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於對擎家的忌憚,在場的人哪怕覺得喬詩語的話十分有道理,卻也目光多議論,而是目光齊刷刷的看向擎牧野,眼神中滿載著質疑。

站在擎牧野身旁的孟靜薇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所帶來的壓迫感又看了一眼擎牧野。

那一刻,陽光籠罩在他的身上,刺眼的光芒像是為他鍍上了一層光暈,襯得他愈發冷傲高貴,宛如裁決眾生的神祗。

饒是之前對他再怎麼厭惡,但現在孟靜薇卻選擇與他統一戰隊。

因為……

此時需要針對的人是……黎允兒。

她厭惡憎恨黎家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今天,藉著諸多媒體都在,倒是一舉扳倒黎家,為養父母討回公道的絕佳機會。

“說了半天,你們不就是想要真憑實據嗎,我……”

雖說孟靜薇知道擎牧野手裡有很多證據能輕鬆證明此事,但她還是上前一步,擋在擎牧野的麵前,想要將黎家人的醜陋行徑公諸於世。

然而……

她話隻說了一半,突然人群中走出來一人,脆生生的開口,“牧野哥,說的都是真的。”

突然出現的人不是彆人,正是黎允兒。

今天是擎老夫人的壽宴,她必須要來參加。

她剛走進人群,便將他們的對話清清楚楚的聽入耳中。

眼看著孟靜薇站出來要拿出證據,黎允兒就想起孟靜薇有個喜歡悄悄錄音的習慣。

她今天來這兒,是抱著一個目的,那就是當著媒體的麵自爆過去發生的一切。

但她要說的事情,是跟媽咪趙若蘭商議過的,並對事情‘經過’做了梳理,確保萬無一失。

所以她決不能讓孟靜薇搶先一步,曝光了她的行為。

有些事被他人曝光,和自爆,會有完全不同的效果。

“這不是當事人嗎。”

“黎允兒什麼時候來的?”

“有點意思了啊,哈哈,今天來的劃算。”

“亦真亦假,馬上揭秘啊。”

……

在場的所有人都因為黎允兒的出現而亢奮,並懷揣期待。

備受委屈的陳茜直接奔到黎允兒的麵前,拉著她的手腕,委屈的哭了起來,“允兒,你可要為我作證啊,孟靜薇她就是個騙子,還當眾打了我。”

麵對走到麵前的陳茜,黎允兒拂開了她的手,穿著一身高定禮服的她走到孟靜薇和擎牧野的麵前,微微躬身,致歉,“牧野哥,靜薇,我欠你們一聲道歉。”

眾人:“……”

“這是什麼情況?”

“劇情發展有些不一樣啊。”

“誰知道呢。”

“難不成,咱們瀾城的大才女真的很卑鄙?”

“說對不起乾什麼?”

……

那些人看的雲裡霧裡,卻愈發的期待。

便在眾人灼灼目光之下,黎允兒轉身,正對著那些媒體記者,深吸一口氣,鼓足勇氣說道:“關於之前的事情,我需要做個澄清。”

她語速平緩,長身玉立,宛如高貴的貴公主。

擎牧野見到黎允兒出現,漆黑如墨的墨瞳微閃,卻什麼也冇說。

一切,仿若都在他掌控之中。

“幾個月前,牧野哥那場車禍,真正救了他的人並不是我,而是……孟靜薇。”

她說完,話與話之間停頓了幾秒,無視了現場一片嘩然,對著記者舉著的麥,繼續說道:“五個多月前的28號那天晚上,牧野哥意外發生車禍,被送外賣路過的孟靜薇救了,並送去了醫院。

因為她跟我是孿生姐妹,長的幾乎一模一樣,醫院的人便把她當成了我,誤對牧野哥說是我救了他。

我得知此事之後,心裡極為忐忑,最終因為深愛牧野哥而被感情衝昏頭腦。我便找到了靜薇,以兩百萬的價格跟她索要了外賣平台賬號,並及時更換了後台個人資訊。

之後又刪了靜薇救牧野哥那段路上所有的視頻,並在牧野哥聯絡到我的時候,撒了謊,聲稱是我救了他。

在各種假證據的支撐下,牧野哥相信了我的謊言。他問我,想要什麼報酬?我直接說,我想嫁給他,做他的妻子。‘救命之恩’大於一切,牧野哥便允諾了我。

而這期間,我與牧野哥雖處的相敬如賓,但他從不碰我,我感受到牧野哥並不愛我,我很緊張,很擔心,擔心東窗事發,牧野哥不會娶我。

便在牧野哥應酬之後,酩酊大醉的那晚,假裝與他發生關係,並在之後利用我爸醫院之便,拿了假B超單謊稱自己有了孩子。

一切的一切,隻因為‘瘋狂的愛’衝昏了頭腦,才一個謊言接著一個謊言。

直到……直到結婚那天,我經曆太多戰戰兢兢的日子,終於決定將真相告訴牧野哥,並與牧野哥商議,選擇了和平取消婚約。

而證明我說謊很簡單,那就是28號那天晚上,我正與幾個好朋友在會所K歌,會所仍保留著視頻。

我做了錯事,必須要為自己犯下的錯承擔後果。雖然牧野哥與我取消了婚約,但他真的是個非常完美的男人。

我感謝與他相處的日子,感謝他對我的‘照顧’,所以我選擇在媒體麵前將所有事情公之於眾,還牧野哥與靜薇一個清白!”

她站在媒體麵前,有條不紊的將所有事情‘經過’都講了一遍。

所說的話,半真半假,又因‘真情流露’而讓所有人都深信不疑。

一番話說出來,現場頓時炸了鍋,議論聲鼎沸。

“我的天,這……這也太魔幻了吧。”

“難怪婚禮那天,擎爺跟黎允兒和平取消婚約,原來是因為這個啊。”

“這麼看來,擎爺倒是十分大度,冇有追著黎允兒的責任。估計是因為她是孟靜薇的姐姐,而孟靜薇救過擎家,所以纔不計較的吧。”

“擎少這個格局,無敵了。”

“黎允兒手段也太卑鄙了吧。不過,真佩服她的勇氣,敢當著媒體麵承認錯誤,也算是敢作敢當。”

“愛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如果說黎允兒錯的離譜,大概也是太愛擎爺。”

“哼,錯就是錯,雖然她敢作敢當,但手段到底卑鄙了點。不過這種女人,我倒是十分佩服。”

……

在場所有人現場吃瓜。

包括孟靜薇,她也頗為詫異,甚至難以置信。

那天,擎牧野說過,他除了意外‘碰了’黎允兒,便從冇有碰過除她倆之外的任何女人。

孟靜薇當時還不敢相信,諷刺擎牧野如果隻是碰黎允兒一次,怎麼可能就‘中招’,讓她懷了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