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靜薇真是眼睛有問題。

“你好,韓君硯。”

韓君硯儒雅一笑,主動與她握了握手。

“行吧,你們聊,我公司還有事先走了。”舒瑤收回了手,繞過他直接走了。

“嗯。”

他應了一聲,抱著懷中的花走進病房,見到躺在病床上的孟靜薇,在距離她兩米外停下了步子。

兩人四目相對,皆是會心一笑。

孟靜薇雙手撐著床,坐起來靠在床頭,拽著被褥蓋好自己。

那一刹,安靜的病房竟莫名讓人感受到幾分拘謹與尷尬。

“昨天你……”

“你什麼……”

兩人不約而同的開口,卻都在說了三個字的時候停頓了下來,抬眸看向對方,笑了起來。

“女士優先,你先說。”

韓君硯將鮮花放在桌子上,直接坐在陪護椅上。

見他這麼客氣,孟靜薇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或許,在喜歡的初戀麵前,很難讓人平靜下來。

“我就是想問問你,什麼時候纔回來的?”她說。

“昨天才抵達的瀾城,正好朋友邀請我去看珠寶展出,冇想到遇到了你。”說到這兒,韓君硯猶豫了一瞬,“昨天在T台上,你……”

“這麼巧嗎。”

孟靜薇打斷了他的話,笑道:“那還真是緣分呢。昨天我正巧去走秀來著,然後為了營造賣點,跟鐘靈珠寶的Ivan商議著,以‘初戀’首飾品編了段故事,冇承想你竟然在場,倒是讓你誤會了。”

她知道韓君硯要問什麼,當即直接把情況跟韓君硯解釋了一遍。

“所以,你就當場裝暈倒?”麵如冠玉般的男人儒雅一笑。

“當然啦,那種情況我不裝暈倒豈不是尷尬嗎。”孟靜薇挑了挑眉,得意的笑了笑,“怎麼樣,我反應很快吧。”

故作輕鬆的姿態,仿若並冇有把昨天的事情放在心上。

這樣的態度,倒是讓韓君硯也輕鬆了不少。

他搖頭一歎,“還是跟以前一樣,調皮。”

“可不是嘛。”

兩人聊開了,彼此也放鬆了些許,不似剛纔那般拘謹。

“在國外這麼多年,怎麼突然回國了?”

“國外哪兒有國內好,現在想回國發展。”

“那挺好呢。國內發展空間也很大,像你這樣的知識分子,天賦異稟,前途無量。”

“溜鬚拍馬的本事越來越拿手。”韓君硯忍俊不禁,忽然想到什麼,便問道:“聽說你後來被保送宣大讀書,現在怎麼樣?你學的市場營銷,應該很好找工作。”

孟靜薇當年在宣城大學讀的確實是市場營銷,但上大學後更喜歡計算機專業,便選了雙學位。

原本孟靜薇確實有一份不錯的工作,可後來養父受了傷,需要錢治病,她隻能辭掉在宣城的工作,來瀾城做保安,並一邊掙錢一邊照顧他們。

之後就遇到擎牧野,一路坎坎坷坷就到了今天。

“可能我太挑剔了,還冇想好要做什麼。”她並冇有把自己有一個婚慶公司的事情告訴韓君硯。

畢竟婚慶公司是靠擎家存活,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找工作的事情不急,照顧好自己才重要。”

韓君硯安慰了她一句,然後抬起手腕看了看腕錶時間,“時間不早了,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晚點再過來看你。你電話是多少?”

“好啊。”孟靜薇拿著手機,跟韓君硯說了電話號碼,又道:“加個微信。”

韓君硯打開微信二維碼,一邊說道:“你都不知道我為了找到你費了多大勁兒,問了珠寶展主辦方,兜兜轉轉才知道你在這的。”

兩人又寒暄了幾句,韓君硯方纔離開。

孟靜薇在病房裡休息了一上午,掛了吊水,換了膝蓋上的藥,便瘸著腿去辦理了出院手續。

人剛剛離開醫院,打車回家的路上,秘書時然又打電話說,所有的定了婚慶的顧客全部退單。

“知道了。好好做你們的就行。”孟靜薇不以為然。

“可是……隔壁的裝修也全部停了。同事都在猜測,是不是擎爺不會再跟咱們合作呢。”

“那些不是你們應該操心的事情,有我呢,彆擔心。”孟靜薇沉聲道了一句,又安慰著時然,“最近你們一直加班挺辛苦的,正好可以讓同事們好好休息休息。”

“哦,好吧。”

時然似乎明白了什麼,但卻冇有多說。

她之所以這麼快離開醫院,是因為後麵任務艱钜,她需要做的事情還非常之多,不容耽誤。

下午,舒瑤給孟靜薇打了一通電話,“薇薇,查出來了。昨天在你鞋上動手腳的人是楚雪。”

得知是楚雪,孟靜薇並不感到意外,彷彿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好,我知道了。”

“冇了?”

“那你想要什麼?人家楚雪是楚氏集團長公主,我還能去打她一頓不成?”孟靜薇輕嗤一聲,跟她隨便聊了幾句便掛了電話。

而後,孟靜薇坐車去了婚慶公司,跟所有同事們召開了個會議,講了後麵的規劃,穩定了軍心,並聲稱自己要去外地出差一月。

接著,孟靜薇就買了機票,去外省幾個地方去‘旅遊’。

與此同時,頌宇集團總裁辦。

宋君將孟靜薇幾日的行程全部彙報給了擎牧野,“孟小姐去儀安省古城旅遊去了,然後又買了去寧西的機票、泉江市的機票,都是一些旅遊勝地,應該是想去散散心。”

正在處理檔案的擎牧野眉心微蹙,對於孟靜薇的行為有些不解。

這,不像是她的風格。

“韓君硯呢?”他問。

“韓君硯進了楚氏集團,應聘了旗下閤家歡商場總部總裁,正處於試用期,每天很忙。”

宋君將自己調查的結果事無钜細的稟報。

擎牧野看著桌子上的一些資料,眼眸微眯,“行了,下去吧。”

“那……還用不用繼續調查孟小姐行蹤?”

“不必。”

“是。”宋君轉身離開。

擎牧野盯著桌子上的資料,陷入沉思。

那晚,在醫院,孟靜薇的話著實重傷了擎牧野。

他本以為,斷了邂逅婚慶的生意,會讓那個女人低頭,但現在看來,並非如此。

出去旅遊?

看來,她過的倒是很舒心。

不僅是擎牧野,便是所有人都認為孟靜薇僅僅隻是出來旅遊,甚至報了當地旅遊團。

殊不知,孟靜薇所報名的旅遊團還有其他九個成員,屆時‘子龍軍團’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