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一批私人偵探是後來重新招來的人。

他們身手不錯,做事乾淨利落。

倘若不是因為江泉是林夢的丈夫,她也不用大費周折。

但無論如何,她都要去親自審一審江泉,看看幕後凶手到底是誰。

轎車一路朝目的地駛去。

因為淩晨,馬路上冷冷清清,她速度極快,半個小時便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然而,不等孟靜薇下車,就有一通電話打了進來。

孟靜薇戴著藍牙耳機接了電話,“什麼事?”

“不好了,江泉被人劫走了。”

對麵的人道了一句。

孟靜薇正聽著那人的話,倏地見到拐彎出來一輛轎車,速度極快的,開著大燈迎麵而來。

她嚇得立馬將車往路邊一拐,一種直接告訴她,這輛車就是劫持江泉的人。

“是一輛黑色轎車嗎?”

她透過後視鏡,一眼瞥見轎車車牌號尾號,“尾號73是嗎?”

“對,對,對,你怎麼知道?”

“正好遇見。”

孟靜薇當即掛斷電話,一個完美的漂移,調轉車頭,便朝著前麵那輛轎車而去。

前方的車速度很快,孟靜薇的速度也很快。

就這樣一直穿梭緊跟著前麵的車,由寬闊的公路到郊外的小路,最終到了一家汽車維修門口停了下來。

孟靜薇戴著鴨舌帽,手裡拎著電棍直接下車。

可當她走到前麵那輛轎車時,唰地一下子,黑暗的門口頓時亮起白熾燈,照的麵前亮如白晝。

隨後,呼啦啦十幾人圍在她的身旁。

“你們到底是誰?”孟靜薇穿著男裝,便用男性的嗓音質問著。

“一路窮追不捨,我倒想知道,你是誰?”

緊閉的汽車維修門打開,裡麵一個熟悉的人走了出來。

一如既往的冷酷高傲,不可一世。

他雙手置於西褲口袋,長身玉立,燈光落在他的臉上,將他俊顏襯得愈發英俊絕倫。

看見熟悉的他,孟靜薇瞳眸微瞪,不免有些詫異。

她有過無數猜測,想著綁架江泉的人到底會是誰,可萬萬冇想到對方居然是……擎牧野。

他,綁架江泉做什麼?

莫非,他就是江泉幕後主使?

孟靜薇當即否決了心中這種不靠譜的想法。

擎牧野雖然性子陰晴不定,但絕不是這麼卑鄙無恥的人。何況她孟靜薇有任何意外,隻會給擎氏一族帶來負麵影響。

負麵影響?

思及此,她恍然大悟。

原來,擎牧野表麵上對她的事撒手不管,任由事態發展,可暗地裡卻還一直在調查。

擎牧野問了孟靜薇,見她站在那兒一言不發,手裡拎著一根電棍,似乎冇有太多耐性。

低頭,從西裝內側口袋抽出一支香菸,點燃,而後夾著香菸的手微微一抬,宋君當即明白他的意思。

“拿下!”

宋君命令著。

一聲令下,圍著的十幾個人朝著孟靜薇撲了過來,見他們那個架勢,孟靜薇剛想喊住手,奈何人已經衝了過來。

她顧不得其他,握著電棍甩向迎麵而來的男人,一記側踢,踹倒一人。

十幾人衝向孟靜薇,卻因為目標太小,他們施展拳腳較為困難,一不小心就會傷到自己人。

這時,站在燈光下抽著煙的男人眼眸微眯,看著麵前那人熟悉的招數,若有所思。

而後,噙著香菸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容。

那笑帶著些許無奈與寵溺。

“擎總,你笑什麼?”宋君見擎牧野莫名其妙的笑了一聲,一陣蒙圈。

“把這人帶進去,給我好好審。”

擎司淮對宋君命令著。

說著,他轉身走到一側的椅子上,緩緩坐下,優哉遊哉的看著那死女人跟十幾人混戰。

平日裡戰鬥力不強的她,今天爆發力十足。

不知是不是因為善用鐵棍,還是因為最近心頭壓抑著很多事情,她武力值爆表,冇幾下的的功夫,就將麵前的人一一撂倒。

孟靜薇站在那兒,大喘著氣兒,看著地上躺著的人,電棍指著他們,“還有冇有要上的?”

“哎呀,疼死了。”

“身手好強。”

“大意輕敵了。”

“我的頭,我頭出血了。”

“胳膊,救命啊,胳膊疼……”

……

看著地上倒下的那些人哀嚎著,孟靜薇一臉的冷漠,目光隨之撇向坐在椅子上的擎牧野身上。

怒氣不打一處來的她邁步走到擎牧野的麵前,嗖地一下子,電棍直接指向他的俊顏,“把人交出來!”

渾厚低沉的男子聲音,乍一看根本就看不出來任何異樣。

反倒是這一身迷彩服,搭配黑色皮鞋與黑色鴨舌帽,帽簷壓的低低的,又戴著口罩,反倒多了幾分英姿颯爽的帥氣。

擎牧野冇有搭理孟靜薇,而是彈了彈香菸菸灰,慵懶的抬起眼瞼,“身手不錯,要不要考慮入我麾下?”

聽著他的話,孟靜薇嘴角微抽。

神經病嗎。

她來要人的,他倒好,還要收了她!

“把江泉交出來,否則彆怪我不客氣。”孟靜薇握著電棍的手微微一抬,電棍頭挑飛了擎牧野手中的菸蒂。

香菸滑落,菸頭星火形成一道深紅色弧線,而後落地,彈了彈,便冇了動靜。

擎牧野垂眸瞟了一眼麵前的電棍,那張絕美到近乎妖孽的容顏浮起一抹淺笑,抬手輕輕的推開電棍,“哦?是嗎。我倒想知道,你怎麼個不客氣?”

孟靜薇:“……”

她心裡琢磨著,莫非是自己扮裝太好,所以他到現在也冇有發現自己真實身份?

還是說在擎牧野眼中,根本冇有仔細觀察過她,居然連站在跟前都不認識?

“啊……救命啊。”

驀然,屋子裡響起一道慘烈的叫聲。

孟靜薇眉心一蹙,顧不了太多,當即衝進了屋子,指著正在毆打江泉的宋君,“放開他!”

宋君回頭,見孟靜薇先走進來,身後是擎牧野。

他便停了下來,站在一旁。

呼啦啦——

不大的維修室的門緩緩降下,孟靜薇聞聲回頭,暗道一聲不妙。

大意了,竟然被他給關了進來。

“江泉做的事,是你指使的?”擎牧野站在後麵,明知故問。

孟靜薇搖了搖頭,“不。我隻是受人之托過來調查的。”

“哦,是嗎?既然你也想調查,那不如一起。”擎牧野提議。

孟靜薇猶豫片刻,“如果我審他,審完之後你會放我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