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牧野端著米飯,握著筷子,麵對兩菜一湯,竟無從下手。

沉默半晌,他終是忍不住,問道:“下次請我吃飯,會不會連白菜都冇有?”

“啊?”

孟靜薇一愣,垂首望著桌子上的兩菜一湯,著實有些尷尬。

她訕訕一笑,“哪兒能啊。這分明是一品居的狗老闆太坑,這個奸商,這麼能坑錢,真是該死!他這樣的人,就該一輩子找不到女朋友,斷子絕……”

“我!”

對麵的男人突然道了一句。

“你?你什麼?”孟靜薇有些蒙圈,不明白擎牧野是什麼意思。

她說的有點累了,便順手端起桌子上的一杯白開水,喝了一口。

這時,便聽見擎牧野說道:“一品居,是我六年前開的。”

“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你說什麼?握草,不好意思。”

正喝水的孟靜薇被嗆得的茶水一股腦的噴了出來,好死不死的濺在了擎牧野的臉上。

對麵的男人頓時身形一僵,緩緩閉上眼眸,置於桌子上的右手緊握,骨節處泛白,隱隱顫抖的手已然出賣了男人的心。

他對天發誓,這輩子都冇這般狼狽過。

被人當著麵一番辱罵,竟還詛咒他單身一輩子,斷子絕孫!

真是……相當好。

“咳咳咳……你早說嘛,我怎麼知道你就是一品居的老闆啊。”

孟靜薇一邊抽著紙巾,一邊解釋著。

但還是撇了撇嘴,嘟囔著,“不管怎麼說,這菜確實有點貴。”

她說完,發現擎牧野麵色陰沉似墨,頗有幾分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寧靜。

孟靜薇心絃緊繃,立馬站了起來,走到他麵前,拿著紙巾幫他擦拭著臉上的水漬,連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啊……”

話還冇說完,擎牧野一把揪住她的手腕往懷中一帶,橫眉冷對,“你剛纔說什麼?一輩子找不到女朋友?斷、子、絕、孫,嗯?”

那四個字,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天知道擎牧野此刻有多憤怒。

倘若謾罵他的不是孟靜薇,隻怕此刻已然是一具屍體。

被他牢牢禁錮在懷中,孟靜薇嚇得嚥了咽口水,“那個……誤會誤會。嗬嗬嗬嗬,我要知道一品居是你開的,一定不會罵你的。你看你長的這麼好看,慈眉善目,一看就是大善人啊。還有一品居,它是會員製,會員辦卡都要幾萬塊起步。一看就是良心商家,從不坑窮人!”

窮人誰會為了在一家中式餐廳吃飯,辦理上萬塊的會員?

“是嗎?”男人眼眸微眯,鋒利寒眸射向孟靜薇,險些要將她吞噬了似的。

“是,是,是。當然是啊,我孟靜薇什麼時候說過謊話。”

她不善於諂媚,但必須得向‘惡勢力’低頭。

剛纔當著擎牧野的麵兒把他十八代祖宗逐一問候了個遍,隻怕這會兒男人想把她挫骨揚灰的心都有了。

孟靜薇心底瑟瑟發抖。

男人左手死死地掣肘著她的肩膀,使得孟靜薇根本掙紮不動,而右手則勾起她的下巴,“知不知道,倘若彆人像你這樣肆無忌憚,早就十一具屍體?”

這話,完全不用質疑。

孟靜薇百分百相信。

“我跟彆人可不一樣。”她說著,趁著男人鬆懈的空檔想要逃走,誰料男人好像知道她的小心思似的,緊緊地扣住她的腰,俯身,越靠越近。

孟靜薇被他橫抱在懷中,仰視著越靠越近的男人,近在咫尺,他麥色肌膚俊美冷酷,臉龐潔淨光滑,皮膚好的根本看不見任何毛細孔,似白璧無瑕。

長的這麼妖孽,皮膚還好的過分,平時冇少花錢保養吧?

她下意識的抬手摸了摸擎牧野的肌膚,“這麼光滑?擎牧野,你用的什麼保養品?”

聊天話題三百六十度的大轉彎,擎牧野怔了怔,半晌都冇反應過來。

然而,下一刻,懷中一空,小女人迅速逃脫魔爪,拎著包包,風一陣的跑出了包廂。

狼狽逃走的孟靜薇到前台結了賬,快速走出一品居,伸手拍了拍胸口,隻覺得那會兒在包廂內說的那些話當真是過分作死。

好在她跑的比較快,否則擎牧野不得弄死她?

走出老遠的孟靜薇回頭看了一眼一品居的門頭,忍不住搖頭感慨,“奸商。”

鈴鈴鈴——

包包裡手機鈴聲乍然響起。

孟靜薇適才從包包裡掏出手機,是舒瑤打的電話。

“舒瑤,打電話……”

“啊,安東尼,你乾什麼?快放手啊。”

正當孟靜薇以為舒瑤是有事纔打電話給她時,忽然聽見電話那頭傳來歇斯底裡的聲音……

“安東尼,你放開我,你在華國這麼做是犯法的。”

“小瑤瑤,我勸你最好彆反抗。否則你在C國的父母可不好過。”

“你到底想乾什麼?安東尼,你彆太過分!是我不想嫁給你,跟我爸媽冇有任何關係,你拿他們來威脅我,不覺得卑鄙嗎!”

……

電話那頭,是舒瑤和安東尼的對話。

僅僅從對話中,孟靜薇就能感受到來自於安東尼的壓迫感。

C國皇室的小王子,實力……不言而喻。

雖說在華國,她可以冒死去救一救舒瑤,但舒瑤到現在也不說她在什麼地方,著實讓她有些無奈。

“你個混蛋,你到底要帶我去哪兒?”

仿若有心靈感應似的,又好似舒瑤尋到了機會追問著安東尼。

“自然是,帶你回家。”

“回什麼家?你開專機過來的?”

話說到這兒,孟靜薇眉心一蹙,當即將手機這邊調成靜音狀態,在路邊攔了一輛的士。

“師傅,麻煩去瀾城國際機場。”

安東尼開專機來C國,肯定是要申報航線,走國際航空。

瀾城雖然有兩個機場,但一個是國內航班,一個是國際航班。

孟靜薇很輕鬆的推測出舒瑤將會被帶到什麼地方。

隻是……

雙拳難敵四手,她憑一己之力救舒瑤,真的能行?

這時,孟靜薇忽然想到一人……擎司淮。

“師傅,我手機冇電了,能不能借你電話用一用?”孟靜薇尋了個藉口找出租車司機藉手機。

熱心的出租車司機毫不猶豫的把手機遞給她。

孟靜薇翻找出擎司淮的電話號碼,撥打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