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孟靜薇的舉動,蕭承頗為詫異。

她,哪兒來的錢?

而擎牧野訝異之餘,更多的是感慨孟靜薇做人太過理性,喜歡事事分的太清楚,讓他想要靠近,卻倍感艱難。

但仔細一想,他何嘗不是在欣賞她的不拜金、不貪婪的性子?

現場這次冇了聲音,所有人仿若石化了一般,看向孟靜薇。

等了半晌,仍舊冇人說話,而觀眾則把目光看向了拍賣主持人。

無數目光看了過來,主持人亞曆山大,握著手裡的拍賣槌都有些緊張。

“‘邂逅你的美’婚慶公司的孟總叫價六千萬零一塊。”

喊了一聲之後,他看向現場,現場再一次爆發出議論聲,卻冇有人再敢競價!

孟靜薇那一句話很明顯是斷了擎牧野和蕭承兩人再次競價的機會。

而現場的人更不會傻到不知死活的再競價,那便是與擎牧野和蕭承較勁。

包括……對黎允兒嫉妒到了骨子裡的楚雪!

“六千萬零一塊一次,六千萬零一塊兩次……六千萬零一塊三次……砰!成交!”

拍賣主持人一錘定音,然後說道:“恭喜‘邂逅你的美’婚慶公司的孟總競拍到‘天使之淚’的項鍊,也非常感謝‘邂逅你的美’婚慶公司對本次公益活動的大力支援……”

主持人說著,下麵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

孟靜薇小臉佈滿陰霾,她氣呼呼的瞪了一眼擎牧野,氣的腦仁疼。

雖說是在做公益活動,拍賣了這一條項鍊可以給公司做一次廣告宣傳,但是她現在資金有限,要拿出六千萬拍賣一條項鍊,確實讓她能肉疼好幾天。

她心裡對蕭承和擎牧野的行為感到十分不爽。

拍賣這條項鍊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如果,她不拍下這條項鍊,那麼今晚無論是蕭承或是擎牧野拍下了這條項鍊,她私底下收與不收,都會被外界認為她‘接受’了他人的拍賣物品。

就算當眾拒收,也會惹人非議,招來無數話柄和麻煩。

思及此,孟靜薇不得不大放血,重金拍下項鍊,解決麻煩的同時給婚慶公司打了個廣告。

也不算……太虧。

畢竟是為公益事業做貢獻。

接下來的拍賣順利進行,一個小時後,所有人去樓下的酒會大廳,舉行了酒會活動。

舒瑤挽著孟靜薇走下樓,走到樓下的甜品台前,她還在感慨,“你剛纔太帥了。六千萬啊,包養個小白臉不香嗎?唉,太奢侈了。”

正端著碟子吃甜品的孟靜薇忽然喊了一聲,“舒瑤!”

“啊?”

神遊太虛的舒瑤偏著頭看向孟靜薇,‘啊’了一聲張開了嘴巴。

下一刻,孟靜薇直接拿起一塊甜點塞進她嘴裡,“你給我閉嘴!我特麼能不知道幾千萬包養小白臉很香?用得著你一再提醒嗎,哪壺不開提哪壺。晦氣!”

舒瑤嘿嘿一笑,咀嚼著嘴裡的甜點,忍不住誇讚,“哇塞,這甜點味道真是不錯呢,太好吃了。”

“所以啊,彆打擾我吃吃喝喝。實在忍不住的時候拿膠帶封住你的嘴!”

孟靜薇一個眼神射了過來,給她一個警告。

“我天……你該不會是想把八千萬吃回來吧!”舒瑤眨巴著一雙卡姿蘭大眼睛,調侃著。

話音落下,孟靜薇又一道眼神射了過來,下一刻便見到她一把摟住舒瑤的脖頸,從桌子上拿起一塊水晶糕直接塞進她嘴裡,“給我吃!我求你彆再說話了!”

她心窩子疼~~~

說完,孟靜薇直接將桌子上的一碟子甜點塞進舒瑤手裡,指著一旁的凳子,又揮舞了一下小拳頭,“你最好給我老實坐這兒彆動!”

來自於即將原地爆炸的孟靜薇的警告。

舒瑤鮮少見孟靜薇如此模樣,當即瘋狂點頭,然後乖乖的坐在原地吃著甜點。

舞會大廳悠揚音樂響起,大廳裡逐漸有人攜著舞伴走了進來,站在舞池中跳著舞。

孟靜薇找了一個安靜的角落欣賞著交誼舞,聽著悠揚的曲子,吃著甜點,品著香檳,心裡在流血。

正當孟靜薇鬱悶著,就聽見舞台上走出一名主持人,站在舞台上說道:“諸位來賓晚上好,我是今天的臨時主持人珊妮。在此宣佈一個好訊息,剛剛接到主辦方通知,今晚為大家準備了一個小驚喜。待會兒由燈光師隨意打光,現場隨機選兩組幸運星,現場跳支舞,然後就送一套菲格珠寶最新限量首飾品。本獎品,將由菲格珠寶公司獨家讚助……”

主持人還在上麵滔滔不絕的說著,孟靜薇隻覺得百無聊賴,心情鬱悶到了極致。

何以解憂?

唯有暴吃!

他看著桌子上的香檳甜點,繼續埋頭吃著。

“小丫頭,怎麼一個人在這兒?”

一人走到孟靜薇麵前擋住了她的視線。

“起……”一個‘開’字冇說出口,孟靜薇就發現站在麵前的人是擎司淮,“七叔,你也來了啊。”

“嗯,早就過來了,不過坐在最角落,你冇注意到。”身著黑絲絨西裝的他,衣服上點綴著亮片,閃閃泛著光澤。

他一手置於西褲口袋,一手端著一杯香檳,蓄著鬍子的性感臉上洋溢著魅惑的笑容,無處不散發著一股性感優雅。

傳說中的雅痞男人,透著些小壞,又帥又撩人。

孟靜薇偏著頭看了眼他的身後,“七叔今天冇帶女伴?”

話音落下,好死不死,一道光束直接射了過來。

“恭喜我們今天第二組幸運星,孟小姐和他麵前的這位先生。那麼就讓我們用熱烈掌聲有請兩位走到舞池中央。”

話音落下,現場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所有人目光齊刷刷的注視著她。

孟靜薇嘴角一陣狂抽,媽了個雞,今兒到底是出門冇看黃曆,還是有人在背後搞她?

擎司淮也微微詫異,無奈一笑的伸出一隻手,做出紳士般的邀請,“不知能否請小丫頭陪我共舞一曲?”

會場所有人再一次將目光落在孟靜薇身上。

那些人的眼神中有羨慕、嫉妒、嘲諷、輕蔑、嘲笑,集各種目光於一體,就是等待著看她的笑話。

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陳茜挽著一位男舞伴,站在孟靜薇麵前,肆意嘲笑,“孟小姐從鄉下來的,讓你跳舞可真是為難你了呢。”

上一次在擎家老宅門口,陳茜被孟靜薇扇了巴掌,她心中記仇。正巧抓住機會,一個勁兒的落井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