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穩固公司和擎家百年基業,很多事情他都身不由己。

他的勁敵不是彆人,正是擎家排行老七,他的七叔,擎司淮。

今天,是他的婚禮,擎司淮也回來了。

婚禮,十一點準時舉行。

孟靜薇在婚禮現場來回穿梭忙碌著,因為她跟黎允兒有一張極其相似的臉,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她一直帶著黑色口罩。

賓朋滿座的大廳,都在看著舞台上的舞蹈。

孟靜薇看著腕錶,已經十點半,她握著對講機喊道:“已經十點半了,司儀做好最後的準備,務必要萬無一……”

她話說到一半,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孟靜薇一回頭,便見到一位梳著大背頭,蓄著短鬍子,五官深邃立體,頗有模特的高級感,尤其是一雙漂亮奪目的湛藍色瞳眸,隻一眼便知道他是箇中外混血兒。

他穿著灰色西裝,內搭一件黑色背心,脖頸上帶著黑曜石的菱形項鍊。

“你,就是孟靜薇?”

男人雙手置於西褲口袋,深邃幽深的湛藍色眼眸注視著她。

孟靜薇柳眉微蹙,有些訝異。

她戴著口罩,跟麵前的男人素未謀麵,他居然能一眼認出她的身份。

“擎先生找我有事?”她問。

“哦,你認識我?”

“擎司淮,擎家老七。雖不曾跟擎先生見過麵,但對你早有耳聞。”

如果不是因為擎家,她現在或許不認識擎司淮。

但礙於擎老夫人屢次三番想要將擎司淮介紹給她做對象,又見過他的照片,對擎司淮自然不陌生。

“哈哈,能讓美女記住我擎某人,三生有幸。”

擎司淮生的一副模特的高級臉,說話聲線仿若聲優,十分悅耳,而他勾唇一笑,俊顏多了幾分邪肆不羈的邪魅。

孟靜薇不禁感慨,擎家的基因真強大,怎麼能每個人都長的這麼帥?

不過她倒是覺得擎牧野是中規中矩的帥氣,而不像擎司淮這般,長相就給人幾分邪獰,帥是很帥,但一看就不像好人。

出於禮貌,孟靜薇將口罩輕輕往下一拉,付之一笑,“擎先生說好。不知……擎先生找我何事?”

“你既然是擎老夫人的乾孫女,就直接叫我七叔就好。”擎司淮說道。

因為擎老爺子當年醉酒後跟一個國外女人有了關係,纔有了擎司淮。

而擎司淮跟擎牧野之間隻差了七歲,便也是長輩中年齡最小的。

孟靜薇敢在擎牧野麵前造次,但卻不敢在擎司淮麵前肆無忌憚,而是規規矩矩的說道:“擎老夫人的玩笑話而已,擎先生不必當真。”

她說話時,看了看腕錶時間,“如果冇什麼事兒,我就去忙了。”

“等等。”

孟靜薇剛要走,擎司淮便從口袋裡拿出一樣東西遞給她,“喏。這是老夫人千叮嚀萬囑咐讓我給你準備的禮物。”

“你說奶奶?”

擎司淮雖然跟擎老夫人關係不錯,但因為自己母親是個情人,便讓他對擎老夫人多少有些排斥,便也隨著所有人稱呼‘老夫人’。

“對。”

他點了點頭。

孟靜薇看著他遞過來的細長的藍色絲絨錦盒,上麵是燙金英文字體。

一看就極其貴重。

她搖了搖頭,“謝謝擎先生的好意,但這個我不能收。”

這樣的好,來的十分突然。

孟靜薇晃了晃手裡的對講機,“抱歉擎先生,我還有工作要忙,咱們晚點聊。”

“那留下電話,可好?”

“這……”

這樣的理由,孟靜薇著實無法拒絕。

她無奈一笑,“好。”

跟擎司淮報了一串電話號碼,這才離開,全身心投入工作。

總統套房。

擎牧野站在落地窗前,宋辭突然走了進來,直奔他的身旁,將一份資料遞給了他,“boss,你要我調查的資料。”

那天從竹塘鎮回來之後,擎牧野便吩咐宋辭重新調查關於孟靜薇和黎家的所有事情。

宋辭便立馬差人去詳細調查所有事,直到順著蛛絲馬跡發現當初救了自家boss的人是孟靜薇,他猶豫之後決定要壓下真相。

自家boss對孟靜薇的喜歡,他看在眼裡。

而boss願意娶黎允兒,隻除了因為她腹中的孩子,便就是他們都以為是黎允兒救了boss,boss為了履行諾言,與她結了婚。

倘若現在取消婚約,那麼他最後娶的人必然會是孟靜薇。

商場如戰場,有了摯愛,就有了軟肋。

宋辭不希望有朝一日boss被人拿捏軟肋,便選擇隱瞞真相。

可就在五分鐘前,有人將一份東西交給了宋辭,看見U盤中的視頻,宋辭徹底陷入震驚之中,便決定將所有東西拿過來交給boss。

“二哥馬上就要結婚,有什麼資料要現在看的?宋辭,你可真冇一點眼力勁兒。”坐在沙發上閒來無事的唐肆幽幽的站了起來,朝著他們這邊走了過來。

他伸手,欲從宋辭手裡把東西拿走,可誰知蕭承緊緊地攥著檔案袋,不肯鬆手。

將一切收入眼底的擎牧野眉心微蹙,抬手接過檔案,“說。”

“這……”

宋辭目光瞟了一眼陸言銘、韓宇、唐肆幾人一樣,那意思不言而喻。

擎牧野眸光微沉,朝著幾人示意一個眼神眼神,三人便知事情不簡單。

“握草,這麼神秘?”

“小四,廢什麼話,趕緊出來。”

“你們聊,我們在門口站會兒。”

……

兄弟三人走了出去,關上了門。

擎牧野這纔打開檔案,命令道:“有事就說。”

“boss,孟小姐當初讓你調查她父母車禍真相,其實那個死了的肇事司機並不是意外造成車禍,而是……而是黎家人在幕後操作。”

宋辭道出一件事。

擎牧野聽見他的話,手微微一頓,俊顏染上些許詫異,“接著說。”

“還有就是……當初你那場車禍,真正救你的人不是黎小姐,而是……而是孟小姐。”

“阿薇?”

聽著宋辭猶豫不決的道出真相,擎牧野陷入沉思,是有些懷疑事情的真實性,“你確定?”

“千真萬確。屬下調查黎小姐,意外發現你車禍的當晚,她跟閨蜜去了酒吧買醉,喝酒到半夜。”

“嗬,很好。”

擎牧野緊攥著手裡的檔案,犀利瞳眸驟然爆發出肅殺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