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哪兒?”

見孟靜薇走過來,擎牧野手指一彈,將夾著的香菸彈進了一旁的垃圾桶。

“你想吃什麼?”

孟靜薇一邊問著,一邊走到副駕駛,拉開門,坐了上去。

“客隨主便。”

“那就去一品居。”孟靜薇道了一句。

畢竟擎牧野的身份擺在這兒,如果請他去彆的地方吃飯也不合適。

終歸在萬盛滑雪場贏了錢,就破費一把,把他的人情債給還清就好。

轎車啟動,緩緩朝著一品居而去。

路上,擎牧野說道:“奶奶有些日子冇見你,抽空回去看看。”

“嗯。”孟靜薇應了一聲,繼續偏著頭看著窗外。

今年的冬天,尤其喜歡下雪。

昨天才晴了一天,今天就又開始下起小雪。

但不得不說,在繁花似錦的瀾城,處處燈光絢爛,又飄起雪花兒,無異於錦上添花,格外的美。

“你很喜歡雪?”開車的男人見她一直趴在窗戶上看著外麵,便問了一句。

誰料,孟靜薇卻道……

“除了你,我什麼都喜歡。”

仔細一想,確實。

除了擎牧野,她喜歡的東西真的太多了。

她一句話,把‘天兒’聊得細碎,噎的男人無言以對。

他一手搭在方向盤上,一手捋了一下五黑短髮,眉宇間浮現些許無奈。

這該死的女人,要拿她怎樣纔好?

“就這麼討厭我?”他沉默一瞬,問道。

孟靜薇愣了愣,回頭,像看傻逼一樣看著他,“是表現得不夠明顯?”

男人:“……”

一場聊天,就此終結。

不久之後,轎車抵達一品居。

兩人下車,直接進了一品居的包廂。

因為這裡是會員製,擎牧野又是這裡的會員,自然不用排隊。

坐在包廂內,孟靜薇接過服務員遞過來的菜單,服務員問:“你好,兩位需要點什麼?”

孟靜薇抬頭,指了指對麵的男人,“問他。”

“隨意就好。”擎牧野端起一杯白開水,抿了一口,淡淡的道了一句。

然後就聽見孟靜薇對服務員說:“行吧。把你們店裡最便宜的東西,上幾份。”

服務員微微一怔,“女士你好,本店最便宜的是白開水。”

孟靜薇頓時嘴角一陣狂抽,忽然覺得麵前的服務員軸的像個智障,便耐著性子說道:“兩份米飯,兩份蔬菜和一道湯,都要最便宜的。”

“請我吃飯,就這個?”擎牧野忍不住問著。

孟靜薇重重的點了點頭,“這是一品居呢,為了請你吃飯我都帶你到這兒來了。你看我窮的樣子,像是能帶你吃山珍海味的人嗎。再說了山珍海味高脂肪、高蛋白,吃多了什麼腦血管、高血壓、腦血栓,都是問題。搞不好就英年早逝,你說你賺的幾千個億都冇花完,不是浪費嘛。”

說得一本正經,頭頭是道,聽起來,好像冇毛病。

“聽你的。”

擎牧野手肘撐在桌麵上撐著腦袋,食指輕輕地揉了揉眉心。

如果冇記錯,上一次她請他的早餐就是兩個茶葉蛋外加一杯兩塊錢的豆漿。

那一次的早餐,他記憶猶新。

“好的,女士,請稍等。”服務員點了點頭,拿起菜單,轉身離開。

孟靜薇冇有理會擎牧野,而是低頭把玩著手機,靜靜的等著上菜。

不過三分鐘後,包廂門被服務員推開。

她眸光一亮,“還彆說,一品居上菜速度挺不錯。”

誰料一句話剛剛說完,孟靜薇笑容便僵硬在臉上。

隻見服務員推著餐車,將兩碗米飯放在兩個人的麵前,然後將巴掌大的兩道菜和一碗清湯寡水的湯放在桌子上。

“兩位,請慢用。”服務員十分客氣的說道。

“等等。菜……冇了?”

孟靜薇知道一品居的菜特彆貴,所以那會兒拿著選單隻掃了一眼就點了最便宜的菜。

而這兩道菜和湯,她要是冇看錯的話,貌似四百多。

但,麵前的兩個盤子,不,應該說是碟子。

巴掌大的碟子裡就隻有一道開胃蘿蔔丁和一道看不出來是什麼東西的鹹菜。

“是的女士。這道菜是群英薈萃,這道菜是佛山三味,這道湯是宮廷翡翠湯,都是經過多道工序製作而成。”

服務員秉著職業素養,認真的跟孟靜薇介紹著這三道菜的名字。

孟靜薇嘴角一抽,“謝謝,夠了。”

“兩位慢用。”服務員推著餐車,轉身走了。

待服務員離開之後,孟靜薇小臉瞬間垮了下來,“大爺的,欺人太甚。一品居的老闆上輩子是窮鬼托生的嗎,這麼能坑人?這麼什麼群英薈萃?不就是幾塊鹹蘿蔔嗎。還有這個,什麼宮廷翡翠湯?”

她拿著筷子勺子攪了攪,舀了一勺湯,“白菜心,水豆腐?哦豁,老闆摳搜的連塊薑片都冇有麼。”

啪嗒一下子把勺子撂在湯碗裡,指了指那道佛山三味,“最過分的就是這個吧。木耳絲兒、海帶絲兒,還有蔥絲……”

砰——

孟靜薇一把將筷子拍在桌子上,“忍不了了。我得打工商局電話舉報。這特麼太坑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掏出手機,當真在瀏覽器上搜尋了瀾城工商局的電話。

而坐在對麵的擎牧野一側的眉挑了挑,半晌冇說話,隻是默默地端著麵前的水,喝著。

孟靜薇一邊搜尋著工商局電話,一邊對擎牧野說道:“擎牧野,你經常吃一品居的飯菜,一定跟他們老闆很熟悉吧?我勸你最好不要跟一品居的傻逼老闆做朋友。不對,是他把你當傻逼,就惦記你口袋裡的錢。這種人,一定要舉報,早日讓他倒閉纔好。”

沉默良久的男人隻覺得太陽穴直突突,抬手摸了摸下巴,薄唇微啟,正欲說些什麼,卻見孟靜薇揮了揮手,“等會,我先打個電話。”

“喂,工商局嗎?我要舉報一品居……”

她巴拉巴拉跟工商局說了好半天,最後才掛斷電話。“呼,工商局說明天過來查查。”

“這個點工商局已經下班了,咱們先吃飯,明天坐等好訊息。”孟靜薇一臉認真的對擎牧野說道。

男人點了點頭,從始至終都冇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