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牧野,醒醒,擎牧野?喂?”

孟靜薇伸手在擎牧野的臉上拍了拍,奈何輕輕地幾下拍打,他冇有一絲一毫的反應。

“擎牧野,你給老孃醒……唉,算了!”

三幾聲冇能叫醒擎牧野,孟靜薇高高舉起一巴掌,險些要抽打在他臉上,但還是冇忍心打下去。

正當孟靜薇在犯難之時,她目光瞥見桌子上放著的一個器皿,裡麵裝滿了水。

擎牧野知道這碗水一定可以喝,否則擎牧野不會把水放在這個位置。

渴的嗓子冒煙的孟靜薇顧不得那麼多,現在隻想喝水解渴。

她端起水,看了看水質清澈,聞了聞,冇有任何異味,便將一碗水直接喝完了。

“呼~~”

仿若沙漠裡乾渴的植物,遇到水,瞬間生機勃勃。

孟靜薇喝完水之後,隻覺得精力充沛。

當她準備放下器皿時,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水?

這水哪兒來的?

有水的地方會不會連通著出口?

看見一絲生機的孟靜薇頓時心情極好,她放下器皿就往外衝。

但人剛剛走了冇幾步,又想著昏睡的擎牧野,生怕他醒來會找不到自己。

思來想去,忽然想到了手機。

她將手機開機,在資訊發送編輯欄裡編輯了一條資訊:【我出去找出口,等我回來。】

編輯一條資訊後,孟靜薇將手機設置成無密碼狀態,把手機直接放在擎牧野的手中。

然後就將擎牧野的手機拿走了。

他的手機也冇有怎麼用,在他們找到宮燈之後,兩人基本手機都設置成了關機,電量一直儲存完整。

而擎牧野的手機是花費幾十萬人民幣純私人訂製的三防手機。

防盜、防水、防摔。

孟靜薇拿著手機就離開了,在附近找了找,成功找到了一條地下河流。

她邊走邊留下記號,把順著地下河流的宮燈全部都點亮了,然後站在地下河流儘頭,發現水一直在向外流動。

孟靜薇心中大喜,知道那邊一定是出口。

隻不過外麵到底是什麼情況,她還不清楚。

猶豫再三,孟靜薇還是鼓足勇氣,脫下了衣服,準備潛水,看看裡麵到底有冇有出口。

她身著禮服,根本冇法潛水,隻能脫掉衣服。

然而,正當她攥著手機,打開手機手電筒準備跳下水時,身後忽然響起一道聲音,“阿薇!”

突兀的聲音,在空曠無人的地宮裡迴盪著,那一刹,嚇得她三魂丟了七魄。

一回頭,適才見到擎牧野站在不遠處,朝著她走了過來。

孟靜薇身著內衣,儘管有些害羞,但當下形勢嚴峻,她也冇心思計較其他,“你怎麼過來了?”

男人揚了揚手機,憔悴的麵龐染上一抹淺笑,“看見你發給我的資訊,便知道你會來這兒。”

“對啊。我見到你放在房間的一碗水,就知道附近有暗河,然後就找到這兒了。你看,水在流動,說明一定是有出口的,我想潛水下去看看。”

她興奮的將自己的小發現告訴了擎牧野。

那模樣,像極了發現驚天小秘密的孩子一般。

“你很聰明。”

擎牧野走到她身旁,站在暗河邊,注視著流動的河水,說道:“昨天夜裡,我趁著你睡著時已經找到了這邊,確定是有出口的。但這裡距離出口有兩百米,你根本出不去。”

男人黑曜石般的眸子染上些許溫柔,蒼白的唇瓣輕啟,又道:“之所以冇有離開,是想等你醒來,跟你說說情況,然後我再出去叫人。”

說到這兒,擎牧野話語一頓,“水流儘頭是斷崖,上麵是一處二十多米高的洞口,爬上去需要一定的時間。而且,下麵冇有手機訊號。”

“200米?”

專業運動員二百米遊泳需要一到兩分鐘,而非專業運動員,且水性極好的人也需要五六分鐘。

他們所站著的位置是水流通往暗流的入口,也就是說,潛入水下之後是冇有辦法呼吸的,隻能憋氣。

擎牧野現在傷口感染,手又受了傷,讓他遊到儘頭攀爬到二十多米的洞口上方,難度極大。

“你就算出去了,你手受傷嚴重,使不上力,還是爬不上去。”

孟靜薇很是擔心擎牧野的情況。

“怎麼,看不起我?”

男人挑了挑眉,勾唇一笑。

笑容頗為溫潤,宛如三月春風,沐浴人心。

他兩天冇有刮鬍子,下巴上已經生出一些青鬍渣,倒是平添些許成熟性感,魅力四射。

“我不是不相信你,隻是不想看著你逞強。到時候你死了,我也可能會死在這兒。”

麵對現實的嚴峻,孟靜薇冇心情開玩笑。

雖說昨天晚上擎牧野成功的遊到了儘頭,足以說明他的體力和耐力極好,但也極有可能正是因為昨天晚上的極度體力消耗,加速了傷口感染,造成今天他高燒不退的情況。

人一旦發高燒,各方麵體溫急速下降,根本不能與正常狀態相比。

“阿薇,你……”

“彆廢話了,我們一起吧。”孟靜薇打斷了擎牧野的話,說道:“我家門口就是個水庫,小時候跟師父一起長大,所以我水性非常好。”

“不可以!”

“你看不起我?”

“生死攸關,不是在開玩笑。”擎牧野深切的感受到孟靜薇的勇敢和聰慧,卻也為這樣一個小丫頭而感到心疼。

他是男人,理所應當該衝在最前麵。

“放屁,老孃有跟你開玩笑嗎!”

孟靜薇麵色一沉,伸手戳了戳他的胸口,“擎牧野,咱們打個賭吧,如果我孟靜薇能成功遊過暗河,怎麼辦?”

“你想怎麼辦?”

“呃……如果我能成功遊過去,你就離我遠點,彆再跟我扯淡說喜歡我。老孃不喜歡你這號男人,不接受!”

擎牧野:……

這該死的女人,是在拿命拒絕他的追求?

擎牧野突然感受到一種侮辱,來自於孟靜薇的侮辱。

多年來,對他投懷送抱的女人數不勝數,唯獨孟靜薇對他十分排斥,不僅不喜歡,反而避之千裡。

真是……該死!

“怎麼了,擎牧野,你是不是玩不起?”孟靜薇不屑的搖了搖頭。

被挑釁的男人彷彿完全冇有辦法拒絕。

他猶豫再三,深知就算不讓孟靜薇隨他一起進入暗河,她也必定會在他潛入水中之後悄悄的跟過去。

與其如此,倒不如帶著她一起潛水,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