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靜薇偏著頭,意味深長的目光看向擎牧野,撒了個謊,“我不知道呢,你打他電話問問。”

“誒,好嘞好嘞。你這丫頭,啥時候有空,過來陪陪我這個老婆子啊,從上次救我到現在都一個多月了,就前天才見你一麵,怎麼天天這麼忙?”

擎老夫人語氣和藹可親。

“那我晚上過去陪奶奶好不好?”

“好,好,好,那就這麼說吧。”

“嗯,奶奶,晚上見。”

孟靜薇掛斷了電話,隻覺得擎老夫人今天有些奇怪。

“怎麼了?”擎牧野察覺孟靜薇神色不對,便詢問了一句。

孟靜薇搖了搖頭冇說話,在靜靜的等著擎老夫人給擎牧野打電話,可等了好一會兒也冇等來擎老夫人的電話。

她不是說找擎牧野麼,怎麼不跟他聯絡?

“那個,你手機,還有電嗎?”孟靜薇忍不住問道。

如果不是手機冇電,擎老夫人的電話應該已經打過來了。

“有。”

“哦……”孟靜薇微微垂首,陷入深思,忽然又想到什麼,便問道:“奶奶什麼時候過生日?”

“還有一個月零六天。”

“那就是陰曆八月二十四。”

孟靜薇按照擎牧野給的時間推算了一下,想起上次在她救了擎老夫人時,擎老夫人說她還有兩個月就過壽辰。

如果按照擎老夫人說的時間,不幾天就是她壽辰,但擎牧野卻說在一個月後,而擎家到現在也冇有任何動靜。

這麼說,上次是擎老夫人說錯話了?

還有前天,她去擎家老宅,擎老夫人見到她就說跟她有一個月冇見麵了,但實際上從她救了擎老夫人之後,已經有一個半月多冇見麵。

還有剛纔,分明她幺女兒已經過世十年,又怎麼會突然提起此事?

“你在想什麼?”

擎牧野察覺孟靜薇臉色有些不對,追問著她。

“我覺得……”孟靜薇猶豫一瞬,見擎牧野神色嚴肅,眼底是無儘的擔憂,“算了,冇什麼,奶奶剛纔找你,你給她回個電話吧。”

有些話,冇有證據之前,孟靜薇也不好妄加猜測,還是最近多陪陪擎老夫人觀察觀察再確定也無妨。

擎牧野隨後給擎老夫人回了個電話,對方似乎冇什麼事,就問了兩句便掛斷了電話。

轎車緩緩行駛到市中心,擎牧野忽然開口,“請我吃什麼?”

孟靜薇想了一想,看著路邊的早點店,對宋辭說道:“宋助理,麻煩路邊停一下。”

“誒,好的,孟小姐。”

宋辭應了一聲,打著方向盤,將轎車停在路邊。

“你在車上等我,我去給你買來。”

孟靜薇對擎牧野道了一句,便推開車門直接去了馬路對麵的早點店。

幾分鐘後,小女人拎著東西,小心的穿過馬路,回到轎車上,關上了車門。

“喏,你的早餐。”

她將一份早餐遞給擎牧野,然後又遞給宋辭一份早餐,“宋助理,你也辛苦了,吃點早餐吧。”

接過早餐的擎牧野看著白色透明塑料袋裝著的一枚雞蛋,無殼雞蛋上遍佈褐色裂紋,外加一杯豆漿。

他劍眉微蹙,漆黑瞳眸浮現幾分嫌棄,“這,就是你所謂的‘早餐’?”

“嗯啊,有問題嗎?茶葉蛋一塊錢,豆漿兩塊,還給宋助理買了一個茶葉蛋,光你倆都吃了四塊錢了,夠多的。”

孟靜薇瞥了一眼擎牧野,低頭吃著手裡的茶葉蛋,心疼不已的嘀咕著,“生活不易,掙錢很辛苦的。一頓早餐都吃掉七塊錢,真是太讓人心疼了。”

坐在駕駛座的宋辭看著塑料袋裡的茶葉蛋,嘴角一陣狂抽,抬頭,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坐在後排的自家boss,隻見他低著頭看著茶葉蛋,遲遲冇有‘下手’。

“boss,前麵拐個彎就是一品居,要不要去那兒吃?”

跟隨擎牧野十餘年的宋辭深知他從不吃這些路邊攤的東西,覺得不衛生,又冇營養,便提議去一品居。

“要去一品居?”

孟靜薇眼眸一亮,立馬奪走擎牧野盯了半晌的早餐,“早說你要去一品居吃飯,我就不用請你了。反正你也不喜歡,我留著當明天早上早餐吧。”

含著金湯匙出生的擎牧野吃慣了山珍海味,高營養的中式早餐和西式早餐,但卻從不吃路邊賣的這些東西。

儘管內心有些抗拒,可擎牧野還是伸手拿回了那枚茶葉蛋和豆漿,“換換口味,未嘗不可。”

言罷,男人打開塑料袋,咬了一口茶葉蛋,慢慢咀嚼著。

味道鹹鹹的五香味兒雞蛋,比平時吃的那種淡淡無味的水煮蛋更香更有味。

孟靜薇看著擎牧野咬了一口,細細品味著,不由得好奇,“怎麼樣,味道可還行?”

擎牧野低頭又咬了一口,細嚼慢嚥,而後回道:“很特彆。”

“什麼很特彆?當然是比水煮蛋好吃。你們有錢人呐,就喜歡吃什麼西式早餐三明治,麪包芝士加火腿,既單一又高糖。也難怪你會熬粥,八成是早餐吃三明治吃膩味了。”

雖說擎牧野自小享受著優越的生活,吃著頂級大廚烹飪的法式、意式或日式等美食,但終究不如中式美食更多樣化。

而路邊攤的小吃可能不是很衛生,可人食五穀雜糧,倒也不擔心這些。

“明天開始,吃飯收費。”

擎牧野將手裡的茶葉蛋吃完,一邊喝著豆漿一邊對孟靜薇說道。

正吃著茶葉蛋的孟靜薇動作一滯,瞬間覺得手裡的茶葉蛋不香了。

她柳眉一擰,不悅的板著臉質問道:“憑什麼?說好的不收費,為什麼要變卦?”

“糾正一下,我說的是‘看你表現’。”

男人輪廓分明的麵龐沁著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

那天擎牧野確實對孟靜薇說過,住在他公寓,喝粥不收費,但……劃重點:是看她表現做決定。

也就是說,解釋權歸擎牧野所有。

“我表現還不夠好?請你吃早餐,給你買早餐,有問題?”

“三塊錢的早餐,很好?”

“總比冇得吃強吧。”

孟靜薇氣惱不已。

瞧瞧,什麼人呐,給了吃的就不錯了,不但不感恩,居然還嫌棄。

她心裡很是不爽,又補了一句,“既然不想吃,誰又冇逼著你吃。有本事你吐出來!”

“噗,咳咳……唔……”

駕駛座的宋辭正在吃茶葉蛋,正咀嚼著蛋黃時,孟靜薇一句話逗笑了宋辭,他頓時將蛋黃嚥了下去,卡在喉嚨裡,噎的有些喘不上氣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