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用了,馬上就要開學了,我要工作。”陳洛初淡淡說。

她不相信他不會真的不知道她要開學的事情,如果真要邀請她過去,一開始就該說的。這會兒湊巧她開學,明顯她是去不了的。

“那我回來?”薑鈺道。

陳洛初說:“你說你工作忙,那就先工作吧。”

“我爸肯定要我給你一個答覆的。”薑鈺有點為難的說。

原來是礙於薑國山的麵子,陳洛初說:“我會去跟他們說,我們和好了。你不用擔心。”

薑鈺沉默了好一會兒,冇有再多說什麼。

陳洛初想了想,說:“對了,溫湉的事情我跟你說一聲,免得你還記恨我,她出國跟我沒關係,我從來冇有勸她出國過,不知道她為什麼會跟你說,是我勸的。”

薑鈺也不知道是相信她的話,還是不相信她的話,根本就冇有提這個話題,隻說:“我回來一天吧。”

陳洛初說:“溫湉的事情你冇有聽見?”

薑鈺斟酌了片刻,冇有從正麵回答,隻道:“就算是你,也冇有關係。”

陳洛初扯了扯嘴角。

她要的不是他大度的不在意,這份清白本來就是屬於她的。薑鈺這麼說,顯然還是更加相信溫湉一些。

陳洛初心一直往下沉,很快掛了電話。

薑鈺後續還是打了兩個電話,她冇接,他也就不打了。

事後,她跟薑國山跟薑母做瞭解釋,薑母冇有多說什麼,隻告訴她薑鈺要是對她不好,一定要提早告訴家裡。

陳洛初點頭笑應著,轉眼間就開學了,陳洛初也不去徐斯言那裡了,每天按時上下班。

這個月份,多的是陰雨天氣,開學第三天學校就是一副電閃雷鳴的畫麵,陳洛初跟同辦公室輔導員下班回家的時候,另外一個女輔導員老公都來接了。

人家小兩口,那是真正恩恩愛愛,從大學時候談戀愛下來的小夫妻,冇有大富大貴,日子卻過得很好。

“陳老師你老公怎麼冇來?”同事的老公開口問。

陳洛初還冇有來得及開口說話,同事就開口道:“陳老師老公去國外了,她老公就是那個很有名的薑家那個小薑總。長得帥又有錢,可優秀了。”

男人點點頭,又好心的問:“陳老師,需不需要我們送你一程?”

陳洛初跟同事的家,住的是反方向,相距了十萬八千裡,送她人家冇有那麼方便,而且下大雨,她實在是不好意思為難人家,連忙笑道:“不用了,你們先回去吧,我自己回去就行。”

同事也就點點頭,牽著老公的手走了。

陳洛初今天其實是冇有開車來的,還得冒著雨去學校門口打車,風真的很大,把她的傘都給吹翻了,陳洛初身上很快被打濕,整理傘的時候,有人給她撐了傘。

陳洛初抬頭時看見了徐斯言。

“你怎麼來了?”

“今天雨大,我想到你冇有帶傘。就過來了。”徐斯言有禮貌的虛摟著她的肩膀往車上帶。

陳洛初到了車上之後,才覺得自己衣服全濕了,貼著身子很難受。其實不僅僅是難受,這樣子出現在徐斯言麵前也很不合適,十分不得體。

可是她什麼都不想管。

徐斯言要把外套給她,卻被她給拒絕了:“不用了,我到家去換。”

他也隻能點點頭作罷。

陳洛初看了眼手機,顧越居然給她發了條微信,問她在不在。

他們已經很久沒有聯絡了,自從她嫁給薑鈺之後,他一直都避著嫌。

陳洛初回他:怎麼了?

顧越:你是不是跟薑鈺哥吵架了?

陳洛初冇回,顧越又發:他今天跟我抱怨,說女人莫名其妙。

薑鈺口中的女人,不是陳洛初還能是誰?

徐斯言在一旁看到她變了的臉色,皺眉道:“陳洛初,怎麼了?”

“冇什麼。”她笑了笑,說,“今天謝謝你。”

“不用謝我,我”他說,“我隻是真的想對你好。”

陳洛初回到家以後,就找到了那天和薑鈺視頻時,截圖下來的那雙高跟鞋的圖片,給薑鈺發了過去。

第二天醒來時,她手機裡就有無數個未接來電,全部都是薑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