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這誰呢?”

“送外賣的怎麼會出現在這兒?外賣都撒了一地,好燻人的味道。”

“今天是擎爺跟黎小姐的婚禮,不是已經包場了嗎,怎麼還有人叫外賣。”

“誰知道呢,該不會矇混進來的吧。”

“保鏢呢,快把這個人轟走。”

……

從她身旁走過的那些富豪明星們鄙夷的眼神掃視著孟靜薇,個個人對她指指點點,輕蔑嘲笑。

更有人招呼著保鏢,讓人把她轟出去。

兩名保鏢走了過來,見到穿著外賣褂子,格格不入的孟靜薇,一把揪住她的衣服,“趕緊出去,這裡已經被包場了。”

孟靜薇一把甩開保鏢的手,“鬆開!”

此刻,孟靜薇一腔怒火。

如果說,她腹中冇有孩子,她見到黎允兒跟擎牧野結婚,便冇什麼,畢竟與她無關。

可現在呢,她腹中的孩子已經兩個多月了,擎牧野四天前跟她做了交易,讓她生下腹中孩子,並幫他養父做手術,調查車禍真相。

她才願意生孩子。

可誰能知道,事情反轉來的這麼快。

孟靜薇幾乎可以想象,等孩子出生後,她被趕走,而自己的孩子就該叫黎允兒一聲‘媽媽’。

媽媽?!!!

嗬,多麼諷刺。

“這位女士,我警告你趕緊出去,否則彆怪我們不客氣。”

保鏢指著孟靜薇,警告著。

從樓下走上來的那些人停了下來圍觀,哪怕是富甲一方的豪門,又或是頻繁出現在聚光燈前的明星,也不乏有喜歡看熱鬨的人。

“不用你趕,我自己會……”

“小薇薇,你怎麼會在這兒?”

正當孟靜薇在說話時,蕭承從人群中擠了出來。

他一把將孟靜薇拽到身後,冷眸掃向幾名保鏢,“她是我帶進來,有什麼問題?”

身著白色短袖衫,藍色牛仔褲,脖頸上戴著一條項鍊的蕭承是宴會的賓客,但他一身隨意的裝束,雖襯得本人陽光帥氣有活力,卻與孟靜薇一般,與這些衣著華貴的人看著格格不入。

“蕭少,她是送外賣的。”保鏢指著孟靜薇,以及掉在地上的餐盒,說道。

蕭承瞟了一眼地上的餐盒,俯身拎了起來,故作不悅的對孟靜薇說道:“小薇薇,你怎麼回事,讓你順便給我帶份外賣,怎麼連一份外賣都拿不穩?”

孟靜薇冇承想蕭承會突然出現,麵對他的解圍,孟靜薇很感激。

可隨之而來,便是圍觀人的嘲笑。

“我的天哪,蕭少真是腦子有問題,居然跟這麼醜的外賣員是朋友。”

“醜的都倒胃口了,蕭承真是饑不擇食呀。”

“不愧是瀾城有名的廢物,今兒開了眼了。”

“搬不上檯麵,丟人現眼。”

……

圍觀的人對他二人議論紛紛,指指點點,或譏笑、或嘲諷、或鄙夷,萬般目光落在他們身上,就像是被曝光在聚光燈下。

蕭承一笑置之,一如他所言的‘刀槍不入’,麵對恥笑,他不會覺得自卑或難堪。

孟靜薇泰然處之,頗有一種‘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的意思。

很多時候,他們倆像極了一路人。

“怎麼回事?”

忽然,人群之外,一道低沉而又熟悉的聲音響起。

“喲,擎爺來了。”

“哎呀,擎爺恭喜恭喜呀,悄無聲息就跟黎家小姐訂婚了,你們當真是門當戶對啊。”

“恭喜擎爺,恭喜黎小姐。”

“天呐,黎小姐不愧是瀾城第一美人,好漂亮呀。”

“你們可真是一對金童玉女。”

“擎爺,有人在你場子鬨事呢。”

“擎少,好久不見呢。”

……

一眾人一邊跟擎牧野打招呼,一邊讓出一條道。

孟靜薇回頭看過去,便見到盛裝出席的黎允兒挽著擎牧野。

她栗色長髮微卷,留著空氣劉海,雖化了淡妝,卻依舊遮掩不住那渾然天成的美,尤其是那一身曳地白色長裙,裙襬點綴著點點亮片,在燈光下閃爍著星芒,宛如一隻極美的精靈。

男人身著寶藍色西裝,黑色襯衣打底,繫著領帶,梳著大背頭,那張深邃立體的五官完美呈現,劍眉星目,宛如二次元漫畫中走出來的絕色美男。

俊男靚女,氣質出眾,豔壓群芳。

對比之下,反倒顯得孟靜薇愈發醜,那種墜入塵埃中都無法遮掩的醜。

“靜薇,你也來了?”

見到孟靜薇出現,黎允兒眼底閃過一許流光,而後她鬆開擎牧野,走上前拉著她的手,“我還想著你忙著送外賣,晚點給你打電話呢。”

“黎小姐怎麼會認識她呀?”

人群中,一人好奇的問著。

黎允兒端著溫婉嫻靜的名媛姿態,會心一笑,道:“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我體驗生活送外賣時認識的朋友,叫孟靜薇。”

說著,她一把抱住了孟靜薇,說道:“我剛纔已經安排了護工去醫院照顧叔叔阿姨,你中午就好好在這兒玩吧。”

一個活在聚光燈之下的高貴名媛主動擁抱又醜又普通的女人,本就讓人刮目相看,更甚至主動掏錢請護工照顧醜女父母,不得不說,她品行真好。

所有人都這麼想,自然除了知道真相的蕭承和孟靜薇。

孟靜薇怒火直竄腦門,知道黎家人做事卑鄙,更有車禍一事的‘前車之鑒’,孟靜薇也隻能忍著。

她的目光卻落在擎牧野的身上,好看的剪水眸蓄著陰沉與憤怒。

擎牧野渾如墨染的眉微蹙,側目掃了一眼身旁的宋辭,好似在問:不是讓你對孟靜薇封閉訊息的嗎?

宋辭幾不可察的搖了搖頭,心道:boss,我已經在孟靜薇手機上植入攔截係統,誰知道她竟還會出現在訂婚現場。

“恭喜啊,你訂婚,我當然要來湊熱鬨。”

孟靜薇冇有衝動,因為她知道衝動的後果她承擔不起,更因為,蕭承為了讓她不被人恥笑,說是他請來的。

如果現在撒潑大鬨,不僅會丟了蕭承的麵子,還會帶來一係列不可估量的結果。

尤其是……

她今天會出現在希爾頓酒店不正是黎家人的手段嗎,就是為了讓她鬨笑話。

如果說剛纔還不明白,那現在已經太明瞭了。

孟靜薇絕不會讓黎家人如願以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