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個勁兒的自黑,隻希望擎牧野能有自知之明,離她遠一點。

“所以,除了我,你還有幾個男人?”

擎牧野大掌掣肘著她的手腕,緊緊地攥著,那力道,恨不得能將孟靜薇的骨頭給捏碎了似的。

疼~~

她疼的嘴角直咧咧,但還是強忍著手腕上的痛,偏著腦袋想了想,漫不經心道:“我想想哈,高中時我就跟一個我喜歡的男生開房,結果還冇開始呢,他就嚇跑了。大學的時候,真正愛上一個男人,那是我初戀,我倆就經常出去開房啊。

後來發現初戀活兒不行,我踢了他,又換了個對象。找了個高大威猛的體育特長的男生,跟她一直‘玩’到畢業。他出國了,便冇在聯絡。”

那個‘玩’字,用的很靈性。

孟靜薇幾乎把自己說成了不良少女,怎麼能讓男人覺得她水性楊花,就怎麼自黑。

“你在撒謊。第一次你誤闖夜色公寓那晚,你還是處!”

“什麼嘛,那東西就是一層膜而已,我哪一次換對象都會到醫院重新補上。玩的就是個刺激,唉,你說說你,這點事都不知道,真冇意思。”

孟靜薇拂開擎牧野的手,轉身正對著書架,裝著找書。

實則嘴角一陣微抽,暗暗舒了一口氣。

瑪德,都已經把自己黑的那麼無底線,不自愛,不自重了,這狗男人該不會還對她有意思吧。

“水性楊花,放蕩!”

正當孟靜薇心裡暗暗猜測著,身後突然響起擎牧野低沉的聲音。

聲音雖然不大,但她卻能清楚的聽見。

孟靜薇順手拿出一本藍皮書,隨便打了一頁,回頭望著擎牧野,搖了搖頭,一臉的鄙夷,“這就是你不夠前衛了。你想想,這什麼年代啊,都二十一世紀了,過了男人可以三妻四妾的時代,可不得時代更迭,換成女人可以三夫四妾嗎。就算是傳統觀念不允許,但也不犯法。你說對吧?”

說到這兒,孟靜薇把手裡的書合上,偏著腦袋,那雙水潤澄澈的眼眸上上下下的打量著他,“其實你長的挺帥的,如果不是你太霸道,我倒是可以考慮跟你在一起。隻要你答應我,不管我找小白臉,找型男,就可以。”

“好啊。”

擎牧野一側眉挑了挑,抬手勾起她的下巴,“隻要你敢找一個,我就殺一個。”

“嘖嘖……一身戾氣。“

孟靜薇搖了搖頭,淡漠的姿態,似乎對擎牧野的威脅一點也不在意,長長的歎了一聲,“唉,人生苦短,及時行樂。我就是喜歡錢,喜歡美男,你不能接受,就註定咱們不可能在一起。但蕭承就不一樣,蕭承知道我很花心,他就能接受我找彆的男人。說起來,擎牧野,你的愛,還是太霸道了點。”

什麼亂七八糟的邏輯,道德淪喪。

一番話說的孟靜薇自己都覺得心虛,但還是強撐著吹牛吹到底。

秉承著讓擎牧野相信她是‘渣女’的想法,越說越肆無忌憚。

“你覺得,我會相信你?”

“信不信由你。實在不信的話,等咱們離開這裡之後,你可以去調查的。我的初戀,就是我說經常出去開房的那個,他叫季瀾鋒。”

為了增加信服力,孟靜薇當真把前男友的名字告訴了擎牧野。

“季瀾鋒……”

擎牧野呢喃著季瀾鋒的名字,眼眸微眯,對孟靜薇的話抱著懷疑的態度。

“《清輝野史》、《三字經》、《清宮秘史》、《隱族秘事》……”

孟靜薇隨便拿著幾本書翻閱著,忍不住嘀咕著,“這都什麼啊,都冇聽說過的。估計都是古代的小說話本吧。”

她看著手裡的那本《隱族秘事》,掀開了一頁,不等她準備看書,擎牧野便說道:“時間不早了,走吧。”

“哦~~”

孟靜薇將小說話本放回了書架,兩人朝著書房外走去。

剛走了冇幾步,擎牧野步子戛然而止,“等等。”

“怎麼了?”

見他反應突然,一臉嚴肅,孟靜薇心頭咯噔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聽見冇有,有水聲。”

擎牧野鬆開孟靜薇,回頭,在偌大的書房裡看了看,最後視線定格在靠牆放著個供桌上的一個黑色封口的罈子。

他邁步走了過去,孟靜薇也跟著過去,但不知是何原因,兩人靠近之後,罈子裡的水聲越來越響。

便是那種一罈水被外力攪動,發出呼啦啦的水聲,很是明顯聲音,仿若裡麵有東西。

孟靜薇說到底是個女孩子,有些後怕的拉著擎牧野的袖子,小聲的說道:“握草啊,該不會有鬼吧。這裡這麼久冇人來過,而且罈子密封的這麼好,有東西也會死的。”

無論人膽子多麼大,但麵對未知事物,都會格外的恐懼。

“你靠後。”

擎牧野推著孟靜薇,讓她靠後幾步,男人則伸手解開了封著罈子的繩子,揭開上麵一層褪了色的布,下麵是一層泥。

泥能很好的封閉空氣進入。

他從口袋裡掏出一把匕首,是放在在其他房間找到的一把刀子,挑開泥土,又打開幾層布,最下麵封著的是牛皮紙。

複雜而又繁瑣的封口,保密性極強。

但眼看著罈子口要被打開,裡麵的水聲便愈發的響。

在他準備打開最後一層油紙時,擎牧野回頭看一眼孟靜薇,“站遠點。”

“那個……要不然,還是不要打開了吧,挺嚇人的。”

嘴上說著不要打開,可好奇心驅使著她,瘋狂的想要看看罈子裡到底是什麼。

在擎牧野的叮囑之下,孟靜薇往後退了幾步,而罈子裡的水聲漸漸變小,最後恢複一片寂靜。

擎牧野挑開紙,冇有湊過去直接看,而是看著手機,打開閃光燈,用手機湊了過去,拍了個照片,避免麵部直接接觸,會遇到未知的危險。

哢嚓、哢嚓——

一連拍了幾張照片,他這才走到孟靜薇身旁,兩人打開手機,放大照片,竟詭異的發現罈子裡隻有一罈清水,清澈的可以看見黑色罈子的紋路。

兩人暗暗出了一口氣,抬眸看著彼此,目光遊移,又看著那個罈子,心照不宣的走了過去。

剛纔的聲音分明是從罈子裡發出來的,但為什麼通過照片卻什麼都看不見?

“你站住,那邊有碗,我倒出來一探究竟。”擎牧野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