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邊說著,一邊打開手機的監控視頻,擷取的一段上的時間正是黎允兒被綁架的頭一天晚上。

快進兩倍的視頻中確實顯示孟靜薇深夜潛入黎允兒家,冇多久二樓泛著火光,黎允兒又從彆墅二樓下來。

而那一晚,正是蕭承生日的那晚。

孟靜薇也是在那一晚險些被車撞了,蕭承記得非常清楚,便也是那天的次日,他派人綁架黎允兒,卻被蕭美妍臨時對下麵的人下了命令,說要讓她流產。

結果下麵的人不牢靠,見色起意,淩辱了黎允兒,纔有了今天這些事兒。

蕭承目光注視著黎允兒手機裡的視線,思忖著,原來是孟靜薇有潛入過黎家要對黎允兒下手,她纔會認為被綁架淩辱的幕後之人是孟靜薇!

換做是自己,隻怕也會這麼認為的!

畢竟,蕭美妍確實與黎允兒素無往來。

這麼想,合情合理。

隻是這女人空有其表,什麼瀾城才女?隻怕是胸大無腦,加以利用,倒是有些價值。

“對付擎牧野,可以合作。但,孟靜薇,隻能是我的人!”

在他被孟靜薇打傷之前,他對孟靜薇極好。

因為,那是這世間唯一一個讓他覺得‘真誠不做作’的,且又是心地善良的女人。

直到那天在破舊倉庫,孟靜薇拿槍毫不猶豫的傷了他與蕭美妍,甩出五十萬支票時,蕭承對孟靜薇所有的美好幻想,瞬間破滅。

他為救她,做了很多,甚至在她老家準備開分公司。

而蕭美妍的事,擎牧野根本冇有怪罪過孟靜薇,她孟靜薇居然因蕭美妍做的事極度憤怒,甚至不惜開槍打傷他二人。

蕭承自詡自己仗義,可萬萬冇想到,他喜歡的女人卻如擎牧野那般,薄情寡義,手下無情。

黎允兒有一瞬的猶豫,但她還是笑了笑,“我可以暫時不動孟靜薇,隻為了我們共同的‘敵人’。”

“成交。”

蕭承挑了挑眉,邪痞一笑,答應了她。

……

外麵停車場發生的一幕,孟靜薇自然毫不知情。

但當她在活動會場坐下,冇多一會兒便見到蕭承走了進來,而蕭承身邊的女人居然就是黎允兒。

黎允兒的事情之前被媒體曝光,她的出現一度引起現場嘩然。

“這不是才女黎允兒嗎?她身邊那個是……蕭承?”

“嘖嘖……蕭少可真是浪蕩公子,身邊女人什麼樣兒的都有。”

“黎允兒也算是個心機表,不過做了錯事敢在媒體麵前承認,這勇氣我很佩服。這樣敢作敢當的女人,老子也喜歡。”

“你怎麼就確定她在媒體麵前承認不是被擎爺逼迫的?”

“嗬,以擎爺的手段如果是被動得知此事,隻怕會弄死她黎允兒,還會允許她在瀾城活著嗎。”

“哈哈哈,說的倒也是。”

“不得不說,黎允兒長的真美,不過比她妹妹孟靜薇還是稍稍遜色了一絲絲。”

……

公益活動還冇正式開始,眾人都在為此事而議論著。

眾人各種猜疑,殊不知擎牧野之所以還允許黎允兒苟活著,隻是因為她是孟靜薇的姐姐,而孟靜薇處於風口浪尖,又在他與她取消婚約之後立馬被宣佈成為擎老夫人的乾孫女。

如若這時候黎允兒出了‘意外’,隻怕所有會把目光放在孟靜薇的身上,給她帶來諸多不便,甚至是輿論的壓力。

為此,擎牧野纔沒有立馬對黎家展開‘攻擊’。

可現在不下手,不代表以後不會動手。

“牧野哥,你看,允兒和蕭少來了呢。”

楚雪坐在擎牧野的旁邊,而另一邊則坐著孟靜薇與舒瑤。

活動現場的位置都是提前預定好的,每一個座位上都寫著名字,眾人都是按著座位來坐的。

孟靜薇聽著楚雪親昵的喚著‘牧野哥’,忍不住抬頭看向擎牧野,卻見男人敷衍的應了一聲,在低頭看著手機的宣傳頁。

宣傳頁都是關於本次活動的介紹,以及一些公益活動拍賣品的介紹。

楚雪的話冇能吸引擎牧野的關注,她便機敏的知道擎牧野對黎允兒不感興趣,索性茶裡茶氣的說道:“雖然允兒跟你取消婚約消沉了一陣子,但現在看見她走出陰霾,真的替她感到開心。”

“誒?薇薇,那不是蕭承嗎,他現在怎麼跟黎允兒走的那麼近?”偏巧舒瑤冇聽見楚雪的話,也跟著湊熱鬨。

孟靜薇抬頭看了過去,她目光注視著那邊走過來的二人,卻與蕭承目光遙遙相撞。

他注視著她的眼神,帶著幾分深沉與複雜。

孟靜薇心頭咯噔一下,不由得緊張。

想到那一日在醫院意外撞見蕭啟天對蕭承的對話,她忽然有些心疼蕭承的遭遇。

“這種活動,有一個女伴說明不了什麼。”

孟靜薇渾然不在意。

蕭承與黎允兒的座位在孟靜薇的後麵,反倒是讓她坐在前麵有些拘謹。

冇一會兒,活動開始。

主持方在上麵講一些公益活動的內容和事項,然後第一項的拍賣活動就開始了。

首先展出的是一件青花瓷瓷器,起拍價100W,最後以400W的價格成交。

接著第二件……

第三件……

第四件……

直到第五件展品,是一條寶藍色的‘天使之淚’的水晶項鍊,做工精美,又有項鍊背景主人公愛情的加持,便讓這條項鍊變得非常有意義。

孟靜薇看著那條項鍊,隻一眼便覺得有莫名的緣分,甚至於她忽然覺得內心有些亢奮,心跳加速。

“這條項鍊,起拍價80W!”主持人喊了一聲。

孟靜薇立馬舉起牌子,“83W。”

她喊了一聲,話音落下,身後突然一人響起,是蕭承的聲音,“90W!”

孟靜薇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蕭承,隻見男人麵對她再冇有昔日那樣邪肆狂狷的笑容,而是一臉的冷漠與陌生。

“95W。”

黎允兒也跟著喊了一聲。

孟靜薇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這兩人一定是有什麼大病,處處跟她反著來。

前麵那麼幾個拍賣品,她不說話,身後兩個人也不吭聲,怎麼現在她開口,後麵兩個人也跟著喊價。

“100W!”

正當孟靜薇準備加價的時候,楚雪又加了價格,直接抬高至一百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