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大師唐肆表達著各種觀點。

然而擎牧野聽著卻覺得他的回答有點扯淡,懷疑的目光瞟了他一眼,又看向韓宇,似乎更相信悶葫蘆韓宇的話。

豈料韓宇一本正經的點頭,“基本……正確。”

得到確定的答案,擎牧野渾如墨染的眉微微一蹙,沉默半晌,舉起杯子,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韓宇與唐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了。

“二哥,你這是什麼反應?真的愛上了黎允兒?”

“黎小姐是他妻子,愛上了是正常,不愛才反常。”

聽著兩人的話,擎牧野腦海中浮現出孟靜薇的麵龐,他緊攥著杯子,仿若無法接受現實似的,沉聲道:“不是她。”

如果說,在此之前,擎牧野還在自我懷疑,但聽見唐肆的話,竟然全中。

一如那晚,他冇阻止孟靜薇離開公寓,那一整天他都心緒不寧,整個人有些焦躁。

所以纔會想法子讓孟靜薇出現在他的麵前。

見到她,想將她擁入懷中,甚至在她睡著時,纔會悄悄地吻她,但出於道德底線,他冇敢再對她做任何事情。

可唐肆最後一句‘哪怕是壓個馬路都覺得是無比美好的事兒’,一語中的。

“不……不是她?你說不是黎允兒?”

唐肆大跌眼鏡,難以相信這三個字竟然是從擎牧野口中說出來的。便忙不迭的追問,“不是她是誰?難不成你還金屋藏嬌?”

同樣詫異的還有韓宇,他匪夷所思的側首看向擎牧野,等待他的回答。

但擎牧野卻垂首沉默,修長好看的手端起紅酒,默默地喝著。

所謂‘皇上不急太監急’。

久久等不到答案,唐肆一巴掌拍在擎牧野的肩上,“二哥,你倒是說啊,這是要急死我嗎?”

他依舊冇回答。

倒是韓宇眉心微蹙,若有所思,“該不會是老夫人要認的那個乾孫女?”

不愧是做警察的,聰明睿智,一語中的。

“什麼玩意兒?不可能的老韓。”

唐肆覺得韓宇的猜測十分不準,還有板有眼的跟韓宇分析著,“你看啊,老夫人要認乾孫女的那個女人長的不是跟黎允兒幾乎一模一樣嗎,還是個鄉下的女孩子,上不了檯麵的。再說了,二哥都不喜歡黎允兒,還能喜歡跟她一樣的其她女子?這不是扯嘛。”

他擺了擺手,絕對自信的嗤聲一笑,並隨手端起酒杯與擎牧野碰了碰杯,“你說是吧,二哥?”

言罷,他舉起杯子,喝了一口酒。

正喝著,卻聽見擎牧野沉聲道:“應該,就是她。”

“噗……咳咳……咳咳咳……咳咳……”

一句話驚得唐肆嘴裡的酒如數都噴了出來,嗆得一個勁兒的咳嗽起來,“咳咳咳,特.麼的,嗆死我了……二哥,你說什麼玩意兒?”

“你還不確定?”

韓宇從擎牧野的話中感覺到他的猶豫和遲疑。

擎牧野微微搖頭,“來這兒之前,還不確定,但現在,已經確定了。”

“她就是你冒著生命危險進入火場救的那個女孩兒吧?握草,當時聽宋辭說了一句,我還尋思著你怎麼這麼偉大,原來是在救那個妞兒啊!”

唐肆抽出紙巾擦拭著衣服上的酒漬,心裡犯嘀咕。

到底是何方小妖精,居然能將二哥迷的神魂顛倒?

不行,他一定要去會會這女人。

一定要!

“既然喜歡她,為什麼還睡了黎允兒?”韓宇倚靠在沙發上,雙腿交疊,淡淡的問了一句。

因為韓宇從警,每天風裡來雨裡去,雖蓄著寸頭,膚色黝黑,但卻給人一種健康美,很耐看,很帥氣。

尤其是本人沉默寡言,長相正派,哪怕隻一眼就能感受到來自於他身上的正義感。

“那隻是個意外。”

擎牧野回想著那一次在國外,因為工作需要,他應酬喝酒,爛醉如泥,之後不知怎麼回事就跟黎允兒發生了關係。

隻是有了孩子,他必須負責。

“嘖嘖嘖,看不出來,二哥居然這麼負責任。不過這事兒說起來也簡單,雖然老夫人想要抱曾孫子,你要跟黎允兒結婚。但你完全可以花點錢包養你乾妹妹啊?女人嘛,香車寶馬,名牌包包,就冇有搞不定的事兒。”

他抬手,輕輕地拍了拍擎牧野的肩膀,“再說了,二哥你一表人才,相貌堂堂,是個女人都恨不得對你投懷送抱,搞定女人還不簡單嗎。”

“閉嘴!”

隨著唐肆最後一個字的尾音落下,擎牧野驀然一道淩厲眼神射了過來。

這一晚,擎牧野喝了很多酒,當真喝到昏天暗地。

不知為何,當他知道自己對孟靜薇的真實情感時,心情愈發的沉重。

比那一天知道孟靜薇‘喜歡’蕭承時的情緒,更沉重。

直到喝到天亮,擎牧野躺下,微醺的唐肆看著清醒的韓宇,聳了聳肩,攤了攤手,“嘖嘖嘖,二哥這是動真感情了啊。”

韓宇隻是目光淡淡的看著靠在沙發上睡著的擎牧野,心中瞭然,卻冇說話。

唐肆掏出手機給宋辭打了一通電話,直接說道:“宋辭,趕緊把你家boss乾妹妹的電話給我發過來。”

清早突然一通電話,找宋辭要孟靜薇的電話號碼,電話那頭的宋辭倍感詫異,“唐少,你要孟小姐的電話乾什麼?”

“哪兒來那麼多屁話,趕緊把電話號碼發過來!”

“哦,好,稍等。”

宋辭掛斷電話,忙不迭的把孟靜薇的電話發給了唐肆。

但此時的唐肆和韓宇卻架著擎牧野,進了電梯,送他回夜色會所頂層的私人公寓。

叮——

電梯直達頂層,停了下來。

兩人扶著擎牧野,刷了門禁卡,進了公寓,攙著擎牧野回到他的臥室,將他安頓好才走出他臥室。

然而,唐肆目光卻瞥見了桌子上放著的那一瓶羅曼尼康帝,1945年的那一瓶。

是昨天深夜,宋辭將擎牧野轎車開回地下車庫後,把車內昂貴的酒送過來的。

擎牧野昨天跟孟靜薇一起學著打遊戲,在宋辭送酒過來後,他隨手放在桌子上的。

“握草,老韓,快看,這就是當年有人送給擎牧野的那瓶從紐約蘇富比拍賣行拍來的酒吧?”

唐肆眼光毒辣,看見拿瓶紅酒,隻一眼就猜出來了酒的來曆,不免有些嘴饞。

吱呀,一聲響,次臥門忽然打開,穿著整齊的孟靜薇拖拉著拖鞋,站在門口,目光瞟了一眼站在客廳的兩人,驀然一怔。

隨後怒問,“你們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