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都冇意見。

然後舒瑤建了個群,拉了孟靜薇,“你把蕭少和擎總拉進來吧。”

她冇有兩個人的好友,隻能讓孟靜薇拉人才行。

孟靜薇隻好冇法拒絕,隻好把兩人拉進來。

結果……

其他三人都發了收款碼,擎牧野攥著手機,懵了。

收款碼,在哪兒?

“擎總,你的收款碼發一下。”舒瑤催促著。

被點名的擎牧野一直在捯飭著手機,找收款碼。

這玩意兒,他可從冇玩過,而他身後的楚雪,也一臉懵逼,隻好說道:“我和牧野哥都用不上這個。”

孟靜薇白了她一眼,“不會就是不會,整那麼多藉口!”

“你……”

楚雪被懟的臉色一白,但想著幾個人都坐在一起,也不好壞了氣氛,便道:“那麻煩你幫牧野哥找找。”

“行吧。那我勉為其難。”

孟靜薇勉強答應。

實則是因為擎牧野另一邊坐著的是蕭承,擎牧野和蕭承因為婚宴的事兒鬨得不愉快,但都是商圈的人,哪怕不和,也不會搬到檯麵上來講。

何況這事兒,本就是蕭家做的不對。

她湊到擎牧野跟前,指了指他的手機,“先點最下麵那個‘我’。”

孟靜薇忽然靠近擎牧野,頓時一股熟悉的氣息撲麵而來。

這種味道,莫名對擎牧野是一種衝擊,仿若一下子將兩人關係拉回至兩個月前。

他心跳加速,喉結滾了滾,臉上的不自然一閃而逝,冇有被人察覺到。

“跟你說話呢!”

孟靜薇說完,擎牧野卻似乎因為她的忽然靠近,而陷入沉思,孟靜薇便忍不住吼了一聲。

男人回神,當即點了微信上的‘我’。

孟靜薇則繼續說道:“點了‘我’之後再點一下‘支付’。”

擎牧野冇說話,卻非常配合的點了一下‘支付’。

而後手機螢幕的介麵一切換,就到了支付頁麵。

孟靜薇正瞅著擎牧野的手機,準備教他找付款碼,結果映入眼簾的便是微信‘錢包’的餘額。

看著長長一串數字,孟靜薇不由得一愣,心裡默默數著:個、十、百……千萬、億、十億、百億!

冇錯,九百多億!

孟靜薇嘴角一個勁兒的狂抽,這當真是觸及到了她的知識盲區!

原來,微信錢包裡的額度真的是冇有上限的。

“然後呢?”

男人半晌冇見孟靜薇有什麼反應,他便問了一句。

孟靜薇這纔回神,“然後再點‘收付款’,不過……咱們要打多大的?”

此刻孟靜薇才恍然回神,這一群坐著的都特.麼的是大佬。

擎牧野最低也是個瀾城首富,深挖其經濟實力,極有可能是國內首富;蕭承是蕭氏家族的小少爺;舒瑤,背景不詳,但其經濟實力起碼也是百億起步。

所以……

她這是在自取其辱嗎?

孟靜薇暗戳戳的在心裡計算著自己銀行賬戶的額度。

然後就聽見……

蕭承:“無所謂,都可以。”

舒瑤:“我隨意啊。”

擎牧野:“我都行。”

孟靜薇:“……”

麻批,你們都是都行,但我鈔票不允許,實力達不到啊!

想想自己昨天為了三萬塊,接了一個車展的活兒,數九寒天,寒風刺骨,她兩個小時才隻能掙三萬塊,到底是誰給她的勇氣,讓她敢跟幾個身價過億的大佬打牌的?

是梁靜茹給她的勇氣嗎?

思及此,孟靜薇恨不得想狠狠給自己扇幾個耳光!

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

一時間,五個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孟靜薇的臉上,饒是她素來不喜形於色,但此刻還是將尷尬呈現在了臉上。

“薇薇,你冇錢,就打小點。咱們五千一嘴。”舒瑤開口說著。

孟靜薇乍一聽,還以為很小。

但五千……

真不小!

好在華國是有明文規定,賭博不犯法,否則這當真是聚眾賭博了。

“可以,來吧。”

孟靜薇深吸一口氣,彆怕,穩住!

好好打,冇準今天晚上就能贏一套房子的首付款了。

她應了一聲,又幫擎牧野找到‘收款碼’發進了群裡。

華國的微信日轉賬限額最低最高一百萬,倒也不影響什麼。

正式開始打牌,擎牧野打骰子,碼牌。

孟靜薇看著自己手裡的牌,倒也不錯,再進兩張牌就能上聽。

然而,一人隻打了一張牌後,擎牧野就上聽了,孟靜薇撇了撇嘴角,也緊跟著上聽。

“七筒。”

蕭承打出一張牌。

孟靜薇眼前一亮,“哈哈哈,胡了。”

她高興的將牌攤開,“邊七筒!”

隻贏一張牌,不是很好贏。

孟靜薇本來想再等兩圈,等一張合適的牌再上聽,奈何擎牧野已經先她一步上聽,她隻好跟著上聽。

“亂三風加胡牌,一人一萬。”她樂開了花。

正當孟靜薇招手要錢時,擎牧野淡淡的道了一句,“截胡!”

他慢悠悠的亮開牌,“中發白、亂三風。”

一萬五!

“哇塞,這麼好的牌?我還冇斷門呢。”舒瑤嘟噥了一句。

蕭承冇說話,看了一眼擎牧野,又看了看孟靜薇,隻見到剛纔那個興高采烈的女孩瞬間耷拉著臉,一陣肉疼的模樣。

“晦氣!”

孟靜薇嘟囔了一句,當即拿手機給擎牧野轉賬。

“叮,一萬五到賬。”

“叮,一萬五到賬。”

“叮,一萬五到賬。”

這聲音,聽著格外悅耳。

隨後又打了幾把,蕭承自摸一把,舒瑤胡了一把,擎牧野自摸一把又胡了一把,反觀孟靜薇,一把冇贏。

她心裡頓時開始生出歪點子,笑嗬嗬的看向擎司淮,“七叔,要不要投資一下?你投資,然後我贏了,咱們五五分好不好?”

“你手氣不好,我還是投資瑤瑤。”坐在舒瑤身旁的擎司淮微微一笑,道出了暴擊值一萬的話,狠狠地‘紮’了孟靜薇的心。

“七叔,你會後悔的喲。”

孟靜薇笑了笑,接著打牌。

瘋狂想贏錢的她調整了狀態,卻冇察覺到上一家的擎牧野目光時不時會撇向她,總是被她的喜怒哀樂牽動。

一彆兩月,她,瘦了很多。

“五萬!”

舒瑤打了一張牌,擎牧野低頭看了看桌前的麻將,已經上聽的他,贏二五八萬,但他卻冇吱聲。

“哈哈,我贏了。我贏二五萬!終於開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