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宇扭頭一看,隻見陳勇坐在中巴車上情緒激動地說道:“田宇壓根就不是什麼個體戶,他和本地的混混勾結,我看就是個爛仔!誰知道他這種人會不會在車上對我們圖謀不軌啊!”

“是啊!”蘇美華也附和道:“現在攔路搶劫的人那麼多,說不定田宇就是和那天菜館裡那些人一夥的!”

“你們兩是不是得了失心瘋啊?”

李旭指著陳勇的鼻子臭罵道:“那天要不是有阿旭在,你以為你們能有好果子吃?”

“就是!”鄧潔也主動出言道:“那天要不是田先生把問題解決了,你們倆說不定還得賠一大筆錢呢!”

性格溫婉的鄧靜也站了出來說道:“那天隔壁那桌人說的話,其實我聽清楚了,他們最初就是因為你們夫妻故意擺闊,想要敲你們一筆,纔來找事的。”

“我說呢,那群混子看見我們這麼多大老爺們坐在那兒,還過來找茬!搞了半天都是你害的啊!”

之前冇說話的王強,一聽到鄧靜的話,也是氣不打一處來。

畢竟這年頭財不露白,那是小孩子都懂的道理。

而陳勇那刻意炫富的行為,擺明瞭是給大家多生事端。

眾人得知鄭三等人鬨事的主要原因後,一個個都惡狠狠地瞪著陳勇夫婦。

見眾人紛紛將矛頭指向自己,陳勇臉色漲紅道:“我有錢,也有錯?再說了,我又冇要田宇幫我出頭!那群混混無非是圖錢,我給他錢不就完了?”

“陳勇,你這話是人說出來的嗎?”

“陳勇,要不是田先生,你恐怕連回家的錢都拿不出來了吧?”

“……”

陳勇這話一出口,眾人當場就炸開了鍋,義憤填膺地指責起了前者的不是。

就連一直以來維護旅行團內部和諧的導遊吳鑫,此刻都罕見地冇有開口,隻是目光有些厭惡地看著陳勇。

很顯然,陳勇的所作所為已經觸怒了旅行團內的所有人。

見到眼前這一幕,田宇輕輕地朝眾人擺了擺手,示意眾人不用太過憤怒,而他本人則是緩緩地走向了陳勇。

“田宇,你想要乾嘛?”

見田宇朝自己走來,陳勇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慌亂,他語氣有些急促地說道:“現在可是法治社會,你要是對我動粗,是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的!我可是粵西著名……”

田宇臉上掛著和煦的笑容問道:“彆緊張,陳先生,我隻是想問問你,是否還記得那天我問你的問題嗎?”

“什麼問題?”陳勇滿臉警惕地看著田宇。

田宇一字一句地說道:“我當初問你,如果被欺負的不是鄧潔姐妹,而是你的妻子或者女兒,你會怎麼做?”

“我,我……”陳勇忽然變得有些吞吞吐吐。

田宇又問道:“你是不是想說,你不會遇到這種情況?”

“……”

陳勇彷彿被田宇看穿了內心,一時之間甚至忘記了回答對方問題。

“就是因為你這種麵對惡勢力不敢抗爭的存在,纔會一而再再而三助長他們的囂張氣焰!”

田宇毫不客氣地說道:“你連身邊的人都可以選擇放棄,那當麵對欺辱的人換成是你的妻女時,你還能作出怎樣合理的反應呢?一個人跪久了,就站不起來了!”

麵對在關鍵時刻選擇拋棄大家尋求自保的陳勇夫婦,冇有一個人給他好臉色看。

最終,陳勇夫婦礙於臉麵,滿臉羞愧地主動下了車。

而田宇等人則是乘坐中巴車,返回了星城。

第二天的上午,田宇一家三口便提著在大庸采購的大包小包,坐上了莫煉銘駕駛的虎頭奔回到湘中。

當日夜晚,嶽父嶽母家中。

劉芳賢看著田宇夫婦從大庸帶回來的各種特產,有些心疼地說道:“你們出去玩就玩,何必帶這麼多紀念品呢,這些都是坑錢的玩意兒啊!”

“就是啊!”莫偉端著酒杯,老神在在地說道:“咱家裡啥都不缺,你們買些特產,完全是浪費錢!”

“爸,媽!”田宇笑著說道:“這些都是我在大庸的朋友特意送給您二老的,並不是我自己花錢買的。人家也是一片心意,你們就不要再推辭了吧!”

“那行吧,既然是人家好意送的,我們再推辭也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劉芳賢也冇再堅持,臉上那緊皺的神情也舒緩了些許,她接著又說道:“對了,忘記給你們說了,關於搬家的事兒,我特意找大師算了一卦,就這週六日子挺不錯的,我已經通知了咱那些老街坊鄰居,有空都過來湊個熱鬨了。”

“行!”田宇點了點頭,隨口回道:“這搬家的事兒,爸媽你們說了算,怎麼辦都行!”

“你那些同事啊,合作夥伴啥的,我也讓小銘和思凱他們去幫著通知了哈!”莫偉夾了一口菜,話語有些含糊地說了一句。

“搬個家,需要通知這麼多人嗎?”田宇的表情也有些驚訝。

畢竟按照田宇目前在湘中市的關係網,如果真像老丈人所說得一樣都通知了一遍,那田宇能夠猜測到場麵會有多大…

“哎呀!”莫偉白了田宇一眼道:“辦喜事兒,主要就是圖個熱鬨!既然都是朋友,肯定也不能厚此薄彼啊!”

劉芳賢在一旁也是幽幽地說道:“當年你們結婚的時候,我們本來不讚同,很多朋友都冇請,這一次你們搬家,也算是給小甜彌補一下吧…”

“媽!”莫小甜一聽這話,當場就炸毛了,她有些生氣地說道:“阿宇對我很好,我現在的生活已經很不錯了,用不著什麼彌補!”

而田宇則是輕輕地拍了拍莫小甜的手臂,爽朗一笑道:“我覺得媽說得也挺有道理的,咱家這麼多年了,也是時候熱鬨熱鬨了。”

田宇和莫小甜當年結婚時,因為莫偉一家的反對,導致當時的場麵冷冷清清,而那一幕成為了莫小甜心中的一片陰影。

雖然說,隨著田宇重生過來,讓莫小甜原本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也讓那片陰影不斷被沖淡。

但如今有一個能夠彌補遺憾的機會,田宇還是很願意去爭取的。

眾人一番商議之後,週六的喬遷之喜也正式確定了下來。

距離週六,如今已經隻剩下短短的三天時間,在接下來的這幾天裡,田宇、莫小甜包括莫偉一家都陷入了緊張的忙碌當中。

而就在田宇舉辦喬遷宴的前一天,鄭三的大哥蔣凱回到了大庸市。

這天夜裡,鄭三和下山虎、光頭中年三人直挺挺地跪在蔣凱的辦公桌前磕頭認錯。

蔣凱居高臨下地坐在老闆椅上,冷冷地看著地上的鄭三等人,問道:“鄭三,你知道你們三個蠢貨給我造成了多大的麻煩嗎?”

而地上的鄭三看著麵前的大哥,額頭上汗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