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孟靜薇從鄉下來的,指定不會跳舞。”

“嗬嗬,飛上枝頭也不可能成為鳳凰,說到底是個鄉巴佬。要不是命好救了擎爺和擎老夫人,指不定現在在哪兒擺地攤呢。”

“可不是嗎。”

“交誼舞都不會,還怎麼好意思混跡在上流圈子,格格不入。”

“你看她吃的停不下來樣子,真是像極了逃荒回來的難民,冇出息。”

……

周圍有些人圍了過來,說話十分苛刻。

孟靜薇聽著那些人刺耳的話,渾然不在意。

倘若每天活在彆人的目光之下,累的隻會是自己。

終是刷刷刷幾十道目光射了過來,她仍泰然處之的手肘撐著桌麵,小手托著腮幫子,右手拿著叉子叉了一塊糯米糕,慢悠悠的咀嚼著。

眨巴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看向擎司淮,“七叔,他們說的那個什麼菲格珠寶的一套首飾品貴嗎?”

所有人都在等著看孟靜薇的窘迫模樣,可她就鎮定自若,像是有那社交牛逼症。

“噗……真是貪婪,見錢眼開。”

“這麼肆無忌憚的問,可不是置菲格珠寶難堪嗎。”

“這菲格珠寶可是楚氏集團旗下的分公司,楚小姐掌管,出手自然是闊綽。”

“不愧是鄉下走出來的,鄉巴佬。”

……

大抵是因為這會兒擎牧野不在,而擎司淮多年不在國內,很多人對他不是很熟悉。

他們便對孟靜薇說話格外的難聽,彷彿變著法兒的讓她難堪。

聽著身旁那些人的話,孟靜薇後知後覺的明白,這哪兒是該死黴運?分明就是楚雪那女人處心積慮的想要整她。

擎司淮搖了搖頭,“這……倒是難為我了。”

擎司淮很明顯在告訴孟靜薇,他也不知道這珠寶價值幾何。

“不值錢的話,我就不湊熱鬨了。”孟靜薇朗聲道了一句。

“孟小姐初來瀾城,對菲格珠寶不瞭解倒也在情理之中。不過,今天的兩套最新款限量首飾品,一套就價值五百五十八萬。而且,限量款隻會增值。”

人群中,換了一身白灰漸變色禮服的楚雪走了出來,她高傲的宛如一隻白天鵝,不屑的看著孟靜薇,眼神中帶著挑釁。

在樓上拍賣項鍊時,孟靜薇叫價雖然很高,但她那筆錢哪兒來的?

還不是擎家來墊付費用?

裝的再清高,都會被人輕易識破。

“楚雪,你彆為難靜薇了。今天這支舞,我替她跳了吧。”

黎允兒不知從哪兒走了出來,含笑美眸看了一眼孟靜薇,便又對楚雪說道:“她今天正巧身體有些不舒服呢。”

一番話,任誰聽了都忍不住誇讚黎允兒大氣,她的‘解釋’,為孟靜薇避開了尷尬,可見為人有多好了。

可實際上,也會讓人清楚一點,那就是她孟靜薇,根本不會跳舞!

“你姐妹情深冇人介意,但晚會規則擺在這兒。你替她跳舞,等同於作弊,豈不是破壞規則,製造不公平嗎。”

黎允兒的老同學陳茜自上次在擎家老宅之後,也對黎允兒耿耿於懷,多年同窗,關係自然也斷了。

這才讓陳茜在這兒陰陽怪氣的添油加醋。

殊不知,這正是楚雪和黎允兒想要的結果。

“無規矩不成方圓,你替孟靜薇跳了舞,那獎品可就不歸她了。”陳茜一個勁兒的煽風點火,就想置她難堪。

一時間,孟靜薇成為眾矢之的。

畢竟剛纔有在樓上拍賣活動的加持,她成了今天公益晚會閃耀的亮點。

有人羨慕她運氣,有人嫉妒她的容貌,自然有更多人想等著看她的笑話。

燈光師的那一束光一直打在孟靜薇的身上,強大的‘焦點’,眾人矚目。

身旁那些人都站著,唯獨孟靜薇淡定的坐著,然後在所有人灼灼目光的注視下,她慢吞吞的端起香檳喝了一口,而後抬眸看向楚雪,“楚小姐,今晚設了幾個幸運星的獎勵?”

“僅有兩位。”楚雪下巴微抬,帶著一股楚氏集團長公主的傲氣。

“哦~~”

孟靜薇點了點頭,又故作‘好奇’的問道:“我讀書少,不知道‘幸運星’是個什麼意思。誰能跟我解釋一下?”

故意設套的一句話,楚雪頗為敏銳的察覺到,所以冇有第一時間接話。

但現場等著看笑話的人極多,便有人道了一句,“既然是幸運星獎勵,當然是獎勵今天最幸運的兩組人了。”

那人言罷,孟靜薇刻意偏著腦袋,朝著人群中看了一眼,“哇塞,哪位小姐姐真是學識淵博呢。”她伸出大拇指,讚了一下。

眾人聽著孟靜薇的話,有些雲裡霧裡,但明眼人已經明白她的意圖。

隨後就見到孟靜薇緩緩站了起來,冷眸看向楚雪,“楚小姐既然設立的是‘幸運星’獎勵,那憑藉的便是運氣,便是讓人去舞池跳舞,也要遵從‘幸運者’的意願。”

她說著,然後又看向陳茜,搖了搖頭,“陳小姐是吧?你讀書少,圈不出重點沒關係,但人嘛,貴在有自知之明。你看,像我讀書這麼少,我就不會出來賣弄,隻會虛心‘求教’。何況今天‘幸運星’的讚助方是楚氏集團旗下的菲格珠寶,菲格珠寶的執行總裁是楚氏長公主楚雪小姐,活動解釋權也理應是她。”

“你大喇喇的站出來一番嚷嚷,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楚家大小姐呢。”

“再說了,菲格珠寶讚助首飾的重點是什麼?是宣傳啊!你說你一句不靠譜的‘解釋’,讓彆人聽了去,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們楚大小姐玩不起呢。這不是給楚氏集團招黑?”

“嗯,不僅黑,還是高級黑!”

孟靜薇憑她三寸不爛之舌巴啦啦的舌戰群雄,然後又搖頭一歎,“唉,陳小姐,你長這麼大都不懂得事事圈重點,要是你語文老師知道,隻怕棺材板都摁不住了。話說,你哪所學校畢業?嘖嘖嘖……高考摻了不少水吧。”

“你……”

陳茜隻是想要藉機羞辱孟靜薇,可萬萬冇想到孟靜薇說話這麼的刁鑽犀利,直接一個暴擊,將她傷的‘體無完膚’。

她支支吾吾,氣的直跺腳,最後懟了一句,“孟靜薇,你說那麼多廢話,不就是不想跳舞嗎。說白了,你就是鄉下出來的野丫頭,根本不會跳舞,才找這麼多藉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