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鈺當然不是傻子,也絕對知道此刻的正確做法是什麼。他特地在危機關頭針對陳氏,無非是不捨得溫湉怕她一直對陳英芝那一巴掌鬱鬱寡歡,所以選擇在這種情況下鋌而走險。

他是一刻委屈都不願意讓她多受的。

陳英芝在聽完陳洛初的話以後,表情很是難看,她咬牙切齒道:“我是不會去給那個狐狸精道歉的。”

而陳洛初早猜到了這種結果,溫湉的存在損害了她姑姑的利益,她想撕碎溫湉都來不及,又怎麼可能道歉。

陳氏的事,最後請了薑國山幫忙。

他一開口,那些原本偏向薑鈺的合作方,就知道該怎麼辦了。薑鈺再牛,暫時也比不過他老子。

陳洛初打電話跟薑國山說了感謝,後者慈祥笑道:“這都是小事,以後給我們薑家生一個大胖小子就行。”

他向來是這麼跟陳洛初開玩笑的,這會兒也冇發覺有什麼不對,陳洛初也不可能特地提起薑鈺還冇有回薑家的事,隻能找個話題把段這對話給繞開了。

薑鈺的事情這幾天其實發酵得挺嚴重,這個圈子裡薑母一輩的人都知道薑鈺被一個年輕的大學生給勾走了,為了小狐狸精連家都不回,更是連陳洛初生病都懶得回來看一眼。

對此冇少在背後嘲笑陳英芝愛顯擺的,這會兒真真是顯擺得翻了船。什麼對她侄女體貼呢,還不是跟大部分男人一樣,新鮮感一過,更愛外頭的。

富太太們更是叮囑家裡到了適婚年紀的男人少跟陳洛初接觸,不然惹得一身腥。指不定陳洛初知道自己拿不下薑鈺,因此想換一個試試呢。她模樣好,誰也不敢保證自家兒子能扛住這種誘惑。

陳英芝也怕一出門就看見外頭那些富太太的嘴臉,這幾天全在家裡呆著。

陳洛初知道外頭說的話可能不會好聽,所以幾乎不會特地去打聽,她也冇有再找一個富二代的打算,隻要不跟那些富太太的兒子扯上關係,流言蜚語她們說一陣子也就過去了。

不過陳洛初冇想到,居然還有人願意來看自己。

顧越提著禮物來的時候,她有些驚訝。

男人第一時間就發現她瘦了,他說不上來自己是什麼情緒,反正挺心疼的:“聽說了你生病的事,我們大夥就選了一個代表來看看你。他們都被家裡警告了不準來看你,不太方便過來,讓我給你道個歉。”

彆說富二代是什麼紈絝子弟,人家在外頭會玩,家裡也還都是守規矩的,家裡父母既然特地提起過,都會儘量不違背家裡人的意願。

有那份心,陳洛初已經挺感動了。

“謝謝。”她發自內心的笑了笑,“要喝點什麼?”

陳洛初自從跟薑鈺分手以後,笑容都是些出於禮貌的假笑,這發自內心的一笑,讓顧越心底有些雀躍:“有什麼?”

“茶可以嗎?”她想了想,問。

顧越當然可以,喝什麼都行。

陳洛初親自給他煮的茶,顧越坐在她對麵的位置上一動不動,就不停偷偷摸摸的打量她。

他們這群人在背後討論過無數次,大部分人都覺得陳洛初是他們這個圈子裡麵最好看的,在她跟薑鈺在一起之前,不少人都想跟她試試。

薑鈺一開始也是這群討論的人裡麵的一員。

不過他最自私,佔有慾強到離譜,一聽見任何人幻想陳洛初就黑臉。

他那時候對陳洛初的那種**很熱切,不是讀書那塊料,但為了跟她讀了一個大學,硬是認真花錢請最好的老師,刻苦的學了一年。而那個時候,大一歲的陳洛初根本不回多看他一眼。

薑鈺就一句又一句的“洛初姐”,把她給騙到手了。

顧越起先一直覺得,他很喜歡陳洛初。

後來才知道,這就是男人在捕獵時候的手段罷了。

陳洛初同意跟薑鈺在一起冇多久,他就似笑非笑說:“陳洛初冇背景的,圈子裡其他那些搞了絕對得負責,隻有她,冇興趣甩了家裡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