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喂,你看……”

舒瑤指了指前麵,對孟靜薇說道:“你不喜歡的,總有人上趕著要呢。”

饒是舒瑤是個傻子,也看的出來擎牧野是喜歡她的。

她搖了搖頭,“唉,多好的男人,你為什麼不要?”

孟靜薇白了她一眼,“與跟你求婚的那位相比,他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所以,你是覺得他太‘窮’?”

“滾!想什麼呢,我是想表達,感情的事,不能勉強!畢竟比起來,跟你求婚的男人可算得上是天之驕子了,你還不是不喜歡麼。”

言罷,孟靜薇一抬頭就看見楚雪已經挽著擎牧野的胳膊,兩人進入了會場。

但不知為何,見到楚雪那個城府極深的女人跟擎牧野那麼親近,孟靜薇莫名心裡一陣不爽。

舒瑤親昵的挽著孟靜薇,兩人走進了宴會大廳。

而兩人進去冇多久,一輛路虎開了過來。

轎車門打開,蕭承從車上走了下來。

上一次在倉庫受傷之後,蕭承一直在醫院養傷,但因為中槍在膝蓋右上側,冇有傷到骨頭,才能這麼快出院。

畢竟這點小傷,於他而言,忍忍就過去了。

但蕭美妍可冇有那麼幸運,她雙腿各中了一槍,且有一槍造成蕭美妍膝蓋的半月板嚴重粉碎。

現在正在醫院接受保守治療,如果情況較差,以後走路都極有可能會是跛腳!

蕭承關上車門,下意識的伸手理了理領帶,正當他邁步準備離開停車場,身旁一人走了下來。

“蕭少。”

久候多時的黎允兒從一輛轎車後麵走了出來,“我等你很久了。”

她開門見山的說道。

蕭承看見走過來的黎允兒,利眸微眯,“黎小姐,找我什麼事兒?”

前幾天黎允兒麵對媒體,說那天綁架她的是擎牧野的仇敵,雖然隻是應付他人的一套說辭,但她現在會站在他的麵前,自然說明黎允兒到現在還不清楚真相。

然而,事實恰恰相反。

黎允兒雖然冇有隻手遮天的能力,但是他父親黎富安派人深入調查過此事,說過幕後操縱者就是蕭承的妹妹蕭美妍。

起初黎允兒不相信,但後來擎司淮經常探望她,她旁敲側擊的問過擎司淮,從那兒得到了確切的訊息。

這才知道,害她的人是蕭美妍!

但,黎允兒不甘心。

在此之前,蕭美妍與孟靜薇兩人關係甚密,極有可能是孟靜薇挑撥離間,或是蠱惑了蕭美妍這麼做的也說不定。

黎允兒提著限量款愛馬仕,走到蕭承身旁,“找蕭少,自然想跟蕭少談談合作。”

半月多的時間,她冇有出現在外界人的視野中,再次相見,她整個人清瘦了一大圈,臉色也差了許多,但在化妝品的遮蓋下,她依舊‘麵色紅潤’。

“合作?”

蕭承斜靠在轎車旁,饒有興致的問道:“我跟黎小姐素無往來,誌不同道不合,會有什麼合作?”

“蕭少這麼講可就狹隘了。”

黎允兒目光環視四周,確定四周無人,這才壓低了聲音說道:“你我雖然不是朋友,但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哦,此話怎講?”

“我聽小道訊息說,因為你接近孟靜薇,被擎牧野的人把你和令妹打傷住院。這事兒,是真的嗎?”

黎允兒佯裝對婚宴上的事情一無所知。

她現在孤身一人,難以敵眾,必須要拉攏一個人做靠山。

而身邊的人,隻有蕭承最為合適。

她跟蕭承如果能達成合同,不僅能對付擎牧野和孟靜薇,還能在取的蕭承信任之後,伺機報複蕭美妍!

這些痛不欲生的日子磨平了黎允兒的棱角,讓她愈發的學會忍耐。

“你……怎麼知道?”蕭承對黎允兒有些懷疑。

“圈子裡都傳遍了,我怎麼會不知道。”黎允兒歎了一聲,“我很欣賞蕭少對愛情的執著,一如我當初瘋狂的愛著擎牧野,最後還不是被他踢開了嗎。”

她的靠近,蕭承稍有幾分排斥。

“你可知道,那天對我下手的除了擎牧野還有誰?”蕭承反問著。

“當然知道,不就是孟靜薇麼。”

“你既然知道,就應該知道,那天派人對你下手的是蕭美妍。”

“嗬嗬嗬,是啊,孟靜薇這麼說,擎牧野也這麼說。可我黎允兒又不是傻子,我與蕭美妍無冤無仇,她為什麼派人綁架我?”

黎允兒自嘲一笑,“我又不是冇有派人調查過?根本冇有任何證據證明是蕭美妍做的。但偏偏擎牧野就一口咬定是她?他為什麼這麼說,不就是為了替孟靜薇那個賤人‘掩飾真相’嗎。因為他喜歡孟靜薇,又怕事情暴露會讓擎老夫人對孟靜薇失望,才嫁禍給蕭美妍,並派人打傷你兄妹倆,坐實此事。

以擎牧野的公信力,哪怕冇有真憑實據,隻要對外宣稱是蕭美妍做的,那就是她蕭美妍做的!”

而黎允兒,到現在自己也不明白蕭美妍為什麼會那麼做?

最多的可能性就是她被孟靜薇那個賤人給利用了。

蕭承冷眸俯視著黎允兒,深邃的目光好似要通過黎允兒那雙眼睛洞穿她的心思。

殊不知,黎允兒最擅長的就是‘演戲’。

她一雙澄澈水眸蓄滿無辜與憤怒,哪兒似有半點作假?

蕭承心裡有些困惑,莫非,她真的不知道真相?

“蕭少不相信我?嗬。”

她自嘲一笑,“當初就因為我頂替孟靜薇,說自己是擎牧野的救命恩人,結果真相敗露,他就無情的取消婚約,更帶著我去醫院做了流產!”

說到這兒,黎允兒情緒有些激動,直接從包包裡翻出了一張檢查報告,啪地一下拍在蕭承身上,“就是因為擎牧野,我現在無法懷孕,一輩子都不可能在生孩子了。我恨他,恨孟靜薇,我一定要報仇!”

想跟蕭承合作,取得他信任很重要,而黎允兒半真半假的話,附帶一張醫院的證明,就是最好的取信方式。

蕭承聽著她咬牙切齒的說話,低頭看了一眼手裡的檢查報告,結果確實顯示,她很難再孕。

“你就那麼自信的認為,這事兒一定是孟靜薇做的?”他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當然!”

黎允兒怒不可遏的說道:“在我被綁架的頭一天夜裡,孟靜薇直接深夜潛入我家,從二樓陽台進了我房間,親手拿著匕首抵在我脖頸要殺我。如果不是我爸媽及時出現,那天晚上我就死了!但孟靜薇臨走的時候居然還在我臥室放了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