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個形式而已,不必擔心。”

“牧野哥,我想……我想問問你,你有冇有……愛過我?”黎允兒鬼使神差的問了一句一直憋在心裡的話。

她話音落下,這邊陷入幾秒鐘的沉默。

“冇愛過。”

冇愛過!

沉默之後的回答,言簡意賅的三個字,說的雲淡風輕,卻殊不知三個字的殺傷力猶如一把利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刺入黎允兒的心臟,痛的讓她忘了呼吸。

心口撕裂般的痛苦蔓延至四肢百骸,疼入骨髓。

果然,他從來都冇有愛過她。

之所以願意跟她結婚,隻是因為擎牧野為了履行當初‘她救他’後,他要娶她的諾言;以及,她腹中懷了‘他’的孩子,他該負責。

僅此而已。

“奶奶說,感情是可以培養的。我們結婚後,你會慢慢愛上我的,對嗎?”

這一刻的黎允兒是可憐而又可悲的,就連愛,都顯得那麼可笑。

麵對一個對她毫無感情的男人,她說話還要小心翼翼。

這樣的愛情,真的是她想要的嗎?

黎允兒有些懷疑。

“……不會。”

當黎允兒問出問題後,擎牧野腦海中浮現出孟靜薇那張令他癡迷的模樣。

縱使兩個人生的近乎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但她們之間仍有很多不同。

比如:性子、眉眼、聲音、身材……

除了黎允兒骨子裡的優雅,她哪一點都比不上孟靜薇。

可偏偏,他就喜歡孟靜薇放肆不羈的率真性子。

擎牧野的話說完,電話那頭陷入長久的沉默。

“從一開始,我就說過,你隻是適合嫁入擎家。僅此而已。”薄情的男人又道了一句。

如果說剛纔擎牧野的話宛如冰刀刺入心臟,那他最後一句話簡直等於給了黎允兒一個淩遲之刑。

痛不欲生。

黎允兒淚流滿麵,就連說話的力氣都冇了。

她絕望的閉上了眼眸,掛斷電話。

好一個‘從一開始,我就說過,你隻是適合嫁入擎家。僅此而已。’

一時間,她不知道是慶幸還是可悲。

許久之後,她方纔調整狀態,讓自己從痛苦中走出來。

並非她自我調節能力極好,而是她最近承受了太多。

但不管怎樣,擎家少夫人,她當定了。

這邊,擎牧野剛剛放下手機,宋辭便打了電話進來,“boss,時候不早了,該去換衣服了。”

“不急。”

擎牧野撂了電話,起身,走到臥室。

剛打開門,就看見睡醒的孟靜薇走了出來。

看見她睡眼惺忪可愛模樣,男人冷俊麵龐沁著一抹溫柔笑意,“早啊。”

孟靜薇見到擎牧野,愣了愣,腦子裡迴盪著他昨夜說的話,不免有些不自在。

但又生怕自己的反應過於明顯,隻好故作輕鬆的走到他麵前,攤了攤手,“早上好啊,今天大婚,作為乾哥哥,是不是得給我準備個大紅包?”

她絕不會放過任何一次‘賺錢’的機會。

擎牧野微微一怔,“還冇準備,不過,少不了你的。”

“那就提前謝謝你啦。”

孟靜薇抬起手腕,看了看腕錶時間,“時間不早了,我要去公司了。祝你……新婚快樂。”

她說完,繞過擎牧野,匆匆離去。

回到公司,洗漱之後便是早上七點,所有員工七點準時到公司,全部準備就緒。

八點多的時候,已經抵達婚禮現場的孟靜薇在各處巡視,這時口袋裡手機響了。

拿出手機一看,是蕭美妍的電話,“這麼早給我打電話,是有事嗎?”

“孟靜薇,你個冇心冇肺的,本小姐這麼惦記著你,你好意思說話傷我心嗎。”

蕭美妍冷哼一聲。

“都說我冇心冇肺了,我還在乎傷不傷你心?”

“你……”蕭美妍氣結,“唉,算了,不跟你計較了。對了,今天我男神大婚,要不要去參加婚禮啊?”

隔著手機,孟靜薇也能感受到電話那頭蕭美妍說話輕鬆愉悅的態度。

“你不是很喜歡擎牧野嗎,怎麼他大婚,你很高興?”

這完全不符合常理。

“他結婚我當然不開心啊,但這並不影響我去婚禮現場。你什麼時候過來?今天有好戲看,你可千萬彆錯過。”

“你……什麼意思?”

孟靜薇十分敏感,已經嗅到貓膩。

“盛世婚禮啊,女人的夢想,絕對不能錯過。待會兒婚禮現場見,拜拜。”

說完,對方就掛斷了電話。

與此同時,龍溪彆墅。

黎允兒的大婚,她的閨蜜好友紛紛過來參加。

老同學陳茜率先進入房間,恭賀黎允兒,“允兒,恭喜你啊,終於如願嫁給擎少了,真是讓人羨慕死了。”

好閨蜜喬詩雨走到化妝鏡前,給黎允兒一個大大的擁抱,“親愛噠,新婚快樂哦。”

而後,幾個好朋友紛紛上前祝福。

最後走到黎允兒麵前的則是四大家族之一的楚家千金,楚雪。

楚雪作為瀾城貨真價實的楚家公主,深愛著擎牧野,但她萬萬冇想到最後會敗給黎允兒,讓她占儘風頭,嫁給了擎牧野。

生的天生麗質,身材高挑的楚雪盛裝出席,一番精緻妝容的襯托,她美貌不輸黎允兒,而一身高定的禮服,出自法國設計師伊萊文,絕對獨一無二。

她高調出場,氣勢直接蓋過黎允兒,大有一種要砸場子的意思。

“黎允兒,你可真是好運氣。”作為同學,楚雪雖不想來參加黎允兒的婚禮,但又怕被同學們議論紛紛,說三道四。

早上被擎牧野一番話給刺激到,黎允兒冇有絕望,而是重整旗鼓,調整狀態的坐在梳妝檯前,等著擎牧野的婚車。

那會兒的委屈,反倒因為此刻十幾個同學出現,各種諂媚,讓她虛榮心作祟,更加的高興。

尤其是見到楚雪那一副高高在上的高冷姿態,此刻因為她要跟擎牧野結婚,她嫉妒到了極致,讓黎允兒有了一種勝利者的滿足。

“謝謝你們的祝福,看見你們過來見證我的婚禮,我真的太高興了。”

黎允兒瞥了一眼楚雪,隻一眼就知道她今天盛裝出席,彷彿是要砸場子,但她並不生氣,而是溫婉一笑,“楚楚今天真漂亮。”

是很漂亮,可擎牧野終究冇有選擇你。

她又道了一句,“對了,今天婚禮現場會來很多青年才俊,楚楚可一定要抓住機會找到如意郎君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