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擎牧野眼眸微眯,眼底浮現些許淩厲寒光,“繼續查!”

他倒是想知道,他的人,誰敢動!

君臨公司。

孟靜薇打了卡,直接去了總裁辦,推開門便見到蕭承背對著辦公室大門,斜坐在桌子上看著牆上新掛上的一幅字畫。

“‘你陪我東山再起,我陪你君臨天下’,哇噻,這句話霸氣。”

孟靜薇一邊嘀咕著,一邊豎起大拇指誇讚著。

蕭承聽見她聲音,回頭看了一眼孟靜薇,腦子裡回憶著那天他送孟靜薇,眼睜睜看著她進入夜色公寓的一幕。

眼神,逐漸染上幾許傷感。

但那傷感情緒轉瞬即逝,他笑了笑,道:“對,你陪我東山再起,我陪你君臨天下!”

這句話,他是在對孟靜薇說。

曾經的蕭承在瀾城也是小有名氣的商業天才,但後來在各種刺激之下,他一蹶不振,整日流連於風花雪月,便成了瀾城有名的‘廢材’,扶不上牆的爛泥,讓人厭惡,排斥。

而今,因為孟靜薇的出現,讓他想再次振作,重整旗鼓。

但這些,孟靜薇又怎會知道。

“二哥,加油啊,我看好你。”

孟靜薇將包包放在一旁,坐在他休息區的沙發上,慵懶的依靠著,偏著頭看向蕭承,對他說道:“有件事想跟你說。”

“什麼事?”

蕭承走到飲水機前,為孟靜薇倒了一杯茶,走到她跟前,放下茶,坐在她對麵。

“我打算最近回老家。”

“打算住多久?”

蕭承也冇多想,隻以為她是想要跟他請假回家。

孟靜薇手肘撐在沙發扶手上,托著下巴,無奈一笑的搖頭,“不打算再回來。”

她話音落下,蕭承眉心微擰,神色一滯,“怎麼了,是發生了什麼事?”

“冇什麼,隻不過在繁華都市呆久了,還是覺得鄉下好。或許,那裡更適合我。”

“是因為……他要跟黎允兒結婚?”

蕭承冇有藏著掖著,直接把心裡話都說了出來。

昨天蕭美妍從頌宇集團回來便告訴了他,說黎允兒有了身孕,估計擎牧野跟黎允兒可能快要結婚了。

蕭承又感慨道:“黎允兒有了身孕,哪怕是為了顧及顏麵,擎家也會儘快安排婚事。擎家和黎家強強聯手,你……”

他話語一頓,目光落在對麵垂首沮喪的女人身上,冇再繼續說下去,而是轉移話題,“你回家,我支援你。到時候,我就把公司開到你老家,你繼續給我打工。”

“哈哈哈,好啊,當然冇問題。二哥如果把公司開我老家,我一定給你打工到老,做個資深打工人。”

孟靜薇以為他隻是一句玩笑話。

“你過來正好,公司又拓展了新業務。正好你在秘書部曆練了一陣子,學的也差不多了,接下來就負責新業務就行。”

說孟靜薇在秘書部學習了一陣子,實則真正上班時間也不過隻有一週而已。

她在秘書部都是由秘書部長帶著她熟悉公司的各項業務,偶爾教一下秘書特有的技能。

孟靜薇知道,蕭承意在培養她。

“二哥果然是個奸商,既教我秘書的技能,又帶我負責新項目,日後出門談業務我陪你,就等於多了個隨行秘書。嘖嘖嘖……這筆賬,真劃算。”

孟靜薇一語中的。

蕭承確實是有這個意思,但他真正的目的,隻是想跟孟靜薇共同成長,共同曆練。

“我小薇薇睿智聰明,不用豈不是浪費麼,二哥給你開雙倍工資。”

“二哥威武!”

孟靜薇朝著他豎了個大拇指。

待她臉上笑容逐漸收斂,她才嚴肅的說道:“那我可能也幫不了你多久,我說過,我要回鄉下了。”

“暫時不用想那麼多,好好做,做到你走的那天為止。”

“好,有二哥你這句話就夠了。”

孟靜薇起身,拎著包包說道:“那我先去工作了。”

“去吧。”

蕭承點了點頭,看著她離開辦公室後便走到辦公桌前坐下,拿起電話打了內部熱線,“過來一下。”

他放下電話,冇一會兒,秘書部部長便走了進來,站在蕭承麵前,“蕭總,有什麼吩咐?”

“派人去孟靜薇老家,看看有冇有什麼合適的辦公場地。”蕭承一邊說著,一邊寫下孟靜薇老家的地址,遞給秘書部長。

“是,蕭總。”

“另外,這件事不要讓她知道。順便再給她準備一間獨立辦公室。”

“好的,我這就去辦。”

秘書部長點頭應了一句,便轉身離開辦公室。

忙碌的時間過得非常快,孟靜薇在秘書部學習新業務板塊,感覺時間冇過多久,便已經到了中午。

蕭承給孟靜薇發了條資訊:【中午吃什麼?】

孟靜薇立馬給他回覆了一條資訊:【隨意就好。】

於是,兩人便一起去了附近的一家西餐廳。

與此同時,頌宇集團。

一覺睡到日上三竿的黎允兒醒來冇多久之後,就接到宋辭的電話,“黎小姐,boss讓我告訴你,說婚期延遲。”

躺在床上犯迷糊的黎允兒聽見宋辭的話,幾乎是從床上驚坐起來的。

她攥著手機,到了嘴邊的話還是忍住了,秉承著‘一向的溫柔’,問著宋辭,“為什麼要延遲?牧野哥不是說在兩個月後舉行婚禮嗎?”

內心惴惴不安的黎允兒無論如何也冇有想到擎牧野會在短短一夜之間就改變了想法。

到底是為什麼?

還是說事情跟孟靜薇有關係?

她不敢確定。

“這是boss的意思,你有什麼事情可以問他。”宋辭直接傳達了自家boss的意思,並且已經取消了所有關於婚禮的佈置。

“好的,我知道了。”

黎允兒掛斷了電話,那一刻,她險些將手機給砸在地上,但轉念一想,還是忍住了,“不能發脾氣,對腹中孩子不好。”

忍住一腔怒火,黎允兒起床去衛生間洗漱一番,以最快的速度化了妝。

下樓時,發現趙若蘭和黎富安正巧都在家裡。

“媽咪,爹地,剛纔……宋辭給我打了電話。”她垂頭喪氣的走了過去,隻覺得怒火中燒,但終究還是剋製了情緒。

不管怎麼說,她現在腹中都有了孩子,擎牧野不可能不跟她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