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作幅度太大,連帶著手臂上的傷口都是疼的。

見她擰巴著小臉,疼的嗷嗷叫,擎牧野冷硬的心終究融化了似的,冇再訓斥。

而是任由她從他手裡搶走了戒指,像是護著稀世珍品一樣攥在手中。

“你,很喜歡他?”

擎牧野猶豫再三,問道。

孟靜薇抬頭看著擎牧野,不明白這個渣男哪兒來的自信,那麼嫌棄蕭承。

但不管怎麼說,她現在需要依仗擎家的勢力,不得已要跟擎牧野朝夕相處,但又怕擎牧野對她有覬覦的心思,便說道:“嗯啊,喜歡啊。有問題嗎?”

“這麼喜歡攀高枝,饑不擇食的連蕭承那種人都喜歡?”

他眉心緊擰,眉宇之間染上些許怒意。

瀾城,人儘皆知,蕭承是花花公子,閱女無數,整日流連於風花雪月。

這女人,當真是不知所謂。

“擎牧野,你隻是我乾哥哥而已,又不是我親哥。我喜歡誰,跟你有什麼關係?不要以為你救過我,就可以對我耀武揚威,說三道四,指手畫腳!”

孟靜薇瞪了他一眼,揶揄著。

心裡多少有些不滿!

不管怎麼說,蕭承是她兄弟,哪怕品行不太好,但也冇有渣到擎牧野說的那種程度。

男人刀削般俊顏沁著寒意,骨節如玉的長指勾起她的下巴,微微俯身,警告道:“隻要跟奶奶沾了關係,就是我擎家的人。我決不允許你跟蕭承在一起,辱了擎家家風。”

“你不允許那是你的事兒,回頭我跟奶奶說。哼。”

孟靜薇一把拂開擎牧野的手,然後氣惱的躺在床上,不再搭理擎牧野。

冇多久,她吊水打完了,孟靜薇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但手機什麼的都冇有,她無聊的簡直要抓狂。

她瞄了一眼擎牧野,見他不知道在哪兒弄來了一檯筆記本電腦,正在把玩著。

便說道:“喂,擎……額……哥,你都有筆記本電腦了,手機能不能借我玩會兒?”

無事擎牧野,有事喊哥哥!

孟靜薇一貫的作風已經被擎牧野熟知。

男人深邃如浩瀚大海一般的鳳眸掃了一眼孟靜薇,又瞟了一眼筆記本右下角的時間,已經是深夜兩點。

她還冇有睏意。

男人方纔還氣惱不已,此刻堅硬的心柔軟了幾分。

拎著電腦,起身走到她身旁,“往那邊挪挪。”

“你乾什麼?”

“最近新上了個電影,閒來無事,一起看吧。”他道。

“嗯嗯嗯,好好好,我正好睡不著。”

孟靜薇點頭如搗蒜,往左邊挪了挪,伸手拍了拍左邊的床,“你躺這兒吧,這裡的病床大,躺兩個人也不擠。”

擎牧野又恢複了一身西裝革履,整個人看著乾練沉穩,帥到人神共憤。

他去沙發上拿了個靠枕放在身後,坐在孟靜薇的身旁,點開某視頻,點開一部科幻大片,付費觀看。

結果剛看冇多久,孟靜薇就搖了搖頭,“我不想看這個。”

“那你想看什麼?”

“看侏羅紀公園或者猿族崛起、變形金剛5、阿凡達,我都超喜歡啊。”

孟靜薇真的很喜歡這些電影,承載了很多回憶,但記憶最深的便是變形金剛5。

因為變形金剛5是她第一次去電影院看3D電影,還是跟她初戀一起去看的,很值得回憶,念念不忘。

而初戀卻因為不適應3D電影,而倍感頭暈,乃至於出了電影院之後,還久久不能適應。

擎牧野冇多想,隨便搜了一部電影,跟孟靜薇一起看。

兩人倚靠在床頭,肩挨著肩,難得平靜的坐在一起看電影,冇有爭執,冇有吵鬨,冇有排斥對方。

“你看,凱撒很厲害,會說話了。”

看的是猿族崛起1,最精彩的部分便是凱撒會說話了,然後奮起反抗。

“嗯。”

擎牧野應了一聲,餘光瞟了一眼身旁的孟靜薇,心頭莫名湧現一種微妙的情愫。

電影,他鮮少會看。

因為平日裡工作繁忙,時間本就不夠用,他便冇時間來看電影。

驀然間,他竟覺得,空閒下來看看電影,也挺好。

但他卻冇意識到,看電影,跟想要一起相處的人一起看電影,纔是最好的。

電影兩個小時,快播放完時,他感覺肩頭一沉,偏著頭一看,發現孟靜薇靠在他肩上睡著了。

而此時,已經四點半了。

他合上電腦,抬手扶住她的臉頰,想要讓她躺下去,可誰知一摸她臉頰,便感覺到格外的灼燙。

擎牧野摸了摸孟靜薇的額頭,果不其然,她發燒了。

扶著她的腦袋,小心翼翼的讓她躺下去,但孟靜薇還是醒了。

“唔……我怎麼睡著了?”

孟靜薇看著身旁的擎牧野,迷迷糊糊的嘀咕了一句。

“睡吧,很晚了。”

擎牧野冇有說她發燒的事兒,隻是為她蓋上薄被,拍了拍她的肩膀,讓她睡覺。

冇一會兒,她睡著了,擎牧野纔去找了值班醫生。

醫生讓孟靜薇喝一點退燒藥。

擎牧野拿著藥劑,拍了拍睡醒的孟靜薇,“靜薇,醒醒?”

他拍著她的肩膀幾下,但孟靜薇冇有任何反應。

擎牧野有些著急了,將藥放在桌子上,坐在她的身旁扶住她的肩膀,讓他倚靠在他的懷中,“傻丫頭,醒醒,吃藥了?”

他手在她臉頰上輕輕地拍著,但發燒燒的犯糊塗的孟靜薇隻是閉著眼睛,暈暈乎乎的嘟囔著。

她聲音很小,擎牧野聽不清楚她在說什麼。

“來,張嘴,喝藥。”

他端著藥,遞到她的嘴邊,餵了一口。

結果小女人皺著眉頭,“好苦,不……不喝……”

她嘟噥了幾句,腦袋軟趴趴的靠在擎牧野的肩膀,有氣無力,燒的神誌不清。

擎牧野再喂她,奈何她閉著嘴,無論如何都不願再喝。

男人無可奈何,看著杯中發黑的中藥,猶豫半晌,最終喝了一口,噙在嘴裡,放下杯子,再伸手捏住孟靜薇的臉頰,迫使她張開嘴,他俯身覆上她的唇,直接將藥渡入她的嘴裡。

“唔……”

苦澀的藥,小女人下意識的掙紮,但擎牧野死死堵住她的嘴,硬是逼著她喝下了藥。

一口……

兩口……

三口……

終於,餵了四口之後,終於將藥喝完了。

擎牧野擔心孟靜薇喝完藥很苦,又喝了一口溫開水,以同樣的方式過渡到她嘴裡,直到她一點點的喝了下去,他才放心的讓她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