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另外兩隻狼朝著她撲了過來,孟靜薇正跟那兩隻狼殊死搏鬥時,狼王站了起來,憑藉著靈敏的嗅覺朝著她撲了過來。

孟靜薇正與另外兩隻狼斡旋著,無法兼顧狼王的襲擊。

就在她以為自己即將命喪當場時,砰地一聲巨響,聲音驚得林間小鳥振翅高飛,狼王嗷嗚了一聲,直接倒在了地上。

孟靜薇順著那一道槍聲看了過去,便見到擎牧野宛如從天而降一般出現在她身旁,手裡握著槍,又對她麵前的狼,砰砰兩槍,直接打死了。

狼倒在地上,孟靜薇好似泄了氣兒似的,跌坐在地上,虛弱的看向朝著她小跑過來的擎牧野。

男人,一如既往的俊美無雙,隻是那張輪廓分明,五官立體宛如刀削般的俊顏上滿載著擔憂。

他三步並作兩步走到她的麵前,居高臨下的看了她一眼,而後目光落在她的右手臂上。

手臂上鮮血淋漓,因為穿著短袖,毫無任何遮擋,猙獰的傷口就這麼呈現在擎牧野的麵前。

被狼咬過的地方溢位殷紅血跡,更刺激著未癒合的傷口出了血,順著她白皙手指蜿蜒而下,滴落在青草葉子上。

孟靜薇虛弱無力的靠在樹乾上,右腿屈膝,受傷的手臂無力的搭在膝蓋上,手指微顫,血流不止。

分明狀態十分不好,可孟靜薇見到擎牧野時,臉上卻洋溢著一抹欣慰的笑。

那笑,輕鬆中帶著一種莫名的安全感,似乎緊張的心在一瞬間鬆懈了下來,她再也不用害怕了似的。

“你再不來,可能這輩子都見不到我了。”

孟靜薇忍俊不禁,調侃著。

她就知道,擎牧野一定會過來找她的。

果然,他冇有讓她失望!

天知道,當擎牧野從叢林上空飄著的一縷煙趕過來時,見到麵前的一幕有多緊張。

一個身型纖瘦的女人,被幾隻狼圍攻,險些命喪當場。

那一刻,他幾乎心跳停止了似的,緊張到窒息。

男人素日裡冷如冰霜的臉漾起一抹淺笑,“你命硬,死不了。”

似是調侃,實則是在安慰。

他蹲下身子,看著她受傷的右臂,傷痕累累,便對她說道:“受傷嚴重,需要趕緊出去打破傷風針。”

說著,他脫掉身上的白色短袖衫,將衣服撕成一條一條的,纏在她的手臂上,簡單的包紮著。

“你怎麼這麼快就找到我了?”

兩三百裡的路程,孟靜薇很難想象擎牧野是怎麼找到她的。

“怕你死了,奶奶會傷心。”

擎牧野一邊幫她包紮著,一邊說道。

“我命硬,死不了。不過……”

孟靜薇看著擎牧野,抿了抿唇,問道:“有冇有吃的?我餓。”

是真的餓,很餓的那種。

她說完,看著擎牧野,卻見男人怔楞一瞬,她當即擺了擺手,“算了算了,你這種男人怎麼會有吃的。”

“這個,你吃嗎?”

男人在口袋裡摸了摸,然後手攤在孟靜薇的麵前,掌心內竟然是……大白兔奶糖。

小女人見到糖,雙眸一亮,問道:“你哪兒來的糖?”

現在冇有吃的,能吃幾顆糖補充體力也是不錯的。

“這次捐給孩子們的不僅有學習用品,還有很多小零食。這是那天我去學校幫孩子們,他們送給我的。”

說著,男人拿起一顆大白兔奶糖,剝開糖紙,將一顆奶糖塞進了她的嘴裡。

大白兔奶糖軟軟的,很甜很甜。

這大抵是幾日來孟靜薇吃過最好吃的東西,嚐到了甜味兒,她嘴裡的苦澀被瞬間驅趕走,頓時心情也好了不少,傻乎乎的看向擎牧野,衝著他笑了笑。

她一笑,明媚笑容夾雜著些許苦澀,男人雖有些心疼,卻也欣慰一笑。

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笑得像個傻子。”

小女人笑著笑著,彆過頭看向一旁,澄澈明眸頓時湧出一陣酸澀,眼眶泛了紅,卻不願讓擎牧野看見。

怕他會趁機落井下石,嘲笑她。

她的舉動落在擎牧野眼中,擎牧野跟著心揪了起來,萬般心疼的看著她,問道:“想不想吃肉?”

孟靜薇吸了吸鼻子,費解的皺著眉頭,“哪兒有肉?”

男人微微抬額,瞟了一眼身旁的狼……

這不是,現成的麼。

“狼是保護動物,犯法的吧。”孟靜薇問著。

男人挑眉看著她,“你人都快死了,還在乎這個?”

孟靜薇冇再說什麼,因為她已經三天冇吃飯,又長途跋涉,又累又餓,如果能有吃的,那再好不過了。

“老實坐著,我給你弄。”

男人找了乾柴,在她麵前架起了一堆火,然後拖著一隻狼去處理,清洗之後架在火上烤了起來。

“你在這兒生火,會把狼引來的。”孟靜薇不免有些擔憂。

“有我在,你安心休息便是。”

擎牧野說道。

那一句話,承載著萬千的安全感襲上心頭,讓孟靜薇感到格外的安心和輕鬆。

分明擎牧野是黎允兒的未婚夫,她本應該防備,奈何多日來的相處,她對擎牧野竟漸漸地放下防備!

沙沙沙——

驀然間,細碎的聲音響起。

兩人抬眸對視一眼,而後雙雙側目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去。

這時,密林中忽然竄出來一人。

那人不是彆人,正是……麵具男!

麵具男怔楞原地,看了一眼擎牧野,又看著坐在火堆旁的孟靜薇,冇有說話。

但擎牧野已然掏出手槍,黑洞洞的槍口對準麵具男,麵露寒意,十分駭人。

見此一幕,孟靜薇站起了來,受了傷的右手摁住擎牧野手裡的槍。

這一舉動讓擎牧野匪夷所思,他困惑的看了一眼孟靜薇,卻見小女人從她手裡拿走了槍,然後舉起右手,槍口對準了麵具男!

她與他四目相對,麵具男麵具下的眉擰了擰,“你要殺我?”

“不殺你,留到過年?”

孟靜薇素來都是愛憎分明的人,有仇必報之人。

她冇有多餘廢話,攥著手裡的槍,槍口一挪,對準男人的大腿,砰地一聲射了過去。

“唔……”

子彈帶來巨大的痛苦疼的他身形微顫,險些腳下一軟就跪在地上。

但男人強撐著,站在那兒,冇有動。

孟靜薇這纔將手槍遞給了擎牧野,然後對麵具男說道:“我們之間一筆勾銷。再有下次,隻能看誰運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