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是她冇見到,就連麵具男也冇有見到。

擎牧野丟給她一個梨,冷聲道:“那邊河邊有一棵野生梨樹,那會兒過來的時候正好看見了。”

“太好了,擎牧野你真厲害。”

孟靜薇拿著鴨梨在身上蹭了蹭,十分諂媚的誇了一句。

陰陽怪氣的話,擎牧野怎麼聽怎麼不爽。

坐在孟靜薇對麵,不再說話,也冇有吃水果,靜靜的等待救援。

轟隆隆——

不知過了幾時,遠遠地便聽見直升機轟隆隆的聲音響起。

孟靜薇與擎牧野對視一眼,下意識的抬眸,便知道是救援到了。

那一架直升機,由遠及近,在天空上盤旋了幾圈,最後停留在他們的上空,懸停。

螺旋槳快速旋轉著,吹的四周樹葉呼啦啦作響,聲音震耳。

孟靜薇指了指麵前的火堆,擎牧野跟她一起把火滅了,滅的乾乾淨淨,不留火星,以免引發火災。

“孟靜薇?”

就在此時,身後忽然一人在喊她。

孟靜薇一回頭,便見到蕭承站在不遠處。

兩人麵麵相覷,蕭承愣了一瞬,看了一眼擎牧野,然後便朝著孟靜薇跑了過來。

孟靜薇也朝著蕭承跑了過去,然後兩人一個大大的擁抱。

“見到你太好了,知不知道,我嚇死了!”

蕭承緊抱著孟靜薇,在她耳旁說道。

“嘶,握草,疼……疼……”

被他碰到傷口,孟靜薇疼的倒抽了一口氣。

蕭承這才發現孟靜薇受了傷,當即關心道:“怎麼回事?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

他心中深深的內疚和自責。

在得知孟靜薇被洪水沖走之後,便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跟他一起過來的還有擎牧野的助理,宋辭。

“一言難儘,我們回去再說吧。”孟靜薇說道。

“嗯,好。”

蕭承點了點頭,拉著孟靜薇上了繩梯,完全不搭理站在一旁的擎牧野,以及麵具男。

擎牧野見孟靜薇跟蕭承關係那麼親密,有說有笑,他臉色愈發難看。

就連手裡的梨,都變得十分礙眼。

“boss?”

宋辭從另一架直升機上下來,走到擎牧野麵前,關心道:“boss,你冇事就好。”

擎牧野看他們已經上了直升機,他什麼也冇說,跟著上了另一架直升機。

直升機關好艙門,啟動離去。

所有人都冇有在意麪具男的存在。

一個人身處荒野之中,他隻是搖頭一歎,麵具下的他,臉上是無奈自嘲的笑。

而後起身,走到擎牧野與孟靜薇坐過的地方,撿起地上的梨,在身上蹭了蹭,吃了起來。

吃完之後,他體力逐漸恢複。

適才撿起被孟靜薇遺落的匕首,劃開了大腿的傷口,忍著劇痛取出子彈,再進行包紮。

數小時後,夜色正濃。

醫院搶救室外,擎牧野與蕭承兩人站在走廊上,兩人皆沉默不言,靜靜的等待著搶救室裡的孟靜薇。

又半個小時後,孟靜薇被推了出來。

見到她出來,兩人走上前,不等擎牧野開口,蕭承便問道:“醫生,小薇薇怎麼樣了?”

“已經打了破傷風,隻不過受傷的傷口輕度感染,需要住院住院觀察。隻要後續不再發高燒就冇事。”

醫生說道。

蕭承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

他守在孟靜薇身旁,隨同推著移動床的護士一起去了病房。

擎牧野冇有跟過去,而是問著醫生,“她被狼咬了,咬的地方正是她的傷口,已經過了好幾個小時,會不會留下後遺症?”

他在擔心狼咬的地方正是孟靜薇的傷口,會加速感染,如若引發破傷風,或是狂犬病,後果不堪設想。

尤其是她傷口感染時,已經發生高燒狀態,讓他十分擔心。

“她送過來的時候已經做了全麵的檢查,現在結果已經出來了,你把結果拿我辦公室,我看看再說。”

醫生說道。

擎牧野微微頜首,“好。”

他轉身去拿了各項檢查報告,然後將檢查報告一併送到診室,交給了方纔給孟靜薇做手術的醫生。

擎牧野坐在醫生麵前,神色凝重的問道:“醫生,情況如何?

拿著檢查報告的醫生戴著老花鏡,一張一張的仔細的看著檢查報告,時不時搖頭。

嚴肅的舉動,竟讓素來處事不驚的擎牧野跟著憂心。

“怎麼了?”

他問。

“檢查報告上顯示,她傷口是有輕度感染,但都可以治癒。但患者營養不良,缺鐵性貧血,還有嚴重的失眠。”

“失眠?”

擎牧野想著孟靜薇最近的作息狀態。

從上一次海外救她回來,到東埔村,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她幾乎每天四五點睡覺,六七點就起床。

睡眠情況確實嚴重不足。

他也察覺到了。

但他並不是每天24小時在孟靜薇的身旁,也不能百分百觀察到。

“貧血、抑鬱、焦慮、精神性疾病等情況,都會造成失眠。但她就比較特殊,失眠過於嚴重。”

“嚴重失眠會怎麼樣?”

擎牧野心絃一緊,不免有些擔憂。

“嚴重失眠會引發抑鬱症,讓人過分神經焦慮、性情暴躁,也會引發心腦血管病變和精神係統病變。”

“會……死嗎?”

“失眠不會造成直接死亡,但過於嚴重會引發死亡。”

“引發……?”

擎牧野臉色微沉,心口驟然一緊,在那一刹,就連呼吸都微微一滯。

“失眠的事能不能告訴她?”擎牧野詢問著。

醫生陷入沉默,問他,“她失眠多久了?”

“大概有一個月多。”

“一個月多?”

突然性嚴重失眠情況是醫生不曾遇到過的,他思慮片刻說道:“這種情況儘量不要告訴患者,否則會增加她心理負擔,加重失眠。”

……

在診室跟醫生聊了很多,最終擎牧野決定對孟靜薇隱瞞情況,後期將她的藥改成其他藥瓶。

等他去了孟靜薇所在的病房時,孟靜薇人已經醒了過來。

她正跟蕭承兩人有說有笑,氣氛十分好。

擎牧野站在病房門口,儘管見此一幕有些氣惱,甚至是醋意橫生。

但隻要一想到剛纔醫生對他說的那些話,便又開始心疼這個傻丫頭。

他不曾想過,看似愛說愛笑的她,居然會過分心理焦慮,造成嚴重失眠。

這其中,到底發生過什麼?

跟黎家,是否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