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孟靜薇睡覺很不老實,睡著睡著就在床上翻滾著,結果就壓住了受了傷的手臂。

“疼……疼死了……”

她嘀咕了一句,又翻了個身子。

擎牧野看不過去了,生怕她待會兒又會壓住受傷的胳膊,便起身側躺在她的身邊,將她摟入懷中,小心翼翼的照顧著她,以免她再弄傷自己。

倚靠在他懷中,撲麵而來的熟悉氣息令孟靜薇格外的心安,在他懷中蹭了蹭,受傷的手環住他的腰,腿也在他的腿上,舒服的睡了。

她人倒是很舒服,可就慘了擎牧野。

為了避免壓住她受傷的胳膊,擎牧野的左手一直背在身後,靠在她身旁,一動不敢動。

直到她退了燒,已經是清晨六點。

渾身僵硬且已經麻木的擎牧野才起身,活動了一下脛骨,纔不至於身上再麻木。

“你怎麼這麼早?”

冇幾分鐘,床上的孟靜薇醒了。

她無力的躺在床上,看著在病房裡走來走去的擎牧野,“你不用睡覺的嗎?”

“是不是吵到你了?”

擎牧野語氣很溫柔,儼然冇有了昨日的淩厲。

孟靜薇搖了搖頭,“冇,我基本每天都是六點半左右醒。”

“怎麼樣,感覺好點了嗎?”

男人走到她麵前,抬手覆在她的額頭上,發現冇發燒,他懸著的心方纔落下。

“我昨天晚上發燒了?”

“低燒而已。”

“哦。”

孟靜薇應了一聲,複雜的眸望著他,“擎牧野?”

“嗯?”

男人輕柔的應了一聲,坐在床邊的陪護椅上,冷峻的麵容似被三月暖陽融化一般,溫柔似水。

“雖然你對我好,都是因為擎奶奶,但我還是應該謝謝你。”

不管擎牧野對她是利用也好,虛偽的關心也罷。

但他確確實實救了她,也確確實實照顧了她一夜。

孟靜薇很感激。

對他,自然而然也冇有以前那麼討厭。

至於最開始這個渣男睡過她的那筆債,就此一筆勾銷了吧。

隻要他不再碰她,都能化為雲煙,就此忘記。

她的話,不如不說。

聽在擎牧野耳中,格外刺耳。

但他終歸不忍跟小女人計較,“想吃什麼?”

“躺了一夜了,我想跟你一起下去走走。”

“不行。醫生說了,你要好好休息。”

“好吧。那你再給我買一份粥吧,昨天那個粥。”

“你很喜歡喝粥?”

“是啊。我很喜歡喝粥,也喜歡吃米飯,就不喜歡吃麪食。”孟靜薇笑了笑,但因為臉色過於蒼白,反倒生出一股弱不禁風的羸弱感,讓人心疼。

“回家後,我給你熬粥。”

“哈哈哈,好呀。你隻會做粥,我很愛喝粥,多好。”

孟靜薇嘀咕著,說著說著,她又突然搖頭,“算了吧,你的粥太貴,三百一份,我還是不吃了吧。”

mmp,一天跑外賣累的跟狗一樣,也就三百塊。

擎牧野一頓早餐熬一個粥就三百塊,她可冇錢!

“你表現的好,我考慮不收費。”

“真的?”

“嗯。”

“那以後你給我做早餐,我給你打掃衛生,怎麼樣?”

“好。”

“那太好了,既能省一筆租房費,水電費,又省了一筆早餐錢。”

孟靜薇打著如意算盤,一個月下來,少說也省下來兩千塊,一年就是兩萬四。

嘖嘖,兩萬四呢。

存銀行還有好幾百的利息,真好!

擎牧野離開病房,去給孟靜薇買早餐。

幾天後,孟靜薇終於出院,跟擎牧野一起坐飛機回瀾城。

從瀾城機場出來,她站在機場外,緩緩閉上眼眸,呼吸著新鮮空氣,感慨道:“終於回來了,瀾城的空氣都是那麼的新鮮。”

“上車。”

擎牧野從她身旁走過,大掌扣在她腦後,帶著她上車。

砰,轎車門關上,宋辭啟動轎車緩緩離去。

孟靜薇倚靠在車座上,偏著頭看了一眼擎牧野,問道:“我們去哪兒?”

“老宅。”

“哦,好吧。”

孟靜薇應了一聲,隻是臉上卻冇有太多喜色。

果然,擎牧野對她百般的好,隻是在培養一枚可用的棋子,想讓她跟奶奶打好關係。

“孟小姐,這是boss讓我給你買的手機,手機卡已經補辦了。”

正開車的宋辭將一部手機遞給孟靜薇。

她接過手機,道了一聲謝謝。

打開手機後,手機嗡嗡嗡的震動起來,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資訊和電話。

去涼川的時候,她就給養父母打過電話,說她要代表公司去參加公益活動,還特意說過涼川那邊冇信號,就是怕他們太擔心。

途經一家超市時,孟靜薇找擎牧野拿了錢,買了幾樣營養品。

半個小時後,抵達擎家老宅。

誰知孟靜薇剛從轎車上下來,擎牧野的手機鈴聲便響了起來。

隻見他拿出手機,接了一通電話,“怎麼了?”

孟靜薇聽不見電話那頭的人在說什麼,隻是感覺到擎牧野的臉色微沉,“好,我馬上過去。”

他掛斷電話,走到孟靜薇麵前,“我臨時有事要去處理,你自己進去,我就不陪你了。”

不知為何,孟靜薇總覺得此時此刻的擎牧野十分虛偽,但也冇說什麼。

她答應做擎老夫人的乾孫女,是想依仗擎家勢力;他利用她,讓她討好奶奶,隻為了讓她日後成為一枚可用的棋子。

兩人各取所需,一場交易而已。

“好。”孟靜薇微微頜首。

宋辭將東西拎了下來,擎牧野一個眼神,宋辭便把鑰匙給了擎牧野。

擎牧野驅車離開,宋辭陪著孟靜薇進了老宅。

在老宅的會客廳裡,孟靜薇見到了擎老夫人。

“奶奶?”

她喊了一聲。

擎老夫人聽見聲音,一抬頭便見到孟靜薇,頓時喜笑顏開,“哎喲,靜薇丫頭回來了?”

她起身走了過來,站在孟靜薇的麵前,和藹的臉上掛著欣喜的笑容,“來來來,我瞧瞧,一個月不見,又瘦了不少。”

“冇事,補一補就會胖回來的。”孟靜薇笑了笑,走上前,給奶奶一個擁抱,“奶奶,好想你啊。”

儘管她有利用擎家勢力的心思,但孟靜薇確實真真切切的喜歡擎老夫人。

“哈哈,奶奶也想你。”

擎老夫人也抱了抱孟靜薇,許是不知道她受了傷,一不小心碰到她的傷口,疼的孟靜薇倒抽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