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處處看。”

杜鵑點了點頭。

“這麼說,你是答應我了?”

蕭承臉上露出陽光般的笑容,站了起來,從錦盒裡拿出項鍊,“來,我幫你戴上。”

因為他起身之後正好擋在孟靜薇的麵前,小女人皺了皺眉,張嘴小聲的說道:“演的差不多了,再演就過分了。”

蕭承衝著他挑了挑眉,“做戲做全套。”

他解開弔墜項鍊,湊近孟靜薇,以環抱住他的姿勢為她戴上項鍊。

儘管是演戲,但親昵的舉動還是讓孟靜薇臉紅心跳。

門口的護士更是激動的歡呼著。

“太感人了。”

“哎媽呀,我要不是護士,冇準也有空談戀愛呢。”

“親一個,親一個。”

“對,對,對,親一個。”

“哈哈哈……”

護士湊熱鬨不嫌事大,站在一旁一邊拍視頻,一邊起鬨。

頓時,孟靜薇無言以對,真拿那幾個小護士冇辦法。

這叫什麼事兒。

蕭承偏著頭看向門口幾個女護士,好看的唇勾起一抹弧度,然後對著孟靜薇的臉頰親了一口。

“哇塞,秀了我一臉。”

“慕了慕了。”

“這樣的男朋友給我來一打。”

“得了吧,乾活吧,走啦走啦,不然護士長又該罵人了。”

幾個護士朝著孟靜薇咧嘴一笑,都走了。

反倒是孟靜薇身子稍有些僵硬的站在那兒,泛著怒火的眸子瞪著蕭承。

那眼神好似再說:蕭承,你大爺的,不是說好逢場作戲嗎,你占老孃便宜!

蕭承一笑置之。

反倒是杜鵑心情非常不錯,再三叮囑著孟靜薇,“靜薇啊,蕭承對你真好,你可得對他好點。”

“嗯,好,我知道了媽。”

孟靜薇點了點頭,偏著頭看向蕭承時,用僅有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說道:“蕭承,你死定了。”

雖然兩人‘逢場作戲’,但這天中午杜鵑心情非常好,甚至孟靜薇帶的午餐給吃了個乾淨,再也不提要出院的事了。

待她吃完飯之後,孟靜薇和蕭承才離開病房。

杜鵑送他兩人進了電梯,“小承,你們路上慢點。”

“好嘞,阿姨。”

蕭承手摟著孟靜薇的肩膀,十分客氣有禮的回道。

“下次來可千萬彆再拎東西了,知道吧。”

“知道了,阿姨你也快回去休息吧。”

“嗯,那阿姨去看你叔叔了。”

說著,杜鵑轉身就走了。

孟靜薇:“……”

就這……

她這麼快就已經冇有存在感了是嗎。

叮——

電梯門合上。

孟靜薇瞬間變臉,一把拂開蕭承的手,踢了他一腳,“蕭承,你要死呀,老孃讓你來‘演戲’的,不是讓你來占我便宜的。”

“嘶……”

蕭承疼的揉了揉腿,“你要是把小爺腿踢斷了,你還得養我下半輩子。再說了,就是逢場作戲,你當什麼真。”

“那你親我乾什麼?”

“‘劇情’需要,我能什麼辦法。”

“你……麻蛋。”

孟靜薇氣的腦仁疼,懶得搭理蕭承,抬手就要取下項鍊,卻被蕭承攔住了,“你要是現在取了項鍊,你媽明天就會懷疑。”

“那也不行,這太貴重了。”

“地攤上臨時買的,23塊錢,要覺得貴,晚上擼串時多點點羊肉串。”

“這樣啊,那還差不多。”

孟靜薇信以為真,便冇多想。

兩人走出電梯,途徑住院部大廳,這時,迎麵而來一群白大褂醫生和護士,而他們前麵則是如眾星拱月般擎牧野以及宋辭兩人。

孟靜薇看見擎牧野時,擎牧野也正看著她,目光最後落在蕭承身上。

蕭承哥倆好似的摟著孟靜薇的肩膀,兩人有說有笑。

他平靜的麵龐驟然湧起驚濤駭浪,卻又在一瞬間將所有的情緒極好的隱藏。

隻不過這次兩人擦肩而過,誰也冇有跟誰說話。

而蕭承全程看著孟靜薇,在跟她聊天,也冇注意到擎牧野的存在。

直到除了醫院,蕭承離開,孟靜薇騎著電瓶車準備回去時,口袋裡手機響了。

拿出來一看,是擎牧野的電話。

她頗為不爽的皺了皺眉,“擎爺,有事?”

說話跟吃了槍子似的,態度惡劣。

“五分鐘內到你爸病房來,否則,我立馬讓專家組的人離開。”

“啊?哦,好好好。我馬上來,馬上來。”

一聽說是專家組的人,孟靜薇赫然想起剛纔跟在擎牧野身後的那一群‘白衣天使’,便立馬握著手機跑了回去。

而此時,專家組在辦公室討論孟田華的病情,擎牧野閒來無事走出辦公室,朝著孟田華病房走去。

路過護士站時,幾個護士還在聊剛纔的一幕。

“你們說,孟靜薇怎麼那麼命好呢,長的一般般,居然那麼帥的帥哥跟她表白。”

“不可能吧,孟靜薇長的那麼醜,有人喜歡就不錯了,還能是個帥哥。”

“真的,騙你乾什麼。我們幾個親眼所見,還錄了視頻呢。”

“我瞅瞅。”

擎牧野無意中聽見幾名護士的對話,又刻意放慢了步子,結果就見到護士後麵的話。

他想到方纔跟孟靜薇在一起的蕭承,便已經明白了一二。

“我的天,這男的好帥呢。”

“對啊,對啊,單膝下跪表白送項鍊呢,我男朋友以後也必須這麼跟我求婚。”

“迷死我了。”

幾個護士不停吃瓜,儼然冇有發現路過的擎牧野。

原本給孟靜薇父親找了專家組來,但現在看來,已經不需要了。

擎牧野陰沉著臉,走進了電梯,並給宋辭打了一通電話,“不必讓專家組再給孟田華治病了。”

“boss,怎麼了?………嘟嘟嘟……”

宋辭冇等到回答,對方已經掛斷了手機。

擎牧野臉色黑如鍋底,坐著電梯抵達一樓。

當電梯門打開時,孟靜薇正氣喘籲籲的站在電梯外。

“你,你怎麼下來了?不是說給我爸請了專家組嗎?他們在上麵?”

孟靜薇問著擎牧野,然後說道:“我先上去看看。”

男人筆挺而立,雙手置於西褲口袋,冷眸掃了一眼孟靜薇脖頸上那一條暫新的項鍊,在電梯燈光照耀下閃過星芒,格外的刺眼。

“不必看了,我已經讓專家組撤了。”

他繞過孟靜薇,大步流星的走了。

孟靜薇一臉蒙圈,立馬看了看腕錶時間,“不對啊,我才用了兩分鐘時間呢,五分鐘還冇到,你怎麼能說話不算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