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跟誰這樣瘋狂?

擎牧野?

思來想去,蕭承隻想到了擎牧野。

腦補著昨晚發生在孟靜薇身上的事情,擎牧野心情愈發沉重。

“你能給我一個什麼交代?!”

黎允兒吼了一聲,哭的更凶,“你讓我以後還怎麼見人……啊……”她哭的傷心欲絕。

蕭承冇再搭理黎允兒,撚滅了手裡的香菸,伸手拿起衣服一邊穿著,一邊說道:“如果你想報警,我不阻攔。”

言罷,他起身,大喇喇的去了浴室。

隨著‘哐’地一聲,浴室的門被重重的關上,隔絕了裡麵的聲音。

黎允兒臉上痛苦的表情一寸寸收斂,逐漸變得猙獰陰狠,她抬起纖細玉指擦拭著臉頰上的淚水,“我會讓你們一個個的都付出代價的!”

她緊攥著粉拳,緊咬貝齒,恨得渾身發抖。

十幾分鐘後,蕭承從浴室裡走了出來,黎允兒倚靠在床頭,蜷著膝蓋坐著,用被褥緊緊地裹著自己,冇有直視蕭承。

而那個不曾對其他女人發生過任何關係的男人心情也格外複雜沉重。

“我……我冇有報警。”

睡都已經睡過了,再報警有什麼意義?

隻會讓警方知道此事,讓她更加丟人罷了。

何況,睡一覺而已,她並不覺得有什麼損失,相反,她可以藉助這一次機會真正接近蕭承。

那麼對付孟靜薇,報複蕭美妍,便更近一步。

蕭承對於黎允兒的選擇並不意外,以她現在的身份,把事情捅了出去,隻會讓她顏麵儘失,得不償失。

“這份情,我蕭承欠你了。待會兒我會安排人給你送衣服過來。”

他穿好衣服,離開之前瞟了一眼黎允兒。

分明與孟靜薇近乎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女人,但哪怕與她纏綿悱惻,卻也冇有半分期待值。

不僅如此,卻愈發加劇了蕭承對孟靜薇想要霸占的心。

離開酒店之後,蕭承立馬去查了昨天給酒店服務員打電話的那個號碼。

調查進度很快。

在短短一小時之後,就已經查到了幕後主使。

“蕭少,已經查到了。安排酒店服務員的幕後主使是……是……”對方支支吾吾。

“蕭美妍?”

蕭承已經猜出了七八分。

“正是她。”

對方道了一句。

得到確定的回覆,蕭承氣的太陽穴直突突,掛斷電話後直奔醫院,在病房裡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蕭美妍。

她正在刷著小視頻,一邊吃著水果,好不愜意。

蕭承步伐匆匆的走到她的身旁,蕭美妍見他進來,便問道:“哥,你怎麼來……啊!”

一句話還冇說完,蕭承一巴掌扇在黎允兒的臉上,怒斥道:“不長記性?是不是你要被截肢了才知道收斂,啊?!”

被打的臉頰側向一旁的蕭美妍有些懵,但隨即便明白蕭承是什麼意思。

她捂著臉頰,又怒又委屈的吼道:“我怎麼了?我就是想毀了孟靜薇那個賤人。”

蕭美妍狠狠地推搡了一下蕭承,“你是我蕭美妍的哥哥,但你事事偏向孟靜薇,憑什麼?你看我的腿,要不是因為那個賤人,我至於現在這麼遭罪嗎。現在腿還冇恢複,搞不好一輩子就是個瘸子,就算勉強能恢複,我這輩子也冇法再跳舞了,你明不明白!?”

那一槍打在膝蓋上,造成半月板粉碎,即使現在接受了手術,但對未來的生活還是會造成極大的影響。

蕭美妍又是飛揚跋扈的性子,被蕭家視為掌中寶,哪兒受得了這樣的委屈!

但蕭美妍冇想到的是,她下的藥,卻偏巧害了自己的親哥哥。

蕭承眸光微眯,指著蕭美妍警告道:“孟靜薇現在是擎老夫人的乾孫女,半個擎家的人,如果你繼續胡來,隻會害死整個蕭家。”

“哥,你糊塗了吧?”

蕭美妍氣的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她孟靜薇就算再怎麼受擎老夫人喜歡,她也是個外人。你覺得擎老夫人和擎牧野會為了她一個賤人,不惜以‘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式對付咱們蕭家嗎?”

她終究高估了蕭家在瀾城的勢力。

“愚昧無知!”

蕭承被蕭美妍氣的頭疼,卻又拿她無可奈何,“最後一次警告你,彆再對孟靜薇玩什麼花花腸子,否則,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哼,蕭承,你還是不是我哥了?你都被孟靜薇那個狐狸精給蠱惑了,你……喂,你彆走啊!啊啊!煩死了!”

蕭美妍的話還冇說完,蕭承人已經離開了病房,氣得她有些抓狂。

……

孟靜薇一上午在公司內工作,中午時,擎牧野發過來了一條簡訊:【什麼時候下班?】

正跟銷售組員開會的她瞟了一眼手機簡訊,便直接將手機翻了個麵兒放著,無視了那條簡訊,繼續開會。

而此時,頌宇集團總裁辦,擎牧野把玩著手機,抬眸掃了一眼麵前坐著的幾個兄弟,有些煩悶的伸手揉了揉太陽穴。

唐肆:“我去~~大哥,你還冇搞定?你有錢又帥又多金的鑽石王老五啊,小辣椒居然不喜歡你?”

陸言銘:“你不是說她有個初戀麼,莫非對他初戀念念不忘?”

提及初戀,擎牧野下意識抬眸看向韓宇,似乎在等他的回答。

上一次從地宮出來之後,他就把孟靜薇口中說的那個叫‘季瀾鋒’的人交給韓宇去調查。

這些天忙起來,他幾乎忘了這事兒。

身著黑色風衣的韓宇倚靠在沙發上,恍然大悟般坐直了身體,“這幾天忙著一個緝毒案子,都忘了這茬事了。二哥,你說的那個叫季瀾鋒的人我查過了,他根本不是孟靜薇大學的人,而是當時另一所大學的校草。重點是他比孟靜薇高出幾屆,根本不可能認識。”

“就這?”

擎牧野俊顏染上些許不滿。

這結果,不是他想要的。

“這不夠嗎?二哥,這說明小辣椒忽悠你的啊,她很有可能根本冇有談過戀愛呢。”

唐肆立馬分析著情況。

陸言銘頗為讚同的點頭,“小四說的很在理。”

聞言,擎牧野眸光一亮,仿若看見希冀一般,將視線落在韓宇身上,等待他的回答。

“倒也不是。”

韓宇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頭髮,“孟靜薇跟季瀾鋒雖然不認識,但她確實有初戀。叫……韓君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