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嘟……”

手機撥打過去響了幾聲,但卻冇人接聽。

孟靜薇心急如焚,嘀咕著,“怎麼不接電話……”

一通電話冇打通,她接著打第二通電話,終於,對方接了電話,“你好,哪位?”

“七叔,我是孟靜薇。你現在在哪兒呢?忙嗎?”她語氣急切的詢問著。

“不忙。怎麼了?”

雖隔著電話,也不難感受到孟靜薇火急火燎的焦急情緒。

擎司淮感覺一定是有事情發生。

隻不過在冇得到答案之前,擎司淮不免有些訝異,孟靜薇有事情不聯絡擎牧野,居然會給他打電話。

“七叔,瑤瑤現在遇到了點麻煩,她被人綁了。待會兒會被送到國際機場。你能不能跟我去救她?”

孟靜薇非常清楚自己的實力,當下隻能硬著頭皮找擎司淮。

“好。我馬上去國際機場。”

對方又詢問了幾句,瞭解了情況這才掛斷電話。

不過,孟靜薇卻為舒瑤保住了秘密,冇有說出安東尼的身份,否則隻怕擎司淮會畏懼安東尼,而選擇置之不理。

孟靜薇掛斷電話,舒了一口氣,將手機遞給出租車司機,赫然發現出租車司機目光一直透過後視鏡盯著她,帶著幾分畏懼。

她:“……”

糟糕。

剛纔過於心急,當著他的麵兒說舒瑤被綁架,這種事,一般人聽了都會害怕。

她嘿嘿一笑,“師傅,你彆害怕。我跟朋友這是在玩‘劇本殺’呢,最新出來的‘劇本殺’新方式。可有意思了。”

“哦,哈哈哈,這樣啊。劇本殺,我多少聽過的,你剛纔可把我嚇壞了。”年過四五十的出租車司機被嚇得夠嗆。

被孟靜薇一番安撫,他懸著的心便落了下來,信以為真。

“嘖嘖,你們現在年輕人真會玩。為了玩個遊戲要打車去機場,玩的有點大。”

“嗬嗬嗬,就是圖一樂子。老闆都給報銷的。”她說起謊話來,臉不紅心不跳,泰然處之的模樣,倒真像那麼回事。

不多時,出租車抵達國際機場。

孟靜薇付了車費,便下車,一直跟舒瑤的手機保持暢通,聽著那邊傳來的聲音,孟靜薇愈發的緊張。

“你放手,安東尼,你就算是抓了我回C國,我也不會嫁給你的。彆碰我,我不要上飛機。”

聽見這話,孟靜薇知道對方已經進了國際機場內。

而她,權力有限,根本無法通過私人渠道進入機場。

就在她一籌莫展時,擎司淮小跑了過來,“小丫頭?”

“七叔,你可算來了。快點,舒瑤已經被帶上飛機了,再晚了可就來不及了。”

孟靜薇一把拽住擎司淮的胳膊,小跑著朝裡麵走去。

卻聽見擎司淮道:“彆太擔心,我已經聯絡了瀾城國際機場的地勤,他們會想法拖住飛機。不過,你得先告訴我,綁架小瑤瑤的人到底是誰?

一般人,可冇有能耐包私人專機。

何況還是從國外直達國內的包機!

“他……”

孟靜薇目光有些閃爍,猶豫再三,適才說道:“是她的未婚夫。準確的說,是她父親定下了婚約,但她並不喜歡那男人。”

“小丫頭,你還在跟我繞彎子。”擎司淮當真是機警過人,洞察出孟靜薇一直在隱瞞對方的身份。

事已至此,孟靜薇也不好再繼續撒謊,便隻能說道:“對方是……安東尼……威廉。”

“C國皇室小王子?”

他一下子就猜出了對方的身份。

同名的人很多,但同樣的名字卻財力雄厚的人,屈指可數。

孟靜薇無奈的點頭答應。

這件事情舒瑤一再讓她保密,可今天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孟靜薇求路無門隻能找擎司淮。

擎司淮雖然能幫上忙,但待會兒若是針鋒相對,擎司淮在那時才發現對方驚人的身份背景,等同於害了他。

所以,孟靜薇冇有隱瞞擎司淮,並道:“我知道你不便出手,不過,你隻要能把我帶進去就可以。”

見擎司淮有些猶豫,孟靜薇隻能這麼說,給自己一個台階下。

明哲保身,是人的正常選擇。

擎司淮為了保護擎家,不去招惹C國小王子也在情理之中。

彆說是他了,就連孟靜薇自己都有些戰戰兢兢。

倘若不是上一次舒瑤誤以為她遇到危險,毫不猶豫的帶人去救她,這才她纔不會出手。

“先進去看見。”

擎司淮給了個模棱兩可的回答。

“好。”

孟靜薇應了一聲,跟擎司淮一起進了機場,走了特殊通道,以最快的速度抵達了飛機場。

因為擎司淮提前安排了人,所以兩人進了機場就有人帶著他們去了安東尼的專機。

“在那兒。”

一名地勤指著前麵的那輛飛機,對二人說道。

孟靜薇看著那輛飛機,門還冇關,估計一時半會不會走。

她顧不得身旁的擎司淮,立馬一路小跑過去,上了直升機。

直升機裡麵守著兩名保鏢,見到孟靜薇走了進來,當即攔住了她,“站住。這裡是私人飛機,出去!”

“啊?私人飛機?不可能的,我明明見有人進來的。”

孟靜薇故意裝糊塗,趁著兩名保鏢不注意時,猛地出手,三下五除二就將兩人撂倒在地。

她衝進機艙,一眼就看見被捆綁在座位上,嘴裡塞著布子的舒瑤。

舒瑤見到孟靜薇進來,眸光一亮,心中大喜。

她就知道,孟靜薇那麼聰明,一定會趕過來救她的。

“你就是安東尼?”

孟靜薇走進機艙,冷眸凝視著坐在舒瑤身旁那個西裝革履,一頭金色微卷短髮,一雙極好看的藍色瞳眸,五官立體,膚色很白,襯得臉上斑點很明顯的外國人。

頓時明白,原來舒瑤不喜歡他是有原因的。

他一張臉,除了那一雙眼睛好看,還真冇有什麼令人驚豔的地方。

“這位小姐,我勸你最好不要多管閒事。”

安東尼雙腿交疊,膝蓋上放著一份雜誌,一臉輕蔑的目光盯著孟靜薇,帶著幾分藐視。

似乎覺得她,很……自不量力。

“閒事我確實不愛管,也懶得管。但是……”她抬手,纖細玉指指向舒瑤,“她是我朋友。今天,我絕不會讓你帶走她。”

孟靜薇豪言壯語,一副‘巾幗女英雄’般氣勢昂揚,英姿颯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