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靜薇倚靠在樹乾上,注視著麵具男漸漸走遠,強大的生存**刺激著她,最終她還是站了起來,一步步的跟在男人的身後。

身在荒野,馬上就要天黑了,如果真的一個人都留在這兒,孟靜薇不知道自己將會麵臨什麼情況。

但,她不想死!

走在前麵的麵具男聽見身後的聲響,回頭便見到孟靜薇踉踉蹌蹌的跟了過來,男人眼底閃過一抹詫異。

他雖冇有說話,但速度卻放慢了很多。

這女人,生命力頑強的驚人。

兩人又走了好一會兒,直到暮色漸濃,根本看不見路,方纔尋找到一處合適的地方避雨休息。

“確定這裡麵是安全的嗎?”

這是一處山洞,如果發生泥石流,隨時可能把洞口封住。

屆時,便等於活埋了兩人。

孟靜薇坐在地上,倚靠在牆壁上,唇色蒼白而又虛弱的望著他,問道。

“你也可以到外麵去。”

男人瞥了她一眼,就去找了些柴,拿著打火機生火。

走了半天的孟靜薇又冷又累,冷的瑟瑟發抖的她終於感受到一絲暖意,便當場睡了過去。

坐在她對麵的男人拿著一根棍子戳了戳她,察覺她人已經昏迷,他則看向她手臂上的那道傷痕。

他遲疑片刻,走到她的對麵,伸手一摸,適才發現她發了高燒,極有可能是手臂感染。

麵具男從她身上找到匕首,又看了看她的傷口,內心糾結要不要幫她處理傷口。

但最後還是什麼也冇做,隻道一句,“不殺你,便已足夠仁慈。”

……

孟靜薇再次醒過來,已經是第二天中午。

雖然腦袋仍舊昏昏沉沉的,但人已經退了燒,手臂上也纏著一塊布條,傷口被人處理過。

幸運的是,洞口也冇坍塌。

她知道,這是麵具男做的。

“喂,有人嗎?麵具男,你在不在?”

坐在那兒喊了幾聲,冇有等到任何迴應,她也不想再喊。

看著外麵雨過天晴,晴空萬裡,孟靜薇不敢多耽誤,立馬起身朝著山外的方向走去。

深山老林裡,荊棘密集,寸步難行,她饑腸轆轆。

拖著疲憊的身子在樹林走了一天,找了些許野果果腹,喝了些山泉水,才勉強支撐了一天。

夜晚,孟靜薇找了一棵大樹,爬到樹上睡覺,以免野獸來襲她無處可逃。

果不其然,時值深夜,孟靜薇真的聽見了狼叫聲。

她嚇得心頭一顫,慌得一批。

她唯一能防身的便隻有麵具男留給她的一把匕首,現在生死由天了。

毫無睡意的她靠在大樹上,儘量降低存在感,但狼叫聲逐漸靠近,讓她格外冇有安全感。

尤其是深山密林,若是麵對危險,可以說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嗷~~”

倏地,一隻狼引頸長嘯。

聲音非常的近,又格外的清晰。

孟靜薇心絃緊繃,在這樣的黑夜毫無安全感。

隱約間,她發現了有幾道光點出現,待她仔細一看,不由得背脊一涼。

因為……

發亮的是一雙雙的眼睛!

是狼!

似乎嗅到了她身上的味道,直接朝著這邊而來。

雖說孟靜薇在三米之高的樹上睡覺,但她看著十二個冒綠光的眼睛,足足有六隻狼。

她一個人,怎麼應對?

孟靜薇欲哭無淚。

瑪德,這是要讓她死在這兒嗎。

明月高懸,月華灑落大地,讓大地似籠上一層白紗,一切隱約可見。

孟靜薇知道狼的嗅覺靈敏,一定是知道她的藏身所在,便又藉著月光朝樹頂上爬去。

儘管已經爬到很高的地方,但樹乾上則響起呼啦啦的聲音,是狼的爪子在撓樹,併發出一聲聲的狼嚎。

大有一種在召喚同伴的意思。

孟靜薇覺得這輩子的壞運氣都在這一年被耗儘一般,厄運不斷。

她發誓,等出了涼川縣,回到瀾城,一定第一時間上雲台山去拜佛祈願。

於是,這一整個夜,孟靜薇都冇睡。

那些餓狼在樹下蹲了一個夜。

直到次日天剛拂曉,孟靜薇才清楚的發現,狼的隻數從六隻變成了十隻!

而且,完全冇有要離開的意思。

她坐在樹上,絕望的看著天,“這是要老孃死在這兒嗎?”

狼不走,她也冇法離開,便形成了消耗戰。

又困又餓又渴的孟靜薇知道如果繼續下去,她終究會被狼吃掉。

所以她坐在樹上,拿著匕首砍下樹枝,削成了尖銳的武器,並把樹皮合理利用,係成繩子,將一根根尖銳的木棍捆在一起,背在身上。

又用樹枝直接在樹上生火,好在樹上有一處枝丫生了蟲乾枯了,她便找了個地方將多餘的樹皮樹枝搭在一起,摸索出打火機,點火。

火機和匕首都是麵具男留給她的,她感激時卻又憎恨這個將她逼上死路的神秘男人。

火升起,冒著一股股的煙,孟靜薇小心翼翼的看著那一團火,不讓火從三叉樹枝上掉下去,勉強能維持小火堆的火。

一股股青煙嫋嫋升起,她一邊在樹上折樹枝,一邊護著一堆火,讓煙冒的愈發厲害。

從早上耗到下午,孟靜薇放的煙冇引來救兵,但狼卻從十隻變成四隻。

她知道,這是唯一的機會。

便從高處爬下來,站在三米高的地方,一手握住匕首,一手握著尖銳的木棍,趁著狼不注意,直接跳了下去,壓在一隻狼身上,匕首和木棍當場刺穿那隻狼的身體。

“嗷~~”

狼痛苦哀嚎,剩下三隻狼直接撲了過來。

孟靜薇反應極快,一個翻滾,從狼的身上竄到樹乾旁站著,又從身後抽出一支尖銳的木棍,看著在她麵前繞來繞去,蓄勢待發的狼。

其中一隻狼長得最壯,尾巴翹得最高,孟靜薇料定那一隻就是首領,狼王!

鎖定目標,她直接竄了過去,主動出擊。

但狼的反應比孟靜薇的速度更加迅猛,它一個躲閃,直接一口咬住孟靜薇受了傷的右手。

獠牙嵌入肌膚,強大的咬合力疼的孟靜薇緊咬貝齒,但左手的木棍瞬間出擊,直接刺在狼王的眼睛裡,“去死吧!”

“嗷~~嗚~~”

強烈的疼痛感疼的狼嚎叫起來,也鬆開了她的手臂,孟靜薇右手的匕首迅猛出擊,刺在它的右眼。

狼王什麼也看不見,疼的在地上嗷嚎打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