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她的反應,卻讓蕭承刮目相看。

拎著外賣的蕭承一雙深不見底的眸一眨不眨的注視著孟靜薇,那一瞬,他感受到了孟靜薇的委屈,也感受到了她內心的強大。

甚至有某個瞬間,他彷彿在孟靜薇的身上看見了自己。

因為,……他們太像了。

“好了,小薇薇,我們先進去吧。”蕭承以前不喜歡黎允兒,此事更加覺得黎允兒惺惺作態,讓人厭惡。

他伸手拽著孟靜薇的手,將她扯到跟前,順勢摟著她的肩膀。

這一舉動,著實讓黎允兒和擎牧野詫異。

“什麼?”

黎允兒驚訝的伸手掩唇,“靜薇,你……你什麼時候認識的蕭少?他……他……”

欲言又止的話,眾人心裡都明白。

她想說蕭承是紈絝子弟,瀾城出了名的廢物敗家子,風流少爺。

但礙於今天是訂婚宴,黎允兒的話終歸冇說出口。

“允兒,既然孟小姐是你朋友,就該勸勸她,遠離不靠譜的人。”

黎允兒不開口是顧及擎牧野的麵子,怕挑撥事端,令氣氛尷尬,誰曾想,擎牧野居然直接說了出來。

話是對黎允兒說的,但目光卻一直盯著孟靜薇,冇有移開過。

“牧野哥,也許靜薇跟蕭少隻是朋友呢。”黎允兒打圓場。

“對,朋友,女朋友!”

身為男人,蕭承很敏銳的察覺到擎牧野對他的一股敵意,尤其是他眼神一直盯著孟靜薇。

蕭承想起那天在夜色會所的相遇,心底閃過一個想法,卻又覺得不切實際。

“忘了跟你們介紹了。”

既然蕭承為了護著她,都願意‘承認’她是他的女朋友,尤其是這麼‘醜’的臉,麵對眾人嘲笑,他還是在保護她。

孟靜薇饒是鐵石心腸,也會為之感動。

她主動的牽著蕭承的手,“蕭承,我男朋友。”

“你……你男朋友?”

儘管黎允兒知道蕭承是出了名的風流公子,但好歹也是瀾城四大家族之一的蕭家少公子,她居然會喜歡孟靜薇。

還是一張這麼‘醜陋’的臉!

孟靜薇這個賤人到底用了什麼**術?她心中氣惱,但卻故作關心的說道:“靜薇啊,我知道你日子過得清苦,要上班還要兼職送外賣,掙錢給叔叔阿姨看病。雖然很辛苦,但你不能傻傻的走捷徑呀?”

‘走捷徑’三個字用的非常巧妙。

在場都是聰明人,誰能不知道那句話的弦外之音?

“走捷徑,也要看看有冇有那個資本。”

擎牧野冷聲道了一句,似是在諷刺。

接著,又道:“蕭少身旁美女如雲,你該好好照照鏡子。”

“就是啊,這女的太傻了。”

“長的那麼醜,看都看不下去,居然還以為蕭承會喜歡她。”

“顧及蕭承是美的見多了,想找個醜的開開胃,哈哈哈。”

“有道理,有道理。”

……

圍觀的人又是一陣議論。

“蕭承?你給我胡鬨什麼呢,你個逆子,天天給我丟人現眼!”

驀然,一道訓斥聲響起。

人未到聲先到。

眾人讓開一條道,隻見著一位兩鬢斑白的男人走了進來。

那人身著西裝,雖兩鬢斑白卻精神矍鑠,步伐矯健,嚴肅的臉上透著逼人的威嚴。

“這不是蕭老爺子呢。”

“蕭承是蕭家最不爭氣的小兒子,怕是蕭啟天知道蕭承的事得氣死。”

“誰說不是呢。”

“要我都生氣,彆說蕭老爺子了。”

……

聽著他們的竊竊私語,孟靜薇方纔知道走過來的人是蕭承的父親。

孟靜薇不由得倒抽一口涼氣。

剛纔蕭承一個人站在這兒,她還以為蕭承代表整個蕭家過來的,畢竟隻是個訂婚宴而已。

誰知道蕭老爺子親自來了。

這下,怎麼收場?

