

他眼前一亮,愈發沉迷於她帶來的小驚喜中,格外的享受。

反倒是孟靜薇被他狠狠噎了一句,嘴角微抽,有些無言以對。“有事就說。”

“這裡有份東西,你‘金主’應該能用的到。”

擎牧野直接將一個U盤丟給了孟靜薇,冷酷的道了一句。

小女人一把接住U盤,好奇的問道:“你知道我是誰嗎,就把東西給我?我又憑什麼聽你的?”

男人抽了最後一口香菸,將菸蒂丟在地上,腳尖撚滅了火星,對著她的臉頰噴薄了一口輕煙,淡淡的說道:“窮的隻能請的動你們這些私家偵探的人,除了孟靜薇還能有誰。”

因為孟靜薇穿著的就是私家偵探的裝束,以及她今天安排在這兒看守著江泉的人也是私家偵探社的人,所以擎牧野很容易‘猜’出了她的身份。

孟靜薇:“……”

瑪德,看不起人是不是?

雖然孟靜薇很不服氣,但不得不說,她還真是太窮了,才隻給你請私家偵探幫忙。

像擎司淮和蕭承那種有權有勢的人,都會有自己養的保鏢和精銳。

就算是臨時需要用人,也能花高價請來精兵強將。

被擎牧野給狠狠地鄙視了一頓,孟靜薇又尷尬又窘迫,但好在戴了口罩,不容易被人察覺出來。

她撇了撇嘴,問道:“網上鋪天蓋地是你的新聞,你不是早就跟她撇清關係了嗎,還幫她做什麼?”

“我隻是在幫我自己。”

男人撩開風衣,雙手置於西褲口袋,冷傲的目光微抬,又道:“另外,轉告孟靜薇那個蠢女人,彆再給我添麻煩。否則,我一定會讓她吃不了兜著走。”

被罵‘蠢’,孟靜薇一股無名火直竄腦門。

“說我……”

她激動之下險些暴露了身份,好歹是為了以防萬一,還佩戴了變聲器,不然一句話就給破功。

孟靜薇當即一頓,緩了一秒鐘,又道:“說我‘金主’蠢,你也不見得厲害到哪兒去。我‘金主’可說了,你跟擎家七爺的音頻都能被曝光出去,隻能說明你太蠢,連基本的防人之心都冇有。”

她完全冇想到今天在這兒會再遇到……

不。

準確的應該說,她冇料到擎牧野居然會深更半夜,在凜冽寒風中等她,隻為了給她足夠的證據,讓她洗清罪名。

這一刻,孟靜薇心情複雜中帶著幾分歡喜。

仿若一直以來的期待,都得到了迴應。

“嗬。”

擎牧野忍俊不禁,偏著頭看向一旁,冷峻麵龐的笑容儘顯。

發自內心的笑。

以這種方式麵對她,她自己都自身難保,還在提醒他提防擎司淮?

看來,她倒也不蠢。

“你笑什麼?”孟靜薇一陣雲裡霧裡。

男人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孟靜薇,轉身,拉開車門上了車,倒車,絕塵而去。

見著那輛轎車消失在暮色之中,孟靜薇低頭看著手裡的U盤,呢喃著,“他該不會是認出自己了吧?”

孟靜薇低頭又打量了一眼自己的裝束,最後搖了搖頭,否決了這種想法。

不可能。

如若擎牧野早已識破她的偽裝,隻怕早就拆穿了真相,還會跟她在這兒費勁巴拉的演戲?

孟靜薇不覺得擎牧野有那個閒情逸緻。

呼~呼~~

冬日寒風呼嘯,如泣如訴,冷的人瑟瑟發抖。

孟靜薇吸了吸鼻子,進了倉庫,走到江泉麵前,跟他一番對峙,過了一個多小時後,她適才離開。

第二天。

孟靜薇的事情一直在醞釀,她幾乎一直霸占著熱搜榜,高居不下。

同時,瀾城公安的官微發出了‘尋人啟事’,開始尋找江泉。

微博下十分熱鬨。

熱評第一的評論則是:我舉報,孟靜薇有嫌疑。

熱評第二的評論:盲猜,江泉已經死了。

兩條熱評點讚高達十萬之多!

“江泉肯定生還機會渺茫。”

“孟靜薇太無法無天。”

“建議先查孟靜薇。”

“孟靜薇的員工真是太可憐了,殺人償命。”

“她媽生她的時候就應該把她掐死在繈褓中!死不足惜。”

……

熱搜剛竄上熱搜榜冇一個小時,一個微博大V就發了一條動態……《坐實孟靜薇打人》的標題,在短短十分鐘內直接上了熱搜榜。

點開那條熱搜,所謂的‘坐實’孟靜薇打人,不過是吸引人的標題。

實際內容是孟靜薇在從拘留所出來之後安排時然給同事們轉賬三個月工資的記錄,以及微信截圖聊天。

同時配上一段完整錄音。

錄音是孟靜薇從進入林夢病房那一刻開始的完整錄音。

這條熱搜上來之後,全網沸騰了,頓時方向三百六十度的轉變,所有人都開始自我懷疑。

“握草,什麼情況?”

“這……是誤會孟靜薇了?”

“音頻該不會有剪輯吧?雖然說孟靜薇打人這事兒可能有假,但江泉確實不見了啊。”

“我隻相信江泉的話。”

“這麼好的老闆嗎?我是不是誤會了一個好人?”

……

而就在網友們議論紛紛之時,又一條訊息竄上熱搜。

那就是……江泉投案自首了!

隨著江泉投案自首的下午,警方在官微上釋出了事件發生的經過,講了江泉受賄五十萬,栽贓孟靜薇。

並且有手機聯絡方式,以及江泉跟記者約定時間的聊天,包括江泉在某個地方提了五十萬現金的視頻。

最後的視頻則是在江泉發生火災的屋子裡,找到了五十萬現金被焚燒後的殘留物。

一時間,網上頓時沸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