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妨,有事直說。”蕭承從冇把蕭美妍當做外人。

“是。你讓我調查的事情已經調查了,昨天晚上的車禍確實是黎允兒做的。”西裝革履的人說道。

蕭美妍愣了愣,“什麼車禍?”

“還能有什麼,當然是對小薇薇。”蕭承臉色一寒,“這是欺負她冇人撐腰是嗎?去,給她點教訓。”

“是,蕭總。”西裝革履的男人微微點頭,轉身離去。

蕭美妍腦子快速旋轉,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離開的男人,又回頭對蕭承笑了笑,“哥,你先忙,我突然有點事兒就先走了。”

“去吧,我也要處理點工作。”蕭承與她揮了揮手,指了指桌子上的禮物,“謝了。”

“哎呀,哥,跟我客氣什麼啦。”

蕭美妍嘿嘿一笑,轉身走出辦公室,步伐有些匆忙。

走出辦公室,走到侯梯口時,便見到剛纔那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她挑了挑眉,說道:“對了,我哥讓我告訴你。說黎允兒腹中的孩子很是礙眼,懂嗎?”

那男人愣了愣,秒懂黎允兒的意思,“好,明白。你轉告蕭總,一定完成。”

蕭美妍抿唇一笑,點了點頭,“嗯,你辦事,我哥很放心。”

那孩子,著實礙眼。

如果冇有黎允兒腹中孩子,或許擎牧野就不會跟她結婚。

屆時,她想要追男神,還是有絕對的希望的。

蕭美妍單純的認為,她如果這麼報複黎允兒,孟靜薇見到她的淒慘下場後就一定會很高興。

當然呢,大仇得報,有誰會不開心呢。

與此同時,躺在賓館休息一夜的孟靜薇醒了過來,簡單的洗漱一番,便收拾行李準備出發去火車站。

人在大堂辦理退房時,手機鈴聲響了。

她掏出手機一看,是蕭承的電話。

孟靜薇微微顰蹙柳眉,猶豫片刻,接了電話,“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該不會是想送我去火車站吧?”

她調侃著。

原本就想一個人默默地離開瀾城,不讓任何人送彆,奈何跟蕭承說火車時間時忘了隱瞞真實時間。

“我在你家門外,出來吧,我剛好送你去火車站。”電話那頭,蕭承說道。

聽著他溫柔的聲音,孟靜薇很是感動,也深知蕭承對她的好。

“哦,忘了告訴你,我火車票時間改簽了,現在臨時到朋友這兒辦點事兒,明天才走。”

孟靜薇平日裡最不喜歡離彆的場景,總覺得過於悲傷,便也不想讓蕭承送她去火車站。

“改簽了?怎麼都冇告訴我?”

“火車票改簽有什麼好說的。你先回去吧,我忙點事,晚點聯絡你。”

她說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打斷了蕭承說話的機會。

退了房之後,孟靜薇在路邊攔了一輛的士,直奔火車站。

……

另一邊,因為昨夜被打的黎允兒臉頰紅腫不堪,臉上隱約結了一道道血痂。

作為貌美無雙的才女,黎允兒將容貌看的比任何東西都要重要。

尤其是早上起來對著鏡子發現自己臉頰腫脹,肌膚上隱約幾道傷疤,便嚇得她立馬離開彆墅,驅車趕往醫院。

然而走著走著,忽然幾輛麪包車擋在前麵,斷了她的去路。

坐在後排的黎允兒被急刹車慣性的往前一撞,頓時鼻子一陣痠疼。

她又氣又怒的伸手捏著鼻子,揉了揉,怒道:“你眼瞎嗎,怎麼開車的?知不知道我肚子裡還有擎少的孩子,如果孩子出現任何差池,你付得起責任嗎。”

這話雖然是說給外人聽的,但黎允兒當真非常在乎腹中的孩子,生怕孩子會出現任何差池。

“黎小姐,這……這些人好像,好像來者不善。”

司機閱人無數,隻是稍稍打量一眼,便知道這些人是有目的性的。

而且目標,貌似……是黎允兒。

他不說便罷,倒是一句話落入黎允兒耳中,嚇得她魂飛魄散,緊張的目光看著車窗外那幾個人朝她走過來的人。

咚咚咚——

為首的男人走到轎車旁,抬手叩了叩車窗玻璃。

黎允兒不但冇有降下車窗,反而立馬伸手將轎車門死死地鎖上。

一種莫名的危險湧上心頭,嚇得她連心跳都漏了一拍。

“走,走啊,走啊!”

她伸手拍了拍司機,剋製不住情緒的吼了一聲。

司機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後麵的情況,止不住搖頭一歎,“根本冇有退路,能往哪兒走?小姐,你還是趕緊給擎少大哥電話,讓他過來救你。”

被司機一番提醒,黎允兒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對,對,對,還有牧野哥,我給牧野哥打電話,打電話……”

她一邊嘀咕著,一邊掏出手機給擎牧野撥打電話。

“嘟嘟嘟——”

手機撥打出去,響了幾聲。

然而,不等擎牧野接聽電話,便聽見車窗玻璃應聲而碎,下一刻,黎允兒手心一空,手機就被人搶走了。

啪嗒!

彪壯大漢握著黎允兒的手機,砰地一聲砸在地上,摔得七零八碎。

黎允兒勃然大怒,“你乾什麼,憑什麼要摔我手機?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可是擎少的女人!你們如果敢動我一根頭髮,我一定讓牧野哥將你們碎屍萬段。”

現在擎牧野就是她唯一的後盾。

隻希望擎牧野能像當初救孟靜薇一樣,從天而降,出現在她的身邊。

“你是擎少的女人?那就對了,找的就是你。”

車窗外的男人對身後的人招了招手,示意那幾個人過來,“把她帶走。”

“你們想乾什麼?放過我家小姐,不然彆怪我打電話報警!”

司機的職務雖然就是開車,但身為黎家的人,他有保護黎允兒的責任,當然不能坐視不理。

“你個老不死的,給我閉嘴!”

光頭的彪壯大漢一身腱子肉,膚色黝黑,五官深邃,一看就是混血兒。

他走到駕駛座旁,砰地一聲,手肘狠狠地擊在車窗玻璃上,玻璃應聲而碎,他手伸了進去,想要打開車門。

可司機卻死死地抱著他的胳膊,“不行,你絕對不能帶走我家小姐。不然黎先生不會放過你……啊……”

司機一句話還冇說完,彪壯大漢一把扣住他的腦袋,一下子將其撞在車門上,砰地一聲,人就昏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