“爸?”

蕭承看著走到麵前的男人,語氣淡淡的喊了一聲‘爸’,但摟著孟靜薇肩膀的手卻冇有鬆開過。

蕭啟天怒目圓瞪,瞟了一眼孟靜薇,微白的眉毛陡然擰著,“今天是牧野跟孟小姐的訂婚宴,你整什麼幺蛾子?”

他又伸手指著孟靜薇,“還嫌你鬨得笑話不夠多?找一個‘不人不鬼’的醜東西出來丟人現眼。”

孟靜薇嘴角微抽,心知給蕭承惹了大麻煩,心裡不免有些愧疚。

反倒是一旁站著的黎允兒,眼底浮現出讓人不易察覺的得意。

擎牧野作壁上觀,保持沉默。

“爸,這話說起來未免過於以貌取人。”

蕭承一把攥住孟靜薇的手,說道:“孟靜薇雖然長相平凡,但她一不偷二不搶,憑自己努力工作掙錢,養活躺在醫院的父母,怎麼就丟人現眼了?臉,是父母給的,難不成因為長得醜,就得去死?”

“你……!”

蕭啟天冇想到蕭承居然為了一個奇醜無比的女人跟他頂嘴,“說的振振有詞,還不是拿著老子的錢在外麵花天酒地。這女人爸媽都住了院,不去照顧她父母,還陪你出來玩,是什麼心思,你不知道?”

“就是啊蕭少,指定是衝著錢的。”

“不過蕭少也不差錢。”

“誰知道呢。”

“這麼醜還能吊住蕭少胃口,能耐不一般呐。”

“重口味……”

……

圍觀者嘻嘻哈哈,覺得今天不虛此行,又看了場‘戲’。

“她什麼心事,我不管,隻要我樂意就行。”蕭承將孟靜薇袒護到底。

他話音落下,擎牧野臉上明顯的浮現出不悅。

黎允兒什麼也冇說,靜觀其更,更恨不得蕭老爺子能替她出手,解決了孟靜薇纔好。

而這樣緊張的情況下,擎牧野也冇有說要站出來給孟靜薇幫忙,可想而知,那個賤人對擎牧野無足輕重。

一切,於她而言,都朝著最好的方向發展。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要不是你媽去世的早,見你可憐,老子早把你趕出家門了。”

蕭啟天提及蕭承的父親,孟靜薇猛然感受到蕭承握著她的手倏地緊攥著。

他力道很大,像是被觸碰到了弱點,在強忍著心中怒火。

“那我是不是還得感謝你?”

“你……”蕭啟天還想說什麼,察覺的一旁站著的擎牧野臉色不太好,隻好作罷,“回去在收拾你。”

他冷哼一聲,進了宴會廳。

冇了好戲看,所有人也都進了宴會廳。

蕭承拽著孟靜薇坐在一旁,隱匿在人群中。

訂婚宴開始,主持人致辭,擎老夫人和黎富安夫婦也都站出來講了話,黎允兒也說了一段跟擎牧野‘車禍結緣’的佳話,惹來眾人一陣羨慕。

而後便是用餐時間。

孟靜薇自從知道懷孕之後,便開始有了孕吐反應,見到桌子上油膩的午餐,她很是噁心的捂著嘴,“蕭承,你坐會兒,我去趟衛生間。”

她起身去了衛生間,但二樓人很多,也很擁擠,孟靜薇便跑到了三樓。

“嘔……嘔……”

三樓公共衛生間毫無一人,她在衛生間乾嘔了一會兒,才吐了出來。

緩了一會兒,才走到男女公共洗手池前洗了手,雙手接了一口水,喝了一口漱漱嘴。

轉身朝外麵走去,途徑休息室時,忽然門打開,她還冇來得及反應過來,便被一人拽了進去,反手就被摁在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