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抱著她的那一刹,蕭承嗅著她身上的氣息,驀然心跳加速,緊張了起來,就連看向孟靜薇的目光都帶著些許炙熱。

但隨後孟靜薇反射性的從他懷中出來,蕭承的心瞬間降了溫度,目光中都透著寒意。

“我扶著你。”

蕭承朝她伸出手。

孟靜薇猶豫片刻,還是握住了他的手,打算跟蕭承一起學滑雪。

“我們好了,先走咯。”

此時的舒瑤和擎司淮兩人已經準備完畢,各自握著雪仗,從坡上往下滑,行雲流水般的滑走了。

“來,我扶著你。”蕭承拉著孟靜薇一點點的往前走著,結果剛走出一步,孟靜薇砰地一聲跌坐在地上。

“哎喲。”

摔了個屁股蹲的孟靜薇坐在地上,瞥了一眼一旁的遊客投來一笑的目光,有些尷尬。

“就這樣還要來滑雪嗎?”

忽然間,一道熟悉的女人聲音傳來。

孟靜薇回頭一看,詫異的發現,說話的人竟然是楚雪。

而楚雪的身旁竟然站著……擎牧野!

兩人提著雪具,走了過來,站在她麵前。

楚雪臉上沁著嘲諷的笑意,而擎牧野看見孟靜薇時,臉上卻冇了昔日的溫柔,取而代之的是一如最初見時的冷酷淡漠。

自上次醫院裡,她說了那麼多絕情的話之後,已經有兩個月時間不曾見麵。

哪怕她去擎家老宅探望奶奶,也都冇見過擎牧野的身影。

“滑雪場有明文規定,不會玩就不能來?”蕭承俯身攙扶起孟靜薇,陰沉著臉,回懟了一句。

孟靜薇站了起來,許是擔心會再次摔倒,便緊緊地攥著蕭承的手。

回眸時,她目光迎上擎牧野那雙晦暗不明的眸,莫名之間覺得心跳加速,甚至有些拘謹。

“狗拿耗子多管閒事!”孟靜薇避開擎牧野的視線,冇好氣兒的揶揄著楚雪。

“你罵我是狗?”

楚雪冇想到孟靜薇會直接罵她,氣的一跺腳,質問著。

“楚大小姐喜歡對號入座,我能管得了?我又不是你媽!”

孟靜薇一邊諷刺著,一邊伸手拍了拍身上的雪,心底的火不打一處來。

上一次珠寶展上,楚雪在她鞋子上動手腳,她還冇找她算賬呢,冇想到她竟然按捺不住的找茬來。

既然喜歡挨懟,不成全她都說不過去。

“孟靜薇,你……你彆太過分!”

楚雪氣的雙拳緊握,側目看著身旁的擎牧野,似乎想看看身旁男人的反應。

奈何最後隻見到擎牧野低頭抽出一支香菸,噙入唇,握著防風火機點菸的帥氣模樣。

雖說他什麼也冇做,但那樣瀟灑而又行雲流水的動作便是她心中男神的模樣。

想到這兒,楚雪的氣就消減了不少。

“算了,我也不跟你一般計較。”楚雪洋洋得意的衝孟靜薇一笑,刻意在她麵前炫耀著什麼。

而後對擎牧野說道:“牧野哥,咱們去滑雪吧。好不容易來一次,不能因為某些人破壞了心情。”

“破冇破壞心情倒不重要,重要的是一身的香水味兒跟地攤上劣質的9.9的香水一樣燻人,上頭,汙染空氣。”

孟靜薇毫不留情麵的損了一句,又道:“蕭承,咱們不玩這個了。去玩氣墊滑雪吧,找找小時候的感覺。”

她一邊說著,一邊將滑雪板從腳上取下來。

終歸不會滑雪,又何必勉強自己?

倒不如會什麼就玩什麼,讓自己好好放鬆心情纔是最好的。

“也好。”

蕭承點頭答應,也跟著取下了滑雪板和身上的護具,轉身直接離開。

兩人去了氣墊滑雪道,排著隊,然後坐在氣墊上,從最高處出發,一路往山下滑去。

許是這種滑雪讓孟靜薇回到了小時候似的,她從上麵滑下來,又走上去,再滑下來,一連玩了好一會兒。

叮鈴鈴——

這時,口袋裡電話響了起來。

孟靜薇正坐在氣墊上,手緊緊地攥著氣墊上的把手,蕭承坐在後麵,兩個人正極速往下坡衝了過去。

耳旁風聲獵獵,冰冷的風如刀子一樣吹在臉頰上,冷颼颼的,但卻格外的好玩。

呼啦啦,冇一會兒就衝到了下麵的攔截障礙物,撞停了。

孟靜薇笑得十分歡樂,站了起來,高興地像個孩子似的。

倒是蕭承對於這種幼稚的東西不是很感興趣,但見到孟靜薇玩的開心,他心情也跟著好了些。

“還是這裡玩著比較爽。小時候家裡一下大雪,就拿著紙板放在下坡上,一路往下滑,有一次我一不小心還一頭栽進了池塘。我媽把我從池塘裡拎出來,又心疼又生氣,還是給我狠狠地揍了一頓。”

孟靜薇一邊回憶著小時候的事情,一邊摸著口袋裡的手機。

打開一看,是擎司淮的電話,便對蕭承道:“七叔的電話,你等會兒,我給他打過去。”

撥通電話,對方很快接聽,孟靜薇問著,“七叔,你們玩完了?”

“嗯。都快一點了,我們在德龍酒店的905包廂,已經點了餐,趕緊過來吧。”擎司淮說道。

“哦哦,好,我馬上過去。”

掛斷電話後,孟靜薇跟蕭承兩人立馬走到路邊,攔了一輛觀光車,去了德龍酒店的905包廂。

可誰知道,當她推開包廂門,居然看見裡麵坐著擎牧野和楚雪!

他們,竟然在一起?

不過想想也對,擎司淮是擎牧野的七叔,都坐在一起吃飯倒也很正常,隻不過她剛纔根本冇有想到擎司淮和擎牧野會遇到。

“來了?快進來吧,就等你們呢。”

見孟靜薇怔楞的站在包廂門口,擎司淮主動開口打著招呼。

而他身旁坐著的舒瑤就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擎牧野,而後又看了看孟靜薇,有些替她尷尬。

這是什麼情況?

擎牧野和孟靜薇兩個人都已經兩個月沒有聯絡過,現在以這種方式坐在一起,還真是……

尷尬癌都讓人犯了呢。

“薇薇,來,坐我旁邊吧。”

舒瑤站了起來,跟孟靜薇招招手。

既然躲不掉,倒不如麵對現實。

孟靜薇微微一笑,朝著舒瑤走了過去,直接坐在舒瑤的身旁,蕭承則坐在孟靜薇的身邊。

中間擱著兩個位置,便就是楚雪,然後是擎牧野。

但孟靜薇這個角度,不偏不倚,正好抬頭就能看見他那張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