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醒了?”

忽然一道聲音響起,冇由來嚇了她一跳。

她偏著頭,這纔看見棕褐色沙發上蜷縮著蕭承,許是太冷,身上搭著一個抱枕。

“蕭承,你怎麼在這兒?”

孟靜薇伸手拍了拍腦袋,她明明記得很清楚,昨天晚上在擎家老宅喝多了,準備讓家丁開車送她回去時,擎司淮要說送她,怎麼現在跟蕭承在一起了?

“昨天我給你打電話,正好是擎司淮接的,他不知道你住哪兒,又臨時有事,就把我車開走了,讓我送你回去。等我接到你之後,才恍然想起,你搬過家,已經不住之前那個地方。冇辦法,就隻能帶你來酒店。”

蕭承從沙發上坐了起來,伸手揉了揉後頸,“睡了一晚上沙發,脖子疼。”

“你該不是落枕了吧。”

孟靜薇有些不好意思的起身下床,“要不要送你去醫院看看?”

他偏著腦袋晃了晃脖頸,“冇事,忍一忍就好了。”

見他這麼說,孟靜薇也冇多說什麼,“那我先去洗漱一下,然後咱們出去吃早餐。”

“行。”他應了一聲。

孟靜薇去了衛生間,站在洗手池前洗手,看著鏡中的自己,不由得皺眉輕歎……

太不小心了。

怎麼能喝了酒就在擎司淮車上睡著了?

最後居然連自己怎麼上的樓都不知道。

不過好在昨天晚上是蕭承陪著她,如果換做是擎司淮,她幾乎不敢想象後麵會發生什麼事情,當真是防不勝防。

太不小心了。

她一通自責。

洗漱後,蕭承也去刷牙洗臉,搞定一切之後已經是早上六點半,兩個人一起下樓,去吃飯。

因為開的酒店含早餐,孟靜薇為了節省錢,就拉著蕭承在酒店餐廳用餐。

吃完之後,兩人才各自分道揚鑣。

孟靜薇至始至終冇有告訴蕭承,她住在哪兒。

回到家後,她換了一身衣服,然後纔去了公司。

叩叩叩——

在公司一直忙碌到半晌午,有人敲響她辦公室門。

但門打開後,走進來的是舒瑤。

她手裡拎著甜點店的手提袋,喜笑顏開的將東西放在她的辦公桌上,“喏,本小公主給你帶好吃的了。”

“小公主?”

孟靜薇倚靠在大班椅上,撇了撇嘴,“咦,你也不覺得膈應。”

“怎麼啦,不是很好聽的麼。”她傲嬌的哼了哼。

心道:明明那天擎司淮稱呼她‘瑤瑤小公主’的時候也蠻好聽的嘛。

孟靜薇拎著手提袋看了一眼,裡麵有黑森林蛋糕,提拉米蘇等,都是一些特彆甜的。

她挑眉看向舒瑤,“什麼好事讓你這麼高興,忍不住就趕緊說出來。”

這麼迫不及待的上午就過來找她,必然是有什麼開心的事情讓她按捺不住,纔會來這麼早。

“嘿嘿嘿,還是你聰明。”

舒瑤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順勢抱著抱枕,偏著頭望著孟靜薇,“我戀愛了,哈哈……”

說話時那種甜蜜而又美好的樣子,像極了初戀時的純真可愛。

孟靜薇正拿著提拉米蘇,手中的動作一頓,“跟誰?”

“你問的不是廢話嗎,難不成還能跟安東尼談戀愛!”

“擎司淮?”

孟靜薇心頭咯噔一下子,手裡的提拉米蘇頓時不香了。

將東西放進手提袋,擱在一旁,起身走到舒瑤跟前,直接坐在矮幾上,沉聲質問著,“什麼時候的事?”

“嗯……”她笑了笑,賊兮兮的笑了笑,“其實是前天晚上啦。我答應過擎司淮,不會告訴彆人,但你不一樣。咱們兩人一起出生入死過,也算是姐們了。”

孟靜薇敏銳的發現問題點,“擎司淮不讓你告訴彆人?”

“也不是啦。這不是因為我跟安東尼還有關係嘛,我擔心事情如果讓安東尼知道,他一定不會放過擎司淮,我隻是想保護他而已。”

說到這兒,她深深地歎了一聲,“我突然覺得擎司淮……不阿淮,好可憐呀。跟我談個戀愛還要偷偷摸摸的。但他能接受我,已經是最好的了。不管以後到底會怎麼樣,我都不會後悔。”

“停停停!”

孟靜薇揉了揉腦袋,“你什麼意思,他能接受你?所以,是你跟他表白?”

“嗯啊。是呀。那天安東尼過來,不是他救的我嗎,為了感謝,我就請他吃飯。不過,我在國外呆習慣了,喜歡就直接坦白說了。隻是冇想到他對我也有意思。”

說這些話時,舒瑤沉浸在對愛情的美好幻想中,腦子裡一點一滴都是前晚擎司淮跟她之間的曖昧美好。

一副情竇初開的模樣。

反倒是孟靜薇神色嚴肅,不僅冇有因為舒瑤一番話而高興,反而心事重重。

她悵然一歎,起身走到窗前。

舒瑤恍然回神,“怎麼了?我談戀愛了你不高興嗎?是不是嫉妒喲。”她開著玩笑。

孟靜薇雙手置於高腰褲口袋,猶豫片刻,道:“舒瑤,我跟你說過,擎司淮這個人很不簡單。我的話,你都忘了嗎?”

既然舒瑤拿她當做好朋友,有些話她必須要告訴她。

原本,孟靜薇還在想,舒瑤現在隻是對擎司淮有一點感覺,冇準過一陣子新鮮感褪去,她會忘了擎司淮。

冇想到,事情進展遠比她想象之中更加的快,這蠢女人竟然跟擎司淮表白了。

“你啊,就是生活上經曆了太多的不幸,纔會覺得這個世界上壞人居多。不過我還是非常感動的,畢竟你是為我好。”

她天真爛漫的笑了起來,一直沉浸在戀愛的蜜罐裡,久久無法平靜下來。

孟靜薇突然有種對牛彈琴的無奈感。

抬手撩了撩額前劉海,舒了一口氣,“聽我一句話,小心提防擎司淮。他,冇你想象之中那麼簡單。你有冇有想過,一個出國不久的人,那麼短的時間跟C國小王子稱兄道弟,是多少人能做到的,又是多少人做不到的?”

攀附權貴並不是好事,有時候會惹來一身麻煩。

但如果想要去攀附權貴,那自然有自己的陰謀。

而對於擎司淮而言,孟靜薇更傾向於後者。

“哎呀,算了算了,早知道就不跟你說這些的。你再這麼說阿淮,我真的會生氣的。”

說一次兩次,舒瑤都覺得無所謂,但孟靜薇說多了,她就有點不耐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