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把希冀放在那棵樹上。

但那一棵樹,卻生長在右邊,亦是麵具男的那一邊。

孟靜薇往右邊挪了挪,儘量讓自己能有機會去抓住那棵大樹,因為那可能是唯一的生存機會。

但麵具男很有可能是她求生的最大阻礙,她必須我抓住機會。

兩人都往右邊靠攏,眼看著即將抵達那棵樹,但因為兩人都在右邊,增加了阻力,水凶猛的衝著,致使粗木杆陡然一斜,變成了豎向下流。

一下子讓他們距離那棵樹橫向距離變遠了。

“我拉著你,你鬆手。”

孟靜薇直接拉住麵具男的手,讓他鬆開粗木杆往河邊遊,哪怕一點點的掙紮,也能博取生機。

此時此刻,孟靜薇冇有選擇,哪怕是一線生機,哪怕麵具男可能活下來,然後砍斷繩子斷了她的生路,她也必須爭取。

因為……

她不想死!

麵具男麵具下那一雙眼眸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孟靜薇,然後直接鬆開了孟靜薇。

兩人之間繫著繩子,他鬆開之後奮力往右邊掙紮。

十米……

六米……

三米……

一米!!!

十米的距離,不過是眨眼的功夫便到了,但此刻麵具男距離那棵樹還有一段距離。

孟靜薇嚇得心絃緊繃,整個人緊張極了,生怕又錯過了機會。

但千鈞一髮之際,麵具男忽然掏出一把匕首,緊握在手中,在他與那棵樹險些擦肩而過時,手裡的匕首猛地一刺,冇入樹乾中。

孟靜薇立馬鬆開她抱著的粗木杆,以免過重的衝擊力將麵具男一起沖走,斷送了最後掙紮的機會。

男人借力使力,哪怕孟靜薇給他造成了壓力,他還是伸手抱住了粗木杆,一點點的爬了上去,成功脫險!

孟靜薇還在水中,她藉著繩子的力量,一點點拽著繩子往麵具男麵前爬了過去。

但麵具男卻舉起了手裡的匕首,隻要他輕輕一揮,孟靜薇便會隨著河流被沖走!

她心臟砰砰直跳,從來冇有任何時刻會像此時這般求生欲滿滿。

孟靜薇冇說話,繼續往他身旁遊了過去,眼看著靠近了,可麵具男舉著的匕首直接刺了下來。

那一刹,她心都涼了,仿若已經看見了死亡。

但孟靜薇心有不甘,在最後一刻奮力逆遊,伸手一拽,想要抱住樹乾,但還是低估了水的衝擊力。

人又被衝開了幾十公分!

她,真的要死在這兒了嗎?

孟靜薇腦海裡浮現出巨大的問號。

但這時,麵具男卻一把拽住她的手,將她拉了過來,兩人順著斜長在岸邊的樹,爬到了岸上。

耗儘體力的兩人躺在岸邊,疲倦的不想再做掙紮。

孟靜薇卻問道:“為什麼會救我?”

最後他匕首刺下去的那一刻,她以為麵具男要割斷繩子,讓她墜入湍急河中,可誰知男人隻是收起了匕首,伸手拽著她脫離險境。

她的問題冇有等到麵具男的回答。

兩人就這樣躺在岸邊,等到體力恢複了之後才站了起來,朝著遠處而去。

“你到底是誰?”

穿梭在樹林中,遠離了凶猛河水的波濤洶湧聲,一切變得安靜,就連雨也停了下來。

孟靜薇便問著身旁的男人。

他不再像之前那樣佝僂著身子,一瘸一拐的,而是像個正常人一樣筆挺而立,健步如飛。

孟靜薇早該查出這個人身份存疑,但因為他們來東埔村是不久前的決定,而麵具男早在他們來之前就已經在村子裡。

所以她才覺得麵具男在時間的推算上,不可能有問題。

結果,還是她輕敵了。

麵具男冇有理會孟靜薇,兩人隻是一直朝前走著,奈何四周荒無人煙,最終兩人選擇了爬上山。

當他們氣喘籲籲站在山頂時,看向四周,除了嫋嫋升起的薄霧,根本看不見任何人和村落。

“以這個洪水流速,至少每小時40千米。”

孟靜薇一邊說著,一邊抬手看了一下腕錶時間。

距離她早上起來,已經過去了五個小時。

從村長家出來,到河邊,以半小時計算;從水中起來到山上,以一小時計算,也就是說他們落水後支撐了三個半小時,已經在140千米外。

這個距離,太遠了。

孟靜薇不熟悉這邊的地理環境,一時間也有些犯難。

剛停下的雨又在繼續下著,而孟靜薇卻覺得渾身軟綿綿的,走路都有氣無力。

她低頭看著右手,手臂上被劃出一條大口子,被水泡的泛白,腫脹起來,十分駭人。

而手腕處,上次救了麵具男這個混蛋,被蛇咬後,她在手腕上也劃了個十字形放了血,雖說已經逐漸癒合,但被水泡了之後,結的痂已經脫落。

孟靜薇手臂很疼,但當下又冇有東西可以消炎,她最怕的就是傷口會化膿。

她用衣服綁住手腕,奈何一直下雨,綁住手腕反倒也不好。

便就這順其自然,冇有再搭理。

麵具男看了一眼她的傷口,冇說話,朝著山下走去。

孟靜薇跟著麵具男,兩人一路下山,不知道走了多久,她速度越來越慢,越來越慢。

“你走的太快了,能不能走慢一點。”

孟靜薇有些跟不上節奏,便對麵具男道了一句。

殊不知,麵具男早已在無形中速度放慢了很多,隻是她冇有察覺到而已。

“再走不出去,我們很有可能會餓死在這。”

方圓百裡,如果依舊荒無人煙,對他們來說,是極大的挑戰。

暴雨過後,四處都是渾濁發黃的水,根本冇有辦法喝,而且走得久會消耗體力,冇有東西吃,根本走不了多遠。

孟靜薇憑著極強的意誌力,跟隨麵具男一路往前走,最終在夜幕降臨時,她體力不支的癱坐在地上,再也走不動了。

聽見身後的聲音,麵具男回頭一看,便見到臉色蒼白的她坐在地上,倚靠在一棵樹旁,一雙眼眸看著她,神色複雜。

麵具男走到她的麵前,掏出拿一把匕首,鋒利的刀鋒對著孟靜薇,那模樣好似再說:既然你要死了,我便送你一程,也算了了我的任務。

孟靜薇緩緩閉上眼睛,冇有掙紮,冇有說話。

因為他知道,麵具男如果想動手,早就動手了,又何必等到現在?

箏——

突兀的一聲響,麵具男將匕首紮在她身後的樹上,“今天放你一馬,如果再見,便是你運氣不夠好。”

言罷,轉身直接走了。

那把匕首,他留給她。

算是她那天在山上救他的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