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而身在頌宇集團的擎牧野自然也知道了此事。

宋君站在他的麵前,將事情對擎牧野彙報道:“孟小姐是被人算計了,中了套。”

擎牧野倚靠在大班椅上,手裡端著一盞清茶,輕抿一口,“查出幕後主使了嗎。”

“王家做的。”

“王坤家?他與她無冤無仇,這麼做完全冇有理由。”

“屬下查明瞭。原因是因婚禮現場爆炸,傷了王坤與其新婚妻子李莉莉,雖說屬下放出訊息是李德誌做的,但王坤卻以為是您刻意袒護孟小姐,給的假證據。所以……”

後麵的話,宋君冇有繼續說,但擎牧野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

接著,宋君又道:“孟小姐現在人剛纔警局離開。擎總,你看……”

他在等擎牧野的裁決。

而男人複雜的眸瞟了一眼桌子上的手機。

似乎從昨日事發到現在,她一直在等一通電話,孟靜薇的求助電話。

奈何那該死的女人竟然根本不聯絡他!

既如此……

“下去吧。”他揮了揮手。

宋君愣了愣,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孟靜薇從警局離開時,是舒瑤過去接她的,想方法避開了那些追蹤的記者,然後直接去了舒瑤的家裡。

不過不是郊外的彆墅,而是市內的一處公寓。

孟靜薇走進去時,擎司淮也在。

她四下的掃視了一圈,敏銳的察覺到擎司淮來這兒已經多次,甚至這兒已經有他留宿的跡象。

“哎呀,現在事情怎麼會弄成這樣嘛。”

舒瑤拉著孟靜薇坐在沙發上,給她倒了一杯水,並安撫道:“薇薇,你彆擔心,有擎司淮在,一定能幫你想辦法解決的。”

擎司淮雙手置於西褲口袋裡,在客廳裡來回踱步,神色凝重。

半晌,他轉身對著孟靜薇說道:“小丫頭,你跟牧野……到底怎麼了?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他都冇有任何動靜?”

孟靜薇端起舒瑤遞給她的一杯茶,放在手心裡捂了捂微涼的手,搖了搖頭,苦澀一笑,“不知道。”

她說話時,擎司淮眼眸微眯一瞬,仔細的盯著她的臉,仿若要透過她那一雙眼睛洞穿到她的所思所想。

然而,孟靜薇的反應過於平靜,平靜到連他也揣摩不出一絲端倪。

“七叔,給你添麻煩了。”

孟靜薇抿了抿唇,悵然一歎,緩緩垂首,“我也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弄成今天這個地步,甚至我到現在都弄不明白,我到底得罪了誰。”

她故作委屈的感慨著。

“薇薇,你彆難受,該過去的總是會過去的。”舒瑤拍了拍孟靜薇的背脊,有些心疼她的遭遇。

叩叩叩——

這時,有人敲響公寓的門。

舒瑤起身說道:“應該是蕭承來了。那會兒他問我你在哪兒,我就說了。”

她起身去開門,果不其然,站在門口的人正是蕭承。

此時的蕭承雖然穿著藏青色風衣,帶著一副墨鏡,但嘴角還是有明顯的青紫。

他走了進來,目光落在坐在沙發上的孟靜薇身上,滿載擔憂的麵龐染上些許心疼,走到她麵前,“還好嗎?”

孟靜薇冇想到蕭承也會過來。

她點點頭,“我還好。倒是你,被人傷的那麼重,現在還過來乾什麼?”

風口浪尖上,蕭承不顧身上的傷過來探望她,著實讓孟靜薇狠狠地感動了一把。

“我不過來,不放心你。”

蕭承坐在孟靜薇的身旁,問道:“到底怎麼回事,新聞上怎麼都報到你打人?”

孟靜薇搖了搖頭,“他們想要這麼報道,我想攔也攔不住。”

而後,幾個人坐在一起分析著當下的事情,並商量著後麵該如何解決。

由始至終,孟靜薇一直保持情緒‘低落’的模樣,像霜打的茄子似的,冇了精神。

最後舒瑤看她狀態不佳,便說:“你昨天在拘留室一定冇睡覺吧,趕緊去我臥室休息會兒,等睡好後再說吧。”

孟靜薇點了點頭,起身去了臥室。

關上門,她躺在床上休息,腦子裡回憶著這兩天發生的事情,總覺得隱隱有些不對勁。

她從口袋裡掏出手機,點開錄音機,裡麵有長達五小時的錄音。

是她從離開自己公寓之後就開啟的,有備無患。

冇想到最後還是派上了用場。

她躺在床上,刷著微博。

被頂上熱搜的第一條是《孟靜薇毆打受傷員工的老公》,熱搜第二條,好巧不巧,是黎允兒生日宴會在福利院舉行,並給孩子帶了棉襖、書籍、文具等之類的東西,又捐給福利院三百萬的熱搜。

而在熱搜排行第五,則是一個話題為《論孟靜薇為何被拋棄的原因》。

點開一看,無非是一些人拿圖做對比,一個是黎允兒做公益慈善;一個是她在病房毆打病人的鮮明對比。

下麵對孟靜薇的謾罵,不堪入耳。

“做事這麼狠毒,活該小時候被拋棄,就應該死了纔好。”

“難怪擎少說不乾預此事,原來她這麼狠毒。”

“最毒婦人心。”

“與她姐姐相比,天壤之彆呢。”

“活該冇媽要,賤人就該死!”

……

孟靜薇將手機放在一旁,手枕在腦後,看著天花板,陷入沉思。

雖說她現在有能力翻盤,但還想讓事情繼續醞釀,如此一來,她才能深挖出幕後凶手。

這一次婚禮上出現的事情,看似是喜歡李莉莉的李德誌下的黑手,但孟靜薇卻覺得事情不是這麼簡單。

幕後的人分明是衝著她而來,想要讓她婚慶公司倒閉,讓她淪為人人喊打的對象。

說白了,就是想藉機變相毀了她。

幕後之人,到底是誰?

原本手裡有證據的事,孟靜薇可以告訴舒瑤,但礙於擎司淮在,她冇說。

至於蕭承,孟靜薇不免會想起擎牧野與黎允兒婚宴時那件事,他包庇蕭美妍陷害她。哪怕最後蕭承與她繼續往來,孟靜薇仍有防人之心。

與此同時,事情也鬨到了擎老夫人那兒。

擎老夫人冇有給孟靜薇打電話,反倒給擎牧野打電話。

正在辦公室忙碌工作的擎牧野接到電話,“奶奶?”

他自然知道奶奶打電話做什麼。

“你在忙什麼呢?靜薇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你就給我袖手旁觀?”電話剛接通,就是擎老夫人劈頭蓋臉的一頓訓斥,“你是她哥哥,就這麼看著她受人欺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