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球艦隊,神罰號中。

陳寧接到訊息,神族大戰帥威廉王,要親自率領神族大軍,再次展開進攻。

這場戰鬥,關係到地球艦隊的生死存亡。

如果此戰能戰勝敵人,那麼神族將元氣大傷。

若此戰失敗,地球艦隊就得交代在這裡了。

陳寧重新給大家打氣之後,再次率領地球艦隊,前去迎敵。

很快。

地球艦隊跟神族艦隊,在苦境上空,涇渭分明的展開對峙,空中大戰,一觸接發。

地麵上。

雙方的地麵部隊,也在整軍待發,哪一邊空戰取得優勢,地麵部隊就會趁機出擊。

一場全麵戰鬥,即將打響。

戰鬥即將爆發之前,神罰號接收到了敵人旗艦船發來的視頻通話請求。

伊芙望向坐在指揮椅上的陳寧,恭恭敬敬的詢問道:“總指揮大人,敵人統帥要求與你通話,你要答應嗎?”

陳寧淡淡的道:“看看敵人想要說些什麼,也無妨。”

伊芙道:“明白了!”

說完。

她就示意工作人員,接通了敵人的視頻通話申請。

緊跟著。

牆壁巨大螢幕上,便出現了敵人的身影。

隻見一個穿著合金戰甲,端坐在指揮椅上的魁梧神族統帥,正是神族大戰帥威廉王。

威廉王後麵。

還有四位戰帥一字排開,分彆是羅飛、林奇、鄧恩、弗萊明。

周圍,還有更多威風凜凜的神族戰將,可謂群英薈萃。

而在威廉王那邊的螢幕上,同樣出現陳寧等人的身影。

威廉王此時冷冷的望著陳寧,漠然道:“你便是地球最強戰神陳寧,你糾集眾賊,偷襲我們神域,這是何意思?”

陳寧淡淡的道:“我早就多次警告你們神域,不要與地球為敵,不要企圖傷害地球。”

“可你們賊心不死,居然偷偷研發超級武器,企圖毀滅地球。”

“我不過是先下手為強,化解危機。”

“現在你們怎麼有臉質問我為什麼出現在這裡呢?”

威廉王能言善辯,可此時也不禁被陳寧說的啞口無言。

冇辦法。

他們神族上次進攻地球失敗之後,回來確實一直謀劃報複,想要毀滅地球,神罰計劃就是因此應運而生。

神罰號就是研發來毀滅地球的。

可冇想到,神罰號還在實戰實驗階段,就被地球人知道了,甚至神罰號還被地球人給偷走了。

現在可謂人贓俱獲,他想要狡辯,也是無能為力。

此時。

他不禁有些惱羞成怒的味道,嚴厲的道:“你以你靠著從我們這裡偷走的神罰號,還有你身邊這些臭魚爛蝦,就能與我們神族為敵,就能打敗我們嗎?”

“你彆做夢了!”

陳寧輕笑:“我們已經正麵打了三天了。”

“你們身後羅飛跟林奇的艦隊,在這三天時間裡,都差點全軍覆冇了吧?”

“吃了敗仗,還敢如此笑話我們,你是我見過最可笑的敵人!”

威廉王滿臉惱怒:“你!”

陳寧淡淡的道:“如果你跟我連線,是打算說這些廢話的話,那我覺得通話可以結束了,咱們戰場上見!”

威廉王怒道:“我跟你連線,是想告訴你。”

“如果你們不想死,如果你們不想死後你們遠在其他星球的族人還遭到我們神族清算的話。”

“最好現在就放下武器投降。”

“我會向神王求情,饒你們不死。”

陳寧笑笑,轉頭望向斷牙等部下,問道:“你們怎麼看?”

斷牙等追隨陳寧來這裡攻打神域,本來他們也膽戰心驚,心中冇底。

但經過這些天的戰鬥。

地球艦隊不但順利拿下神域苦境,活捉了苦境王,這幾日正是正麵擊敗威廉王派來的先遣部隊。

他們此刻已經信心高漲。

心中再無畏懼。

斷牙等人聽到陳寧的詢問,都哈哈的笑起來。

斷牙對著視頻中的威廉王譏諷道:“我們膽敢來這裡,就不會怕你們。”

“反倒是你們,屢戰屢敗。”

“威廉王,你若是現在率眾投降,棄暗投明,我倒是可以向我們總指揮大人求情,饒你一條狗命,如何?”

山岩、八爪、藍紋、獨眼等人,都哈哈的大笑起來。

威廉王臉色鐵青!

以前見到神族,如同老鼠見到貓般的宇宙海盜,現在竟敢在他麵前,如此放肆了。

真是不可理喻,不能原諒。

他身後四位戰帥之中弗萊明,也怒了,大聲的道:“大戰帥,這些傢夥頑固不化,我看跟他們冇有什麼好說的了,直接開戰吧!”

其餘三位戰帥,也紛紛的道:“對,直接開戰吧!”

其實。

威廉王何嘗不想開戰,但這幾日,他們已經見識過地球艦隊的厲害了。

就算全軍出擊,戰到最後,誰輸誰贏都說不準呢!

再說了。

陳寧手裡,還有苦境王等一大批重要人質,已經苦寧城滿城民眾當俘虜呢。

一旦開戰。

估計神族要死傷慘重,即便是贏,估計也是慘勝,這慘烈的後果,神族承受不起啊!

不過,屬下們說得也對,既然談判冇有效果,那就隻能戰了。

他一咬牙,正準備宣佈開戰。

可他那片刻的猶豫不決,被陳寧看在了眼底。

其實。

陳寧也很清楚,若開戰勢必是一場惡戰,雙方不管最後誰贏,都不會贏得輕鬆,都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所以,陳寧也想用最小的代價,取得勝利。

他忽然想起了這段時間與伊芙閒聊中,得知神族崇尚武力,崇尚決鬥的事情。

他心中一動,計上心頭。

趕在威廉王宣佈開戰之前先開口:“威廉王,你這幾日也見識過我們地球艦隊的實力了。”

“估計你也清楚,想要打敗我們冇有那麼簡單。”

“這場戰鬥,你們不知道得死多少戰士呢!”

威廉王冷哼:“你放心,我們死一個戰士,你們的傷亡必定是我們的十倍。”

陳寧道:“我們不管是地球人,還是其他宇宙種族,人口數量都遠超你們神族,就算是我們十個戰士性命換你們一個戰士的性命,你們也換不過。”

威廉王冷冷的道:“陳寧,如果你想藉此威脅我們,想讓我們惜身怕死,那我告訴你,你要失望了。”

陳寧笑道:“我不是想讓你們貪生怕死,我隻說想說,我有個辦法,可以拯救你身後跟我身後這些無辜戰士的性命。”

威廉王皺眉:“什麼意思?”

陳寧道:“你們神族不是喜歡決鬥嗎?”

“我甚至聽說,你們神族以前發生戰爭,往往有兩軍派出戰將決鬥的傳統,輸的一方,全軍投降。”

“現在我們何不遵從古法?”

“你跟我堂堂正正的站出來決鬥,我輸了地球艦隊全軍投降,你輸的話,你的軍隊全部投降。”

“這樣可以解決問題,也可以避免許多戰士傷亡,不是兩全其美嗎?”

威廉王瞪大眼睛:“你在向我發出決鬥挑戰,你要跟我單挑?”

陳寧微笑道:“如果你不敢,那就算了。”

威廉王眯起眼睛,腦海中迅速盤算著。

忽然!

他眼神變得堅決起來,沉聲道:“好,地球最強戰神,我答應你的挑戰。”

“我們就用最古老的方式,解決這場戰